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吉食郡主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八


  §第十一章 不省心的舒婆舞

  三日后,东伏羲跟着范谢将军和二十万大军离京。

  舒婆娑让人去包了间可以看见军队出城的酒楼包厢,戴上帷帽,包得密密实实,站在栏行处目送东伏羲。

  如今她身边新提拔上来,经过潘嬷嬷调教后才送到她身边使唤,用来顶替玉珪的丫鬟叫佩玉。她让佩玉和春寒守在门口,不让闲杂人等来。

  玉玦和日暧安静地守在舒婆娑身后。

  舒婆娑只是凭栏而坐,闷头喝茶,吃松子,偶而瞥上一眼。

  此时,满头大汗的小厮廖饼气喘吁吁地进来了。

  日暧见状,给他倒了杯茶,他也不客气,咕噜咕噜地喝光。

  等他缓过一口气,舒婆娑才开口,“东西可送到了?”

  “回郡主的话,奴才亲手交给世子爷的,世子爷说他会把郡主给的护身符贴身放着,就连沐浴、睡觉时都不会取下,请郡主放心。”

  是的,她去京里最着名的大庙给东伏羲求了张平安符,让廖饼给他送去,务必要交到他手中。

  人山人海的,她还真的没把握廖饼能把平安符送到东伏羲手里,但无论如何,这都是她的一片心意,总该试试看。

  “下去歇着吧,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能替郡主跑腿,是奴才的荣幸。”他是真心这么想的,郡主给的差事越多,表示自己越受重用。

  “日暧,拿十两银子给他。”

  廖饼又是激动又是高兴地下去了。

  楼下充满情绪激昂的送行百姓,喧腾的叫喊声一波接着一波,几乎要把天给掀了,可见百姓对于这次大军远征瓦剌有多么看重。

  日暧忍不住悄悄拉了玉玦,“军队这么庞大,人这么多,郡主能看见世子爷吗?”玉玦不确定地揺头。

  日暧轻轻地叹了口气。

  “世子爷不知道郡主会来送他,郡主也不见得想让世子知道。其实见不见得着不重要,重要的是心意到了。”

  日暧恍然大悟,“哦,原来是这样。

  没多久,浩浩荡荡的军队出城去了,百姓也散了,舒婆娑等到街上几乎都没什么人了,才让日暧下去过帐,带着其余下人离开。

  她看着一片澄澈的天空,诚心诚意地祝祷着。

  愿君一路平安,无病无痛,无伤无过,平安归来。

  之后,她去了珍馔居。

  珍馔居的改建已经大致完成,林园部分也没有什么问题,甚至比舒婆娑要求的还要精致两分。

  她看着欢喜,心想,她要留一间房间自用,改天心血来潮,想玉珪的手艺了,便来住上几天。

  她把黄良叫来,告诉黄良,泥瓦班子若是来请款,照原先说好的价钱再给一百两,慰劳那些师傅们的辛劳,并且要她转告温子逸,她很满意。

  黄良点头应下,把将来厢房内的家具摆设拿在图纸上,徵求舒婆娑的意见。

  “这些小事你自己拿主意,银子要是不够,向玉玦支取就是了。”

  他们接着又商量了不少事情的细节,大事底定,最后决定让人尽快挑个黄道吉日,让铺子开张。

  这一顿午饭自然是在珍馔居里用,玉珪自从知道舒婆娑要来,指前准备了好几天,满桌子都是舒婆娑爱吃的菜色。

  舒婆娑也不客气,吃了个肚滚腹圆,真真把玉珪的心意都吃进肚子里了。

  几个跟着来的丫头和婆子纷纷抢菜吃,你一筷,我一筷,把盘子里的菜扫得干干净净,盘底光亮照人。

  以前在府里,玉珪管着郡主的小厨房,她们别说想吃她煮的菜,就算是长公主和驸马,也得到姒水院才有机会品尝,今天全是托郡主的福,她们才能吃到这些菜肴,往后她们一定要拚命地存钱,好到珍馔居来吃饭。

  吃撑了的舒婆娑移步到雅间里,喝着玉珪泡来的香茶,称赞道:“好玉珪,吃了你的菜,我这才有活过来的感觉。”

  “郡主什么时候想吃婢子的菜,使人唤上一声,婢子带着菜刀就回长公主府去给郡主做菜。”没有郡主哪来的她,只要郡主唤她,她绝对义不容辞。

  玉珪虽然脱了奴籍,但叫习惯了,她在舒婆娑面前还是自称婢子。

  舒婆娑捏了捏她的脸,“你等着,有你忙的一天。”转而问道:“铺子不日就要开张了,新菜色准备得如何?”

  “婢子正想着抽出一天时间,回府把想出来的新菜色煮给郡主尝尝。”

  “看起来你是万事具备了。”

  “婢子好歹是郡主院子里出来的人,总不能丢郡主的脸。”

  事情谈妥后,折腾了半天,素来习惯歇午觉的舒婆娑开始昏昏欲睡,便向玉珪和黄良告辞,上轿离开。

  回府的途中下起了淅沥沥的梅雨,因轿子直接从角门进了后院,虽然雨势不大,又有丫鬟们全力护着,可下轿时舒婆娑的衣裳多少还是沾湿了一点。

  她不以为意,回院子换下也就是了。

  后院的屋舍连成一片,遇到雨天,不用撑伞便可以穿过走廊,在廊屋过道上行走,不会沾湿鞋衣。

  她缓缓走着,经过回廊转弯处时,有个小丫头一看见她便跪了下来,朝着她直磕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