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吉食郡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三


  §第八章 回京不理糟心事

  几辆马车浩浩荡荡地驶离县城,扬起一片尘土,宿的都是驿站,吃喝有人料理,就怕侍候得不够尽心。

  三日后亥时初,马车到达宁馨长公主府门口。

  东伏羲觉得送舒婆娑回程的路与去时相比,似乎格外的久。

  这三天,除了那一夜两人短暂地说了会儿的话外,沿途他想见缝插针都找不到机会,那两个该死的丫鬟像老母鸡似的把阿娑护得牢牢的,还有该死的舒全,只要他一靠近,就会被客气地请走,这当他是瘟疫吗?呸!

  东伏羲觉得度日如年,一天比一天难挨,直到京城,运气欠佳的他始终没能和舒婆娑说上话。

  看着那一袭水蓝色身影一步步没入灯火通明的长公主府,她似乎停了停,但是随即被蜂拥而来的人潮淹没。

  长公主府的大门被重重关上,东伏羲浑身的力气似乎都被抽走了,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儿,仰头看着头顶的一轮明月,半晌后才上马。

  如墨般漆黑的夜里,一骑宛如箭矢般飞驰穿过京畿大街。

  长公主府里,灯火一盏盏蜿蜒成一条灯海,舒婆娑被簇拥着进门,脚刚迈进去,就见到宁馨长公主不顾形象地飞扑过来宁馨长公主搂住她,泣道:“女儿啊,你都好好的吧?想死娘了!”

  站在一旁的舒谈也激动万分,但他毕竟是府里的大老爷,不能像妇孺想哭就哭,只能一个劲地点头。

  “女儿让爹娘担心了,女儿福大命大,老天爷不收我。”舒婆娑双膝一弯,便要下跪。

  “起来,起来,也不看看这什么地方,这么硬的石板,要是把膝盖跪坏了怎么办?”宁馨长公主拉着失而复得的女儿不放,没想到忽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差点歪倒。

  舒婆娑只听见众人惊呼,抬头一看,忙用身子撑住她娘。

  长公主身边的大丫鬟和嬷嬷赶紧过来,把公主挣扶到正堂的主位上休憩。

  “你娘为你操碎了心,许多日吃不香、睡不下,硬生生瘦了一大圈。昨日我们接到舒全快信,知道你已在半途,她一早就起来等到现在,唉……有什么话都进去再说吧。”舒谈看着变痩弱又变黑的大女儿,心下叹息。

  可怜天下父母心,要做到一碗水端平,谈何容易?两个女儿之间的事,还有得正堂里的宁馨长公主已经在丫鬟和嬷嬷的安抚下顺了气,喝了碗参汤,靠在榻上闭目养神。

  就着明亮的烛光,舒婆娑看清母亲好像突然老了好几岁的模样,这才多久,原来一头乌丝的鬓边已然霜雪点点,只觉得很心酸,“娘……”

  “娘只是见到你,一时高兴过度。你回房好好养着,想吃什么、喝什么只管让人来,我已经开了库房,拿两支百年的老参给潘嬷嬷,回头让人给你炖来吃。”女儿能平安无事地回来,她再高兴不过,一颗心终于能安放回肚子里,回头再去向佛祖点三炷清香,谢祂保佑她的女儿。

  舒婆娑告退出来,准备回姒水院。

  姒水院有七间正房,三间耳房是书房、琴室、库房,后置房则是下人房。前庭枝叶扶疏,清翠欲滴,娇花处处,一年四季不出院子都有景可赏。

  她一进院子便见到她的大弟,也就是舒家老三舒牟晏。

  舒牟晏今年十四岁,遗传了父母的好相貌,虽然还是少年,可身高远远超过舒婆娑这姊姊,可见将来一定能长成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舒家的孩子年纪相差不大,可见宁馨长公主与舒谈感情甚笃。

  要说年纪和其他人差最多的,就是才五岁的老么舒牟然。

  其实生了三个孩子后,夫妻俩就想打住,但人算不如天算,隔了许多年,宁馨长公主又怀上,便生了全家的开心果么儿此时,一袭表衫的舒牟晏和一身白衫的舒牟然坐在院子的石椅上,也不知在聊些什么,四处点着藿香、薰衣草的驱虫香,灯笼火光融融,仆役远远站看,这样一幅景象,看得舒婆娑心生暖意。

  “大郎、二郎。”

  “大姊回来了!”舒牟然喊了声,跳下椅子蹦蹦跳跳地冲进舒婆娑的怀抱里,他身边侍候的小厮想扶他都来不及。

  舒婆娑笑眯眯地摸了摸舒牟然的头“想,姊姊怎么出门这么久?害然儿想你想得点心都少吃好几块。大姊,玉珪姊姊跟着你回来了吗?然儿想吃她做的阳春白雪糕。”

  舒婆娑戳着舒牟然白白胖胖的颊,“我就知道,你这哪是想我啊,是想你玉珪姊姊的手艺吧。”小吃货一枚。

  对于自家姊姊那一团剪不断、理还乱的纠结,舒牟然一个五岁孩子不是很能理解,大人也不会说给他听,所以他并不知道自家大姊差点九死一生。

  舒婆娑如今能好端端的回来,除了运气好还是运气好,只要运气背上一点点,她这一世就算玩完了。

  “乱讲,人家也有想你。”他可不依饶。小孩子最是聪敏,知道谁对他好,就会想着谁。舒婆娑疼舒牟然,有什么好吃好喝的总是紧着他,不像舒婆舞老嫌他麻烦讨人厌,对他爱理不理的,总是没好脸色,因此他自然是跟舒婆娑比较亲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