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吉食郡主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六


  东伏羲离开了泰和殿,便往太后那里去。

  他又是撒娇捶肩,又是甜言蜜语,又是递茶倒水,讲笑话、说段子,把茶肆那一套全数搬出来,才令恼怒得本来不欲见他的太后笑逐颜开。

  “原来以为你这皮猴大婚后能成熟稳重一些,再不久哀家就能抱上重孙子,哪里知道会闹成这样。”太后已经高龄,银白的发丝梳得一丝不苟,神情和蕩可亲。

  她万事不管,跟一般富贵人家的老太太一样,只操心孙儿、孙女们的婚事。

  京城贵族圈子就这么大,谁家后院有些什么事,不消几天功夫便传得满城风雨,更何况宁馨长公主府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岂是想捂便捂得住的?

  “祖母,您知道孙儿的坚持,既然不是孙儿想要的,宁可玉碎。”

  “唉,祖母没看你对什么执着过,怎么就把宁馨府上那个丫头放在心上,念念不忘?”

  “孙儿也不知道,只晓得非她不可。”他剥了颗葡萄放到小碟子里,插上象牙签,递到太后眼前。

  “真不知道延安那丫头遇到你是她的幸还是不幸。”说完,太后就着东伏羲的手吃了葡萄,直喊甜。

  “就像这远从吐鲁番过来的葡萄,总要入了口才知道滋味好不好、合不合自己心意。孙儿没把延安就像这看得到吃不到,心痒呢。”说看,他又剥了一颗,扔进自己嘴里。

  “那孩子如今坏了清誉,往后要谈亲事,想进门第相当的人家怕是不易,得耽搁个几年了。”

  “无事的,孙儿写了和离书,现下那些穷极无聊的人会把矛头指向我,过一阵子谁还记得阿娑的事?”把火势榄到自己身上来,左右他是金刚不坏之身,那些屁话都影响不了他,有种就放马过来!

  皇家从来没有情种,她这孙子看着纨绔随便,哪里知道却为一个丫头干出这样的事来。

  “难怪你没来这里求我替你作主,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

  “不管啦,孙儿已经向皇伯父自请戍边,这一去一年半载回不来,所以孙儿这不就来恳求皇祖母了,替我看着她,这些年别让她嫁人了。”东伏羲讲得一派理所当然,自己的囊中物,当然要自己顾好。

  太后气笑了,哼了几声,然后问:“为什么要去那么危险的地方?”

  “孙儿理应替皇伯父排忧解难,才不柱费皇祖母和皇伯父从小就偏疼孙儿,不论什么事都站在孙儿这边。”

  “用两句好听话就想让皇祖母替你看顾媳妇,会不会太容易了?”

  东伏羲整个人蹭到太后身上,环抱她的腰,下巴顶在她肩上,撒娇道:“孙儿就知道皇祖母对我最好啦!”

  “放手、放手,你这祖宗,哀家上辈子真是欠你的。”

  安抚好了两尊大神,东伏羲自请戍边的消息传了出去,没多久,上京人都听说了这件事。

  不学无术、成天混吃等死的混世魔王居然要去打瓦剌人?

  一伙和东伏羲混在一起的纨纟夸都安静了,专门做这些富贵人家子弟生意的酒肆、青楼生意一下子掉了两成。

  东王爷得知后,把东伏羲叫到书房,只吩咐他西北不比上京这富贵地,要他做好各种心理准备。

  至于东王妃则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试图打消他的念头,她不能理解,不想理解,也不愿理解,她好端端的一个儿子为什么要自请戍边?

  西北那是什么地方?荒凉无边。瓦剌人是什么人?凶残狠厉。这是往一个做娘的心上插刀啊!

  她使尽所有的眼泪攻势,可东伏羲只是轻轻檫去她的泪,笑着说他最多三年就会回来,保证还给她一个完好无缺的儿子东王妃哪里会因为儿子的三言两语就放下心来,他可是她的命根子啊!东伏羲不知道,他跟着大军去了西北之后,东王妃因思念儿子,心思逐渐偏激。

  她认为儿子是因为娶不到意中人,所以才跑到那苦寒之地,说来说去都是为了延安那孩子,为此,她把舒婆娑给记很上了。

  此后,直到东伏羲回来前,两家之间再无往来。

  东伏羲要走的前十天非常忙绿,他要随着范谢大将军熟悉军营编制,磨枪霍霍。再来,日日都是宴请,每天多是喝得醉醺醺才回府,可也能由此看出来,他的人缘不是一般的好。

  舒婆娑自打获知他要去戍边的消息,每晚便会在房里静静坐半宿,惊得几个贴身侍侯的工头们也连着几天都不敢阖眼,直盯着房里的动静瞧。

  今日,她好不容易熄了灯火,上床躺平,闭上双眼,彷佛睡着了。

  可没过多久,她又睁开眼,翻身起来。

  那是一种熟悉的感觉,也不知是气息还是什么,以前只要那个魔星一来,她就能感觉到他的靠近。

  “嘘,别作声,是我。”

  东伏羲身手敏捷,毫不费力地翻窗进来,因为太过熟练,所以什么声响也没发出来。

  舒婆娑已经不想再问自家府里那些侍卫是干什么用的,左右从以前就拦不住神出鬼没的他,一次都没有。

  不是她家的侍卫太过无能,是这魔王反高一筹。

  “都三伏天了,屋里怎么不放个冰盆?长公主府不会连个冰盆也供不起吧?”

  他大刺刺的坐到舒婆娑床没,没心没肺地说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