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吉食郡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郡主在外吃了苦,老奴只求折自己的寿命换郡主回来,老天爷肯定是听见老奴这老太婆的哀求了。”

  潘嬷嬷原是宁馨长公主跟前体面的女官,后来成为宁馨长公主的陪嫁,宁馨长公主生下孩子后,就让潘嬷嬷做了长女的奶娘,并替她打理院中大小事。

  这些年,潘嬷嬷把她姒水院里的大小丫鬟管得服服贴贴,甚得舒婆娑看重。

  “这是老奴煮的面线和参继,郡主趁热吃了,压压惊,去霉运。”

  “有劳嬷嬷了。”

  “老奴不敢当郡主的谢。”潘嬷嬷嘴上动了动,还想再说些什么,犹豫了下,最终全部咽进肚子里,只是背对舒婆娑的时候狠狠地檫了下眼睛,想着她什么也没瞧见,红着眼退出去了。

  舒婆娑吃了半碗猪脚面线后,实在吃不下去,就让玉珪来把碗收下去。

  看见她食欲不好,玉玦提议道:“要不,让玉珪给郡主做几样开胃的小菜和宵夜?”舒婆娑揺头,“不了,大家都累了,今天你们都早点歇着,别折腾了。”谁都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睡饱了再说。

  她滚到床上,闭着眼任玉玦替她掖好被角,听着玉玦拉下床幔的微小声响。

  玉玦点上宁神香,灭了鎏金灯台上的火,又四处检查了一遍,留下一扇窗,这才关上门出去。

  舒婆娑看着床顶,深深吸了一口气,嗯,果然,这是她房里独有的味道,久违的气味让她安心。

  告诉自己什么都不要想,船到桥头自然直之后,她拉高被子,蒙头大睡。

  舒婆娑以前过的是什么日子,返家以后便是什么日子,不得马虎。

  宁馨长公主让身边的大丫鬟来传话,说她身心倶疲,免了她日常的请安,并且流水般送来许多补品,让她好好调养身子,什么都不要多想。

  她从善如流,白天便让丫鬟给她搬了竹编的躺椅,闲适地躺在院子里,一旁摆着小几,几上是药膳和参茶,浓荫半遮,闻着花香,晒着暖阳,闭目养神。

  和京城的繁华相比,小屯山的白日充斥着鸡鸣狗叫、你来我往的喧闹,随便都能听见邻家夫妻吵架、惩治孩子的声响。

  而这里是她的家,处于闹市,四周却安静得如深山老林。

  下人们都避得过远地,好像她就是个易碎的瓷娃娃,想必是娘下了封口令,不许下人在她面前生事,嚼半句舌根。

  舒婆娑过了两天无所事事的生活,和来拟水院蹭吃蹭喝的舒牟然玩耍,也会和两个丫鬟作针线女红、钴研吃食,觉得这样的日子其实没什么不好,耳朵清净得不可思议。

  至于院子里她论嫁时的嫁妆,早就二话不说地让人搬去了她的小库房里,眼不见为净,只留下一长串嫁妆单子。

  娘给她的都是最好的,那些大型家具、瓷器、珠宝和压箱底的银票就不说了,还有两处带有温泉的庄子、两处宅子,两间位在上京热门地段上的铺子以及良田千亩。

  这些嫁妆不只是体面,而是丰厚到令人惊叹。

  可亲事都闹成这样了,她留着这些,看了也堵心,所以她让玉玦拿着单子,带着玉玦去了宁馨长公主的院子。

  自从两个女儿出事,宁馨长公主就觉得心力交痒,把手边的管家事务交给她身边得用的严嬷嬷。

  宁馨长公主看着高高在上,但是身为当家主母,要理的事只多不少。

  这会儿,严嬷嬷来回禀,宁馨长公主听见大女儿来了,便让严嬷嬷退下,重新拢了拢发丝,心中有些紧张。

  舒婆娑进门后便向宁馨长公主请安。

  宁馨长公主拉着舒婆娑的手,瞧她脸上没什么不对的情绪,这才道:“不是让你别来请安?有事让丫鬟们过来喊一声就是了。”

  这些日子,也不知大女儿是怎么想她这个娘的,会不会觉得她偏袒小女儿,心里埋怨她不公平?母女间要是因为这样生分了,生了怨怼,又该怎么办?

  两个女儿都是她心里的珍宝,她一个都不想让她们失望。

  舒婆娑看着宁馨长公主那因为内疚而有些黯淡的眼睛,却不提那事,只说明来意,“女儿过来是想把嫁妆单子还给娘,那些让我规置在库房的大型床柜什么的,稍晚我再让人移到大库房去,母亲觉得这样可好?”

  她伸手向玉玦要那单子,将单子放在案桌上。

  宁馨长公主看了那好几折、几乎成册的单子,缓缓道:“这是给你的东西,虽然你没有嫁成,但你还是自己收着吧,早晚会用上的。”

  舒婆娑也不跟她客气,点点头便收下了,又道:“还有,因为玉珊和玉诱不在了,女儿的院子如今缺两个大丫鬟,我想从院子里的二等丫鬟里提两个上来。”

  “她们两个是我作主陪嫁去东王府的……”说到这,宁馨长公主就想起当初的那场闹剧。

  如今一个女儿平安回来了,另一个风光出嫁,却名不正、言不顺地待在娘家。

  瞧这一堆糟心事啊,宁馨长公主捂着脸就要开始哭。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