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吉食郡主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二


  见没有人附和她,宁馨长公主面色不豫。

  舒婆娑心里暗忖,都说自家人哪来的隔夜仇,但就算是自家人,有些怨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消去的。她要是能这么容易地忘记妹妹做过的蠢事,她就不是人,是圣母了。

  舒牟晏适时地转开话题,他和舒牟然插科打诨,怡如其分地扮演着和事佬的角色,很快又把气氛圆了回来。

  一家人和乐融融地聊着,不料宁馨长公主一听说舒婆娑要让玉珪去珍馔居帮忙,还把身契发还给她,没什么经过考虑的话就出来了——

  “难不成府里少了你吃、少了你穿,非得让你一个皇家郡主去挣银子不成?居然还让自己的丫鬟去操持。”

  “娘,玉珪的厨艺好,放在府里是大材小用,所以女儿想把她放到铺子去,没道理珍馔居对面的云客来酒楼那么赚钱,我们却输给人家。”

  宁馨长公主瞄了眼自回家后,主意就一日多过一日的大女儿,仍不苟同地道:“那丫头的本事我是知道的,但是让一个丫鬟去管铺子怎么行?你这里要是没有人手,我另外派两个管事去就是了。”

  那玉珪就是个奴婢,去处她并不在意,但铺子是什么?那是得招呼客人、迎来送往的地方,哪是一个丫头能胜任的。要是别人知道她长公主府的铺子是由郡主与丫鬟胡乱经营,那脸岂不是丢大了,她不赞同。

  何况府中的管事一大堆,养这些人做什么?难道是当祖宗供着吗?有什么事让这些人去处理就够了。

  舒婆娑深知她母亲的为人,母亲是金枝玉叶,矜贵的长公主,眼光自然与皇家相同。对母亲而言,她乃堂堂郡主,可以过问铺子的事情,毕竟那是她的嫁妆,但是要出手管理?不可能。

  士农工商,商排最末,一个皇家郡主怎么可以去做这种事情?这比她去偷去抢还让母亲没颜面,且母亲也不相信她一手调教出来的玉珪有什能力。

  舒婆娑蹭过去,亲热地搂着宁馨长公主的胳臂,偏着头娇笑,“娘,您可以不相信别人,但是女儿的眼光,您怎么能不相信?”

  “你这是在替她打包票?”宁馨长公主斜睨着舒婆娑。

  “女儿这会儿嫁人没嫁成,整天待在府里不就闲着吗?铺子是娘给我的,在您手里的时候生意蒸蒸日上,哪能到女儿手里就不像话,人家会说凤凰窝里生出只乌鸦,堕了您的名头,女儿不想丢这个脸,这才赶紧让玉珪去帮我打理珍馔居的生意。”说服娘亲不难,只要顺着她的毛摸就行了。

  宁馨长公主脸色稍霁,显然舒婆娑这番话她还满受用的。她用手指戳了戳大女儿的头,“你这丫头,不说话的时候急死人,要是有心,说的话又甜死人。”

  “谢谢娘赞美。”

  “呿,还往自己脸上贴金呢!”

  舒谈见妻子有软化的趋势,适时加了一把火,“孩子有自己的想法,你就让她去做做看,不成也没损失什么。”

  “就你这样纵着孩子。”宁馨长公主嗔道。

  “要说纵孩子,为夫这不是向夫人看齐吗?”舒谈调笑。

  “孩子都在这,你还老不正经!”宁馨长公主这会儿心情自是百花齐放了。

  夫妻俩你侬我侬,也不忌讳着孩子们既然答应了,宁馨长公主少不了要叮嘱几番,“既然是你的铺子,你怎么做我管不着,但是你要切记自己郡主的身分,做什么之前都要好好想一想。”

  “谨听娘教训,女儿知道的。

  “大姊,那我以后想来你的院子吃好吃的,不就得跑到珍馔居?那多费事。”

  舒牟然不依了。

  “你啊,忘记还有我这姊姊了吗?

  舒牟然拍手,一张白嫩得跟包子似的小脸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玉珪是姊姊教出来的,往后我赖着大姊,一样有好吃的点心!”

  “少了别人可以,哪能少了你这小吃货。”舒婆娑笑眯咪地看着他。

  第二天,黄三领着他的儿子、与他长得八分相似的黄良来拜见舒婆娑。

  舒婆娑见黄良目光清澈又带着一丝精明干练,对答如流,口条清楚,颇为满意。看来她检了个宝,这黄良是可以栽培的人材。

  收拾妥当的玉珪昨夜就和交情好的姊妹们都道过别,虽然离情依依,十分不舍,但是她心里也是有期待的。

  众家姊妹对她能有更好的发展皆又是羡慕又是祝福,今日都前来欢送她。

  她给舒婆娑磕了三个头,含泪由黄三领着去了珍馔居。

  §第十章 小霸王离京戍边

  六陈铺子改弦易辙,所有的物品都经过舒婆娑掌眼,一个半月后,在嗜好新奇异物的世家子弟中受到了注目和欢迎。

  另外,有些蒐罗过来的东西,碍于太过老旧,或是形状不讨喜的玉器,经舒婆娑指点,由手艺精湛的老匠人们重新雕琢,或添枝加叶,予以新意,焕然一新后,重新摆在铺子里,大莸好评,这般倒手,她的货脱手很快,转手之间便能得几倍利。

  珍馔居这边,舒婆娑的意思是将铺子改变旧有格局,打掉多余的厢房,改成当有江南园林风味、处处皆是景致的庭园。

  这么大费周重地改头换面,早为了有别于和他们打对台的云客来酒楼。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