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吉食郡主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舒婆娑看着自己和荣蕙空空的两手,想了想才道:“我们割点肉和排骨回去熬汤喝吧,家里的菜也吃得差不多了,多少得买点。”这两个孩子的身板实在太痩小了,不多喝点有营养的汤怎行。

  何况现在多了荣戎这劳力,还怕买了没有人拿东西吗?真不行,了不起待会儿雇辆牛车就是了。

  于是他们回到集市去扫荡了一番,舒婆娑去猪肉傩买了一条五花肉、一条三层肉、三根带骨肉排。既然买了肉,青菜也不能少,很多人以为住在乡下,青菜随便拔就有,实际上根本不是如此,还是要上市集买才行。部分的摊子都已经收了,小部分的商家为了赶紧回家,只想赶快把手上的货物出清,舒婆娑见能捡便宜自然大买特买,米、面、菜都没放过。全身挂满东西的荣戎脸色发青,这是他这辈子头一回见识女人花钱的功力。

  瞧荣戎一副只要多根稻草就能把他压培的模样,舒婆娑果断地在城门口花了钱包了一辆牛车。

  三个人,又是包车,车夫只收十五个铜板。

  舒婆娑可不敢想象要背着竹篓把这些东西带回小屯山的惨状,人贵自知,她没那本事,也做不来。

  荣戎没有反对,他是男人无所谓,可对舒婆娑这么个手脚纤细的姑娘来说,能从小屯山走到县城已经不简单,再要求她走回去,难度很大。且叫了牛车,妹妹也能坐上一坐,没什么不好。

  他苦笑,舒姑娘大手大脚的,这么多的东西都买了,还真不差这十几文钱。

  坐牛车虽然比走路强,但是舒婆娑没觉得有舒坦到哪里去,毕竟她对古代马车都很有意见了,何况是更加颠簸的牛车?不过她什么都没说,毕竟此一时彼一时,何况荣蕙年纪比她还小,可从头到尾没有叫过一声,她哪好意思唉唉叫。

  舒婆娑没敢让牛车直接驶到荣氏兄妹的家,距离屋子还有半里远就下了车。

  她虽然被宁馨长公主养得娇娇贵贵,但毕竟有着两世的经历,人情世故并不是完全不通。

  村子就这么点大,一点动静就能引来注目,名一事不如少一事,何况花氏住在隔壁,就和靠老二家隔个院墙和几棵树,要是让花氏察觉了什么,又过来指手画脚,她宁可多走几步路。

  她接下来忙得很,可没空应付那个心胸滅窄、见钱眼开的婆子。

  §第五章 初次出门做生意

  东王府里,东伏羲端坐在书案后,底下跪着亲卫的头子黑一和白一两人。

  被其他亲卫们称呼为黑白无常的两人,到了东伏羲面前,温驯得跟小绵羊没两样,连表情都不敢做一个。

  见过东伏羲的人都知道他眼睛生得极好,目似点漆,眼波多情,唇似朱丹,长着这副好皮相,行颓废嚣张之事,许多人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就连皇常也吃这套,只能说,这张脸不是没有半点功劳。

  可这会儿他巍然不动,只微微偏头看着两人,眸光冷如孤月,整个人如同活阎王。

  没人敢提点平时最注重整洁的他,白蟒箭袖袍有些脏了,束发的银冠有些歪了。他眼珠布满红丝,俊朗的面容疲惫憔悴,曾经的春风得意,几天内消失得好像从来不曾有过。

  打从知道舒婆娑失踪,他没有一天能睡得着觉、吃得下饭,越个人焦躁得就像一根炮仗,谁来点都着。

  以前那个光鲜亮丽、恣意张扬的少年消关得干干净净。

  白一抬头,手里的事物像有千斤重,面带犹豫地道:“世子爷,能出去的人都派出去了,南边已经找过,还没有消息传来,而这是北边吴县那里的人快马加鞭送回来的,请您过目。”

  白一今年还不到三十,浓眉大眼,身骨中等,一身紧身衣干净俐落,和黑——样,是东伏羲身边最得用的人。

  东伏羲看了呈上来的襦裙一眼,“吴县的何处找到的?”

  “一家叫如意的当铺。”

  “拿去宁馨长公主府,让人认认是不是他们家郡主的衣裳。”软烟罗褙子、梨花白绣百鸟穿牡丹宽袖襦裙,的确是那丫头喜欢穿的服色。

  “得令。”白一转身离去。

  东伏羲脸色稍缓,手指不自觉地敲打着扶手。

  这时,有亲卫在外头把黑一叫出去,他离去不过片刻即回,眼中精光闪烁,压低声音急道:“世子。”

  东伏羲的目光落在他揭开的匣子里,躺在绒布上的是一只蓝田芙蓉玉镯。

  “这是在哪里找到的?”东伏羲沉声问。

  这镯子他眼熟到不行,老坑冰种,紫色浓铯,玻璃通透,这是舒婆娑从不离身的物品之一,也是少数几样她比较常戴在身上的饰品。

  “吴县的施家当铺,据说是从一个叫百花镇的镇上当铺收购来的。”

  东伏羲眼神一凝,“同一个地点,不同当铺,这里面有什么玄机吗?去问清楚是不是由同一个镇子流出去的。”

  黑一应下,出去询问详情。

  待黑一回来后,东伏羲问:“可问清楚来源?”

  “问了,是两位姑娘作伴一起去当铺的,一开口就是死当,一共得了六百两银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