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吉食郡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七


  自己肚子里蹦出来的魔星,东王妃哪里不清楚他是什么性子,还不会说话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自己要什么,别人就会给什么,懂事起更是不好拿捏,无人治得了他,加上皇上和太后宠着,才得了京中霸王的浑号。

  而他从小就心心念念延安,但凡有关延安的事,他都不会妥协,此番会不顾他人劝阻寻找延安也不奇怪。

  儿子身边的小厮一批换过一枇,这个王喜算是时间最长的了,瞧着他对儿子挺忠心的,她也得到了想知道的消息,便不为难他了。

  东王妃敲打过后,挥手让王喜下去,径自继续想着这桩事。

  儿子对延安的态度,她这为娘的不是没有吃过醋,总以为小孩心性不定,就只是嘴上说说,过个几年,也许又会看上别的小姑娘也说不定,哪里知道他六岁看好了自己的新娘,到了现在十七岁,盘石无转移。

  都怪她那位小姑长公主闹出这么一出偷天换日,害得本来是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好亲事,闹成今天骑虎难下的局面,真真是冤孽!

  延安那孩子看着是个好的,但是有那么个拎不清的娘,着实可怜,看来她是该找小姑好好表明一下自己支持儿子的立场。

  东王妃轻车简从地出了门,回府时,却异常地绷着脸。

  长公主听说东伏羲病了,居然想借坡下驴,哀求她把延平领回来,让延平侍候病榻,说这样侍候着,小俩口的感情也许会因为朝夕相处而增温。

  她真想唾这小姑一脸唾沬星子,她要是真把延平领回来,儿子不只好不了,还会跟她翻脸,到时候两面不是人的可是她这为娘的。

  东王妃喝了东王爷递过来的茶,气却怎么也顺不了。

  “什么亲上加亲,这根本是结冤仇。”东王妃气呼呼地对着东王爷抱怨,“妾身都还没追究她欺君一事,她竟有脸让我把延平领回府,妾身要不是看在王爷的面子上不跟她计较,早想泼她一桶水,让她清醒清醒了。原本好好的一桩亲事,却搅得家宅不宁。”这桩婚事可是皇上下旨的,宁馨长公主这么鲁莽的作为,不是违逆圣旨是什么?

  “我这皇妹以前挺好的,最不起眼,没什么出名的事迹,更没有公主的张扬跋扈,原以为她是个聪明的,没想到在孩子的事情上却犯糊涂了。”他知道宁馨在姊妹中虽然最是平凡无趣,可这也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手段,不然一个没有母妃庇护、父皇又不喜的女子,哪可能平大至嫁人?历来皆是如此,所有的皇家子女,并不是有个身分就能一世尊贵了。

  不过他真没想到,以往还算有几分聪慧的她,现在会做出这种事。

  “先搁着吧,媳妇是羲儿自己挑的,他又是个主意大的,这事咱们在旁边看着就好,让他自己作决断。”虽然他对这个儿子不是打就是骂,许多时候都想把那混蛋塞妻子的肚子里,但他这爹还是对他很关心的。

  “这样好吗?”

  “不相信你夫婿我英明神武的决断如今这桩引得众人鸡飞狗跳的事早就传到天子耳里,皇兄虽然没有说什么,却在他进宫的时候,丢了几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给他。

  皇兄还没有伸出手来管他们的家务事,是因为国事蘩忙,再来是因为羲儿并没有把事情闹到宫里去。

  他在等,也在看。

  “你说怎样就怎样吧。”东王妃一颗慈母心都挂在躺在床上的儿子身上,说完又往东伏羲的院子去了。

  §第九章 嫁妆铺子该管管

  初夏,上京正是色蕉分绿上窗纱的时节。

  一早的姒水院,丫鬟、婆子们洒扫的洒扫、浆洗的浆洗,喂雀儿的、生炉子煮茶的,各司其服,谨守规矩,忙而不乱,行事有分寸。

  平时不常来女儿院子的宁馨长公主与舒谈,见到大女儿管理下人的方式,都点头称是。两个从二等提上来的丫鬟日暧和春寒,经过潘嬷嬷的训练后,送到舒婆娑身边侍侯,这些日子的表现倒也中规中矩舒婆娑阼晚睡迟了,晨起自然也晚。

  日暧和春寒本分地侍候着她,一旁盯着的玉玦和玉珪都暗自点了头。

  她们不敢揣测舒婆娑的意思,不过照她们看,日暧和春寒这些日子的表现,留在姒水院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待舒婆娑洗漱完毕,玉玦便接过日暧手上的活儿,替她梳了个俏皮的发髻,然后从首饰盒中挑了一支富贵花开的玛瑙流苏钗,簪上她的发。

  见她打了个哈欠,玉玦问:“郡主是不是昨晚遺走婢子后,又看了一宿的小报?”

  舒婆娑笑了笑,“只看了半宿。”

  “郡主明明答应婢子看完手上那份就睡,早知道郡主只是打发婢子,那些个小报、邸报的,婢子就不去找了。”

  “是是是,我的好玉玦,是我说话不算话,你就原谅我这一回。”

  “半宿也是熬夜,瞧郡主的眼眶都是青的,郡主不要仗着年轻,不把身体当回事,等有了年纪就知道苦了。”玉玦苦口婆心,立志要把舒婆娑念得抬不起头来。

  一旁的日暧和春寒掩着嘴笑。

  她们以前虽然是娘水院的人,但只是二等丫鬟,纵使知道郡主人很好,也没机会多接近。这些天在郡主身边待候,她们才发现原来郡主就是呈个有求必应的主子,当然,只要你不犯了她的底线。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