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吉食郡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六


  黄三苦着脸送走舒婆娑,把铺子交给二掌柜,奔走去了。

  之后,他一点消息也无。

  荣蕙在长公主府吃喝玩乐之余,也一直记桂着这事。

  某天,她向舒婆娑提了提自己的担心,怕舒婆娑的新构想无法成功。

  舒婆娑想了想,而后道:“那你留在这里过年吧,若黄掌柜回来,我们可以即时研究新口味。”

  她很真心地想把荣蕙留下来,不仅作是为了研究口味。

  有蕙儿在的日子,着实开心很多,姒水院热闹得很,小弟如今一下学就往她这里跑,加上几个丫鬟,大家一起玩投壶、藏钩、斗蟋蟀、打谜语、玩纸牌,可忙得咧,让她思念东伏羲那小霸王的心安稳了许多。

  荣家兄妹俩商量之后,想着过年嘛,左右铺子还未完善,要他返家过年他也放心不下,更何况家里就他们两人,既然妹妹在身边,那他在哪过都一样。

  所以两人决定留在京里过年,省得往返奔波。

  过年前,黄三不负众望,从胡人手里拿到了孜然粉、辣椒、胡椒还有一车起司。

  东西到手,可舒婆娑还不满意,“不如我们自己买乳牛盖个牧场吧。”

  这些乳酩虽然能放到鸡排去,风味不减,但是她想拉丝啊拉丝,不能牵丝的起司,叫什么爆浆起司鸡排?

  那些融化后会形成丝状的乳酩,是在制作时多了一道将凝乳放到滚烫热水使蛋白质变性的过程,跟这时代的起司还是不同。

  一旦有了自己的乳牛,再盖个生产起司的工厂,往后就不必为了起司的来源烦恼。

  然而理想很手满,现实很骨感,她根本找不到人手替她打理牧场。

  想来想去,最后她把脑筋动到了潘嬷嬷的儿子身上。

  “我记得乳兄年节回来和嬷嬷团聚了,这些年,他在外面的生意可好?”

  一提到自己的儿子,潘嬷嬷长长地叹一口气“那孩子说不跑了,他说他一整年辛苦地东奔西跑,赚的银子比我一年的月钱还要少,他不服,正在家里气自己不争气呢,老奴啊,懒得理他。”

  “我倒是有个去处,只是不知乳兄会不会嫌庙太小?”

  “什么大庙小庙,郡主肯抬举他,是他的福气。”潘嬷嬷感慨地道:“只要离我近些,别老让我盼星星盼月亮地盼不着人,他做什么我都不操心。”

  她老伴走得早,就剩这么个儿子,她不用他成什么大功,立什么大业,只要安安稳稳地做一份活儿,娶房媳妇,给她生个大胖孙子抱,她就觉得这辈子对老伴有交代了。

  “我想开家牧场养乳牛,嬷嬷,你回家帮我问问,乳兄可愿意去?”

  “哎哟,我的好郡主,你不是才琢磨着要开什么鸡排铺子,怎么又和牛扯上了?”听到舒婆娑有意提携自己儿子,潘嬷嬷满心欢喜,能在郡主手下做事,是八百年积来的福德啊,但一想到郡主手上的铺子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一家一家地开,她又有些担心,郡主这样会不会太累了?

  像是知道潘嬷嬷的想法,舒婆娑爽快地对她说道:“嬷嬷,我这是在认真地过日子,你别净瞧我辛苦,我忙得很起劲呢。”

  “要不是二小姐横插一脚,郡主今天哪得过这样的日子。”潘嬷嬷拭泪,她金枝玉叶的郡主啊!

  “嬤嬷,每个人的人生路都不一样,妹妹有她选择要走的路,我也有我的,我乐意忙得快活,况且我还有你们帮着我,真的一点都不觉得辛苦。”拉着这一手奶大自己的奶娘,舒婆娑心里的感动无法言喻。

  “能侍候郡主,是老奴的福气。”

  “人跟人之间的缘分是互相的,我有你们,何尝不是我的福分?”她从腰际抽出帕子,替潘嬷嬷拭了泪。

  潘嬷嬷不好意思地垂下头,“郡主说的是。”

  “那就这样说定了,要是乳兄愿意,嬷嬷就让他过来见我。”

  潘嬷嬷连忙应是,虽然还红着眼眶,却笑咧着嘴下去了。

  郡主这是要提拔自家儿子啊。

  辛香料到手,小厨房也该开工了。

  舒婆娑一身厨娘打扮,围裙、头巾一样不少,看着小厨房里由荣蕙腌好的鸡排,准备大展身手。

  都回来这么久了,舒婆娑一直忙着,没机会炸个鸡排、鸡块什么的来犒赏自己,趁着这回东西都有了,她决定看看调出来的香料和找来的起司能不能做出她想要的口味,若成功了,就能好好地过瘾一番。

  至于会不会没人捧场,她还真的不愁,家里的白老鼠可多着呢。

  舒婆娑埋头忙碌,哪里知道如今时值年关,学堂已经开始放假,舒牟晏和舒牟然不在房里温书,倒是一前一后闻香而来,一听说在小厨房里忙着的人是舒婆娑,就坐下不走了。

  舒牟晏已经很大了,耐得住性子,而小孩心性的舒牟然可没办法,在椅子上磨贈两下就坐不住了,撒开脚丫子就往厨房去,一边走,一边像小狗似的用鼻子嗅来嗅去。

  日暧见状惊得赶紧从厨房出来,“小少爷,厨房油烟大,郡主正在作东西,要是热油戮到您可就不好了。”

  “你胡说什么,我姊都不怕被热油烫到,我怕什么?”他人小鬼大地呵斥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