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吉食郡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四


  “不过,如果想在京里拿下一席地位,鸡排的口味还要再改进。”这她还得想想。

  “有劳郡主了。”荣戎知道口味这事他没办法处理。

  “不然蕙儿留下来住几天吧,鸡排的腌料你也清楚,既然要新口味、新方子,你也一起来,如何?”

  听到舒婆娑的邀请,荣蕙欢天喜地的直点头,只差没拍手叫好。

  “这太打扰郡主了。”荣戎没想到舒婆娑会把妹妹留下,有些迟疑。

  舒婆娑摆手,“无妨。”顿了顿,她道:“当初我给你鸡排铺子的一成利润,将来京里的铺子要是也能维持一贯的水准,我给你这样。”

  她坚起三根白生生的指头来。

  荣戎不敢置信,以为自己眼花,差点失态地从椅子上滑下去。

  拿着郡主给的那一成利润,他和妹妹就已经不愁吃穿,过上舒坦的生活,之后拿三成,那得是多少的银子啊?

  他想都不敢想。

  “既然你现在来了,年礼、花红和大家的提成我就不再让人送下去,你在上京这段时日就住在珍馔居吧,我会让人给你整理一间清幽的院子来,你安心住下,然后好好把上京逛一逛,心里有个底之后,回县城去过年,开了春再上来,到时候你就要准备在这里长住了。”她有条不紊的分配着,把铺子开起来,等铺子上轨道甚至赚钱,起码两年跑不掉,他自然得留在这。

  “我知道,只是到时候妹妹得跟着我一块上来。”他和妹妹相依为命,他在哪,妹妹也要在他看得到的地方,他才能安。

  “那是当然,没有她,难道你想亲自下厨去炸鸡排?”舒婆娑打趣着道。

  荣戎不禁莞尔,“妹妹如今后面跟着几个徒子徒孙,气派着呢,哪用得着她亲自下厨。”

  荣蕙听了这话,连忙三两口吃完冰淇淋糯米团。她再只顾着吃东西,哥哥不知道还会怎么编排她。

  她连嘴都没擦就哇哇叫,“才没有,也就收了几个悟性高的,要不然我又不是长了八只手,县城州城那么多间店,我哪应付得了?哥哥不也是吗,你是大掌柜,多少人跟在后面侍侯你,你还说呢。”

  舒婆娑笑眯眯地看着兄妹俩斗嘴,轻轻地拍了下手,“你们发达了,我瞧着也高兴。”

  “要是没有郡主,我们哪来今日的风光?”荣戎倏然站起,毕恭毕敬地跪下,要给舒婆娑磕头。

  荣蕙见状也随之起身,不让人阻止,当着丫头们的面给舒婆娑磕了三个响亮的头。

  “够了够了,赶紧起来,你们再磕下去,我的寿都给你们折没了。”舒婆娑赶紧叫他们起来,“今儿个午饭吃锅子,你们赶得巧,那酱料可是我特调的。”

  荣蕙欢呼,“没想到能吃到姊姊的手艺,我作梦都想,想得都哭了。”

  “别哭,待会儿多吃一些。”这丫头就是个吃货。

  “会的会的,我早就饿得狠了。”说完,荣蕙的小肚子咕噜了声。

  荣戎斜眼看着自家妹妹,“是谁一早吃了两个大咸香包子,还喝了一碗豆腐脑的?”

  “我吃了两个包子,哥你吃了三个,还有一大碗红油炒手,吃得会比我少吗?这会儿你的肚子叫得比我还厉害。”荣蕙撇撇嘴,一副“你还敢说”的神情。

  一时间,兄妹俩扯个没完。

  玉玦见自家郡主不仅不生气,脸上愉悦的笑容始终挂在嘴角,心里更加确定自己要好好对待这两位,以报救命之恩。

  “问小厨房菜都备妥了没,要是妥了就上菜吧,还有,一会儿你们四个也一起来。”舒婆娑看着玉玦。

  “哪能,婢子得给郡主布菜。”

  “吃锅子还布什么菜,想吃什么就自己梂什么。I舒婆娑睐了眼这一板一眼过头的玉玦。

  玉玦虽然面色平常,可压不住眉梢的喜意,郡主的手艺,别说这位荣姑娘喜欢,她们几个丫头也爱得很,这会儿听说能一桌吃饭,便不推辞了。

  荣蕙虽然出身乡野,不过她知道富贵人家规矩多得很,是不能和下人同桌用饭的,舒婆娑这举动让她有点措愕又有点开心,这才是她大度随兴的好姊姊啊,虽然姊姊变成了郡主,但还是一样和善。

  先上桌的是几道热菜,有鱼有肉,令人食指大动,一同呈上来的还有果子酒。

  “来,尝尝这个,这叫飞龙鸟,妹妹听过榛鸡吗?八珍之一,就是这个。”舒婆娑挟了一块沾满浓郁酱汁的腿肉放到荣蕙碗里。

  荣蕙揺揺头,看这样子,不就是鸡吗,有什么特别的?

  “天上龙肉,地上驴肉,这龙肉指的就是棒鸡,总之,就是吃个巧。”

  “原来是这样,妹妹长见识了。”荣蕙说完,把肉放进嘴里,咀嚼了几口,眼睛一亮,“嗯,好好吃呀!”

  上完热菜,接着有两个粗壮的婆子抬着大铜火锅上来,由浓浓骨头汤做汤底的锅子显然烧了不少时间,汤已经滚开了,香气四溢,诱得人直流口水。

  日暧、春寒引着小丫头把片得薄薄的各色野味及特制酱料——摆放上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