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吉食郡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八


  舒婆娑噗嗤一声,笑得打跌,打趣道:“说得你好像多大年纪似的,要不要让你搬去和潘嬷嬷住一块?再说,日暧和春寒都在这儿,好姊姊也替我留点颜面,不然往后我怎么在她们面前摆谱?”

  玉玦看了看那两个站在角落、低眉顺眼的丫头,“婢子们要是还不知道郡主是个好侍候的主子,这些年岁也白活了。”

  郡主看着性子冷清,但是对待下人绝对没有话说,吃穿用度和月钱,都是四个小主子由给得最忧渥的,其他院子的姊妹只要一提到能在延安郡王跟前当差,没有不羡慕的。

  想到舒婆娑刚刚的话,玉玦压下声音,悄悄地求着她,“婢子可不可以不要和潘嬷嬷住一块?和她同一室的小丫头总跟婢子嘀咕,说嬷嬷睡觉老是打呼,扰得她整夜睡不好觉。”

  “我去同嬷嬷说你嫌她会打呼……”

  “郡主,使好坏!”

  两人笑闹了一下,舒婆娑便道:“赶紧叫玉珪布置早饭,一会儿我要出门。”

  她还有正事要办。

  玉玦问:“郡主是想去东王府看世子爷吗?”

  东伏羲卧病的事,昨日东王妃来过后,长公主府的所有人都知道了。

  “你觉得我去看他,适合吗?”舒婆娑淡声问道。

  玉玦被这一句话问得哑口无言,心下懊恼,郡主要用什么身分与理由上门?就连她都知道不适合,怎么就没过过脑子,笨得问出这样的话?

  舒婆娑对此并不介意,其实这事不用她打听,爹已经偷偷派人来给她递过话,说东伏羲是因为之前的病没好,又染上风邪,烧在肺腑,加上情绪烦郁,心火旺盛影响了身体,这才倒下去的,而且怕是病得不轻。

  基于两人往日的情分与亲戚关系,于情干理,她都该去探望。

  她没什么好怕的,夫婿被抢一事人尽皆知,而她被劫走一事,虽然爹娘尽力掩饰,可扯上婚事,到底有些风声传了出去,长公主府的名声已然坠地,还能坏到哪只是,去了之后能说什么?不如硬起心肠,不去也罢。

  东伏羲是什么人?他是东王妃和东王爷的命根子,这两位是不可能让东伏羲有个什么万一的。再说,东伏羲那样活蹦乱跳的人,她不相信他会因为小病一病不起,他肯定很快就会好起来,她有信心。

  舒婆娑不再想那事,而是专注于今天要处理的大事上。

  从小屯山回家后,她便回到以前那大家闺秀的生活,以前她乐意这样过,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她想找点事情做,况且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她必须未雨绸缪。

  说她想太多?长公主府是个大招牌不错,可她娘是个不受宠的,就算背后有个皇家靠山又如何?那座山愿不愿意给他们靠,实在说不准,说不准的事就别妄想。

  靠山山倒,靠人人跑,靠自己最好。

  回来后,她差其名歇息的这几日,脑子却像轮子般飞快地转着。

  当初东伏羲来提亲,她没有经过太多考虑就允了,因为对她来说,东伏羲虽然不是好丈夫的人选,有许多缺点,却有一个最大的忧点,那就是他无限包容她的脾气,而且无论是她想要的东西,还是她不想要的,只要他想得到,就会想尽办法送到她面前。

  她觉得自己这辈子再也找不到像东伏羲对她这么好的男人了。

  曾经,她以为自己即将屏开相夫教子的生活,她的人生会迈入一个新阶段,哪里知道剧情急转直下,变成了今日这模样。

  如今她平白,呃,也不算平白的得到那些嫁妆,虽然亲事搁浅了,但那些黄白之物和产业仍落入她的口袋。

  这些东西搁在库房里就是一些死物,她该怎么让这些黄白之物发挥最大的效用?

  她研究了下,娘给她的两处铺子都有营生,只是娘不善打理,也不靠铺子糊口,从来是管事说什么就是什么,让镯子保持着不亏也赚不了太多银子的状况。

  她今天想出门,为的就是要亲眼去瞧瞧这两家铺子的经营状况,再作决定。

  她这伪古人,从来是走一步看十步,没看准十步,绝不肯迈第一步。

  对即将要做的是这样,对感情也是如舒婆娑准备好后,就前去禀明宁馨长公主。

  宁馨长公主公主起初并不赞同,“未婚女子随意拋头露脸有碍声誉,易招来指指点点,何况你这会儿还站在风口浪尖上,有什么要紧的事非要出门不可?”

  舒婆娑反驳着,“娘,女儿以前从不随意拋头露面的,可一次遭难就坏了名声,如今女儿不出门,名声就能变好?”

  她的光辉形象早就丢到了爪哇国去,现在想挽回也没用。

  宁馨长公主气道:“哼,是哪个婆子、丫鬟胆敢在你面前乱嚼舌根?瞧我不翦了她的舌头!”她可是下了严令不准泄漏出去的,是哪个不要命的无视她的命令?

  宁馨长公主的底线就是儿女,谁敢触及,典雅大方的长公主会立即变身护犄的母牛。

  “娘,没有谁在女儿面前多舌,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我自己心里有数罢了。”

  “娘不让你出门,这不是想让你避避风头,等你和你妹妹的事情过去一些再出去见人,到时候风头过了,再过个几年,谁还会记得今天的事?”

  京城是什么地方?八圭卜绯闻集散地。王侯将相,谁家没几桩槽心事?前三天是这府正房打小妾,过三天又是那家嫡女与庶女当街打架,一件事盖过一件,都是那些平头百姓茶余饱后的谈资,热度就那几天,不多久风向就会转向别处了。

  舒婆娑默默垂首,一头青丝微微地倾泻下来,遮住她那珍珠般白净的小脸。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