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吉食郡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只有一只?”他忍着心里的万般揣测,抖着声问。

  “是。”

  “那还等什么,备马,跟小爷去接人!”与其坐在这里万般猜想,还不如实际去问。

  黑一迟疑,“可是世子,这不能表示人就是郡主啊。”若真的是郡主,有了那些换来的银两,肯定足够郡主回上京。“我们这一去,要是郡王已经在返京的路上,不就错过了?”

  “你留下。”

  黑一愣了愣,搓搓手,无奈地道:“属下明白。”他有双眯眯眼,就算是愁眉苦脸也带着几分喜感。

  “这段日子你们辛苦了,吩咐下去,每人赏十两银子。”

  “是,世子。”顿了顿,黑一问:“那些人的嘴里已经撬不出任何有用的口供,还要留着吗?”那些被指使绑架的匪人,此刻还被关在地窖里,一个个面目全非,差不多只剩下一口气了。

  东伏羲的脚步一滞,“既然如此,他们留下无用,送去长公主府看姑母要如何发落,毕竟这些是掳走她女儿的人犯。”

  要不是想着要将人留给姑母,他早就把这些敢对阿娑伸手的人弄死了。

  “这几人是这行的老手,咬死说是个姓潘的婆子拿了一万五千两银票透过中间人找上他们,答应事成后再给五千两银子,并且嘱咐要留活口。他们知道对方的来头大,但这行的行规是只负责接,不问缘由,因此真正的幕后人物,他们没有接触。”

  “两万两银子不买全命,只要把人带着远离京城,这算是太有良心,还是太过心狠手辣了?”东伏羲冷笑。

  是舒婆舞那女人顾虑着姊妹之情,只求达到目的就将人放回来,抑或是思想太过毒辣,无论将来阿娑能否完好如初地回来,她的名誉已经受损,除了绞了头发去当姑子外,只能一辈子住在家庙里,无法见人,别说是贵女圈,世上再也没有她容身之地,这辈子算是毁了。

  真是个心思恶毒的女人,好个一石二鸟之计!

  “你把这些话一字不落的告诉姑母,至于她要送官还是轻轻放过,我们就管不着了。”东伏羲拂袖而去。

  他恨不得飞身到吴县,多耽搁片刻都觉得度日如年。

  阿娑,我的阿娑,你一定得好好的。

  等着我,我来了!

  东伏羲日夜兼程地往吴县赶路时,舒婆娑正在着手炸新调味好的鸡排与其他炸物。

  那香气实在太馋人,让人直流口水,别说想瞒过荣老大一家子,就连村人都被吸引过来,一个个刻意从靠老二家门口经过,脸皮薄的,或是和荣老二家素来没有来往的村人,都不好意思敲门问舒婆娑等人到底做了什么吃食。

  厚脸皮如花氏就没有这层顾虑,她亳不客气地带着荣蕙的三岁堂妹、四岁堂弟过来拍门,“阿戎、蕙儿,我知道你们都在家,阿喜、阿得来找你们玩了,快出来开门!”

  荣家兄妹是惊弓之鸟,一听到花氏的破傻大嗓子,脸色说有多紧张就有多紧张荣戎放下手里正在收拾的鸡毛,“我来开门。”

  “我们一起好了。”荣蕙拉着他的胳臂,好像这样就能壮胆。

  舒婆娑厌倦了应付这不知所谓的老太婆的生活,当即道:“你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我去应门。”说完,她盛了一大碗刚炸好的鸡块,“这一碗就当便宜了她。

  “姑娘,如果我祖母太不讲理,你就喊我。”荣戎自觉身为男人,实在没道理让舒婆娑这个外人,还是个姑娘家,去承受他祖母的怒火。

  若不是他们真的拿祖母没法,他也不想这样。

  舒婆娑点头,吩咐荣惠注意油锅里的炸物,迳自端着大碗出了厨房,开了院门。

  “怎么是小姐来开门?蕙儿那死丫头呢?”花氏探头想进来,可舒婆娑用脚挡着门,她不能像对待荣蕙那样粗鲁地推开舒婆娑,只能一脸不甘愿地站在门口。

  “蕙儿在灶上忙着,这是我教她做的一点吃食,老太太来得恰好,把这些鸡难块带回去当零嘴吃吧。”舒婆娑只想打发她走。

  花氏和两个孩子早就被鸡块的香气吸引得直嗅鼻子,一见到舒婆娑拿出来的吃食,她连忙接过。

  阿喜扯着花氏的裙子不放,阿得则是把手指猛往嘴里吸,“祖母,要吃……”

  “你们这群饿死鬼,整天吃吃吃!”

  骂完了阿喜、阿得,花氏回过头道:“你们哪来的银子捣鼓这些吃食?我得进去看看,免得你们又胡乱糟蹋米面和油料。”

  一碗鸡块哪能满足花氏的贪婪,她非要进去看个仔细不可。

  “我嘴馋,让阿戎买了些食材回来,变着法子做些小零嘴,这会儿厨房里还忙着,不好待客,就不留你了。”花氏的死缠烂打碰上舒婆娑的冷静,自然不好使,三两下就被挡了回来。

  出钱的人是老大,和花氏的孙子、孙女一点干系也没有,管她想用什么名目来蹭东西。

  花氏怔了下,怎么这小姐身上还有银子?都怪她当初没有留个心眼,把老二家翻个底朝天,否则她能得到的就不只那些银两了,是更多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