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吉食郡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荣戎看花氏的行为如此厚颜无耻,又闹得实在夸张,只觉得脸都丢尽了,飞快地扑过来试图制止,哪里知道他的手还没碰着花氏,就听到一声巨响,只见气势汹汹的她忽然以非常怪异的姿势飞了出去,一头撞在自家爹娘的牌位下方。

  花氏的惨叫和周氏的惊呼声交织在一起,回过神来的众人看向门口,见门板不知道被谁催残得裂成几块,倒在一边,寿终正寝。

  门外清楚地出现数十人马,居中站着的男人一身麒麟纹朱红锦袍,头戴嵌宝金冠束发,腰间系着金丝祥兽佩花结长穗丝绦,脚踩黑色飞云锦靴。

  此刻,他的靴面和袍底泥印斑斑,衣袖上的褶痕和咸菜干没两样,如此狼狈的时刻,他却亳不在意,眼神火热无比地黏在舒婆娑身上。

  站在他身后半步左右的是宁馨长公主府的总管舒全。

  原来这两路人马方才在荣家门口不期而遇,还未能叙话,东伏羲就听见屋里的吵闹声及舒婆娑的声音,想也不想地踹开门,而后出手。

  他非常护短,谁敢动舒婆娑一根寒毛,他绝对会让那人后悔投胎到这世间。

  东伏羲大步流星地走进来,黑如子夜的眸子不错眼地锁着舒婆娑,那里面有太多情绪在翻涌着。

  舒婆娑一双水眸似笑非笑,幽远深邃,慢慢地迎上他的目光。

  “阿娑……”众目睽暌下,他拉住舒婆娑,不管不顾地扳住她的肩,看着她,呼吸急促。

  他压住心里的孟浪,低下头,双眼一瞬不瞬地望着她,张口闭口了几次,可除了不断呼唤她的名字外,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仿佛这样反覆叨念着她的名字,才能确认她活生生地站在他眼前,悬了多日的心蓦然放下,他感觉到心紧缩着,热得发疼。

  舒婆娑在心里悄然喟叹,嘴上只问道:“你在泥地里打过滚吗?”

  他一向注重自己的仪容,虽然她见过他打架后衣衫不整的样子,可这副风尘仆仆、满脸胡碴、双眼通红的憔悴模样,却是不曾有过。

  “本世子真是太高兴了。”一直到最后,东伏羲也只憋出这短短一句。

  话短,情却如丝长。

  舒婆娑对于东伏羲的到来十分意外,心里的滋味很复杂,面对许久不见却更加热情炽烈的眼神,她有些手足无措。

  因此在东伏羲热烈的目光下,她忍不住微微撇开脸。

  一个虽然身穿锦袍华冠,却一身脏污;一个虽穿着粗衣布裙,却面貌姣好,两人这样站在一块,不知吸引了多少目光,他们彷佛发着光,但是这温馨又旖旎的气氛很快就被花氏宛如枯枝被踩断般刺耳的声音打断——

  “你们是哪里人,居然擅闯民宅,我要去报官,把你们统统抓起来!”花氏嘴里嚷着,心里仍有些迷糊。

  她是怎么了?明明要去掮那小狐狸精的耳刮子,却突然感觉到一阵剧痛,人就倒了下去,还磕得眼冒金星,睁不开眼,好不容易被周氏挣搀扶着站稳,屋里就多了这么些人。

  舒婆娑冷哼一声,还有脸说人家擅闯民宅,自个儿昵?花氏可从来可没当人家祖母的自觉,上梁不正下梁歪,真庆幸荣戎和蕙儿没被教坏。

  东伏羲一眼瞥过去,花氏立刻在他冰冷的视线下噤声,连屁也不敢放一个。

  他恶狠狠地道:“把这不识好歹的妖婆抓出去,问她刚刚想用哪只手打阿娑,剁了它。”这老妖怪居然想动手打他的阿娑,不可饶恕!

  婆娑见状心忖,这世界就是这点不好,权力便是真理,没有权力便没有人权。

  然而也是这点好,权力很容易让人闭嘴,有权力就可以为所欲为。

  “什么?!”花氏尖叫着倒退好几步,踩了周氏好几脚,也不管媳妇一个劲地拉她的袖子,怒骂道:“你是谁?好大的口气,竟然想剁我的手。我就知道这小贱人不检点,到处拈花惹草,以为找个人来撑腰我就怕你吗?我呸!”

  这就是标准的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掉泪。

  “敢诋毁延安郡主,皇上第一个要你的命。”东伏羲笑了,当中的寒意令人胆颤心惊。

  “郡、郡、郡主?!”花氏只觉得脑袋轰然一响,心颤了几颤,脚一软,栽在周氏身上,半天缓不过气来。

  周氏也没有好到哪去,两人倒在地上,像滩烂泥。

  她们这是惹了抄家灭族的天大祸事啊!

  东伏羲的两个亲卫轻而易举地把花氏和周氏架出去,谁知道没行两步,有不明的黄色液体濡湿花氏的裙子,有些还滴到地上,一股尿骚味散发出来。

  众人掩鼻,荣戎兄妹羞得不敢看,却不得不追出去。

  再怎样那还是他们的祖母,她可以不仁,他们却不能真的让人剁了袓母的手。

  屋子里陡然安静了下来。

  “老奴给郡主见礼。”舒全四十开外,痩高个儿,两撇胡子,一双眼大而有神,透着圆滑与精明。

  “全叔,辛苦你跑这一趟了。”

  “辛苦不敢,长公主接到郡主的信,要不是驸马劝阻,长公主还想亲自过来接郡主。老奴出门时,长公主曾般般叮嘱老奴务必把郡主平安地接回去。”

  原来那日舒婆娑和荣家兄妹上县城去,办完了手边的车之后,她思考再三,去了驿站,把写好的家书和半两银子给了信使,无怪乎舒全这么快就赶到了。

  她问:“你和世子撞上一块的?”

  “是的。”

  “婆娑不孝,让爹娘担忧了。”

  “郡主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长公主和驸马都巴望着您早日返家,玉玦玉珪也随着老奴过来了,都在县城等着郡主,老奴这就侍候郡主上马车吧,等到了县城稍事休整,我们再上路,郡王看这样可好?”舒全不愧是长公主府的总管,行事安排有条不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