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吉食郡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一


  其实婚姻在许多时候都是利益和利益的互相交换,只是看对方乐不乐意罢了。

  暑天还没过完,舒婆舞的亲事已经说定,两家说好三书六礼以半年的时间走完,明年春天成亲。

  宁馨长公主让人把这消息告诉舒婆舞,要她安心在院子里绣嫁妆待嫁,她却气得把屋里的摆设砸光,并咆吼着她不嫁破落户。

  这回宁馨长公主动怒了,“瓷器等摆设无须再从库房补进去,她喜欢空旷,就维持她想要的那个样子,直到她出嫁。”

  不嫁破落户?难道她以为她还有选择的余地吗?她以为自己还是那个人家踩破门户也想娶的延平郡主吗?

  她不知道的是,自从东伏羲去了西北以后,陛下就下了旨把她的郡主封号给撒了,长公主府的人怕她再闹出什么么蛾子,便全都瞒着她,如今的她只是长公主府的二小姐,出了门和一般的千金小姐没有什么差别,唯一能依靠的只有父母给的嫁妆,其他的日子得看她自己。

  陛下说了,欺君之罪看在自己这妹妹的面子上只撤了舒婆舞的郡主封号,可往后要是再发生什么,就别怪他不讲情面了。

  她谨小慎微一辈子,好不容易离开皇宫,嫁了个如意郎君,儿女齐全,公婆敬重,她可以笑傲到老,可原来这才是开始。

  小女儿的不懂事和骄纵不是今天才开始的,是她这偏心的娘娇惯出来的。

  她这为娘的为了小女儿的亲事,只差没有求爷爷告奶奶,烦恼得一头青丝多了多少白发?小女儿却还一迳的耍脾气,挑拣人家。

  宁馨长公主对舒婆舞的心真的冷了下来,不论舒婆舞如何吵闹不休,她就是冷着舒婆舞,只吩咐下人好好看顾,不得松懈。

  舒婆舞闹了几回都没有得到母亲的关注,再蠢也察觉到自己已经彻底地失宠了。

  她安静了下来,开始绣嫁妆,和宁馨长公主替她请来的教养嬷嬷学习人情世故往来、如何侍候公婆和夫搪。

  她想着,这个家容不下她,凭她的手段,去了别处,能不混个风生水起吗?

  舒婆娑听到她这番改变,只是淡淡地丢下一句,“如果能想开是最好,再闹下去也讨不了好。”

  之后她再也不理会关于舒婆舞的事,迳自忙着珍馔居的开幕事宜了。

  §第十二章 荣家兄妹进京拜访

  秋分这一日,珍馔居挑着吉时放了一长串的炮仗之后,揭开大红绸缎,开张了。

  玉玦等几个丫鬟围成一圈坐在里间吃玉珪做出来的精致小点,舒婆娑则很有闲情逸致地边吃边看八卦。

  “郡主,黄掌柜说都到饭点了,才来三组客人,会不会太少了?”

  舒婆娑拍了拍身上的糕点碎屑,才道:“我对玉珪的厨艺有信心,难道你们这些姊妹们都没有?”玉珪做的点心实在太合她的胃口了,她不小心就吃了好几块。

  “怎么会没有,婢子只是觉得应该多让那些伙计、跑堂四处替咱们珍馔居宣传,好让更多人知道有咱们这么一家铺子。”

  “这倒不必,所谓树大招风,再说我们做的是吃食,要的是口碑,吃得好、住得舒适,客人自然会上门。”舒婆娑一点都不急。

  玉玦虽然不是很明白,但是郡主说的话、做的事向来不会出错,郡主要她等着看,她等着就是了。

  “贴出公告,从明日开始,来珍馔居吃饭要先预约,没有预约,恕不招待。”

  舒婆娑突然向黄良说道。

  “那若是没有预约,来了散客,郡主,这接吗?”黄良心里有些没底,这家铺子是他头一回独挑大梁,他一定要做出成果给爸和郡主看才行。

  “不接,既然决定要走预约这一块,就不要左右揺摆。”以她现在的家底,就算三个月一个客人也没有,她也挡得下去,既然撑得下去,就要坚持住。

  之后,黄良把舒婆娑的命令执行得很彻底,你再有钱、名声再显赫,要是没有事先预约,对不住,一概不接客。

  只是当他看见伙计和店小二闲得猛檫桌椅,自己则因为没有收入,无帐可算的时候,心里还是有那么点不确定。

  到了第三天,还是连只蚊子都不见,玉珪也慌了,弄得她都食不下咽。

  两人就是再沉得住气也不由得心慌意黄良心急火燎地让人带信给舒婆娑,她把信看完,让送信的人回去告诉他,才三天而已,沉住气。

  黄良烦恼得睡不着觉,黄三将他的样子看在联里,把他叫到房中,问了个究竟,这才知晓珍馔居的客人少得可怜。

  父子俩商量了一宿,一早起来,各自带着黑眼圈去了铺子。

  这是没想出什么好办法啊。

  直到第四天,来了回头客,预约两日后要宴请江南来的友人。

  黄良十分感激,作主给他优惠,只算他八成的价格。

  那些去过珍馔居的客人,对里头精致的园林风格以及令人再三回味的饭棻印象深刻,几乎赞不绝口。

  他们都想着,自己要是宴客,也要到这芦来。

  这么一来,原本门可罗雀的酒楼变得炎手可热。

  舒婆娑这预约制度算是投了那些世家大族和富贵人家的脾胃,这些人平常就要端着,吃的、用的、穿的都要互相比较,你好,我还要更好,东风压过西风,西风自然也要想尽办法再压倒东风。

  如今新开了这么一家品味卓着,清静优雅,饭菜好吃得让人想把舌头一块吞进去的酒楼,没尝过鲜的怎能落人后?尝过味道的,只盼着下回有机会一定要再去一趟不可,纵使包下珍馔居的雅间所费不赀,他们也甘之如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