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吉食郡主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他连吃三大块还觉得意犹未尽,但想到还有粥和几样菜呢,转而开始吃其他的料理。

  等着向舒婆娑邀功的荣蕙朝已经慢慢喝起粥来的她说道:“姊姊,昨日腌的五香芹菜、嫩姜,还有这农家小炒肉和香葱蛋饼,都是照着妳教我的法子下去做的,妳吃吃看味道如何,道不地道?”

  五香芹菜是将新鲜的芹菜洗净,用盐腌了之后晒干,加入花椒、茴香、丁香、八角、桂皮一起炒过,用来配粥再好不过了。

  腌渍嫩姜也很简单,将嫩姜切片,汆烫除去部分辣味,用蜜浸渍,就成了一道小菜。

  而农家小炒肉加入青辣椒、红辣椒、蒜苗,就算不吃辣的人也会忍不住多吃几口,十分下饭,不知不觉就会让人吃下好几碗粥。

  荣戎吃得很欢快,心想着要是能来碗白饭就更好了。

  舒婆娑每样菜都吃了一口,只觉得荣蕙着实有本事,自己那么一说,这丫头就真的做出来了。虽然略欠些火候,不过能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她夸奖道:“妳真聪明,比我做得还要好。”

  有了舒婆娑的称赞,荣蕙觉得比吃了仙丹还受用,喜孜孜地吃着饭。

  没多久,饭菜被三人一扫而空。

  荣蕙见了满足得不得了,自己烧出来的饭菜被吃光光,是多么大的肯定啊!

  她开心地收拾碗筷去洗碗了,虽然辛苦煮饭的是她,收拾善后的也是她,可小丫头一点抱怨也没有,她一心想的是下回还要烧出更好吃的菜给大家吃。

  饭后,荣戎扛着锄头下田去了,荣蕙也跟着出门,屋里头剩下舒婆娑一人。

  她站起身,松了松肩膀,进屋休息。

  §第四章 新鲜炸物受好评

  阳光灿烂却不刺眼,整个天空都在发亮,到处闪耀着细碎的光芒,带着温度的风拂在身上刚刚好。因为是春夏交会之际,绿油油的山头和触目可及之处都是绿意盎然的野花、野草,往远处望去,偶而能随见别人家的屋檐。

  舒婆娑一出现在路上,农人和妇女没有不抬头多看她几眼的。看她那通身气度,就算身上穿的是旧衫,发上就一根铜簪,打扮朴实,和小屯山的人还是不一样。

  胆子大的妇人便过来和她搭讪。“你就是荣家小子救回来的姑娘啊?”

  这种事不必刻意打探,光靠靠家婆媳那两张嘴,小屯山的居民就知钱老二家发生了什么事。农村都是这样,可能你今天多吃两块肉,也能成为别家的谈资。

  “长得真是标致,跟仙女没两样。”

  舒婆娑笑脸迎人,也不管人家的打探及话里有什么意思,有问有答,平易近人得很。

  “姑娘这是要上哪去?”好相处的人大家都喜欢,态度也殷勤多了,一名妇人关心地问着。

  “给蕙儿他们送点吃的。”

  “他们的田就在山脚下,从那边的小路绕过去,穿过田埂,最里边那一块田就是了。”

  “谢谢婶子。”

  另一个大婶鼻子动了动,好奇地问:“篮子里装的是什么?这么香。”从没闻过的味道,让她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舒婆娑笑道:“就一点我自己做的零嘴,大婶们也嗜尝?”反正炸得多,分旁人吃一些也无所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她掀开白棉布,篮子里有一个竹筒和一大碗香喷喷、色泽金黄的鸡米花。

  竹筒里装的是水,那两个大婶知道,但是那冒着油光的吃食一看就极可口,且香味浓郁,到底是什么啊?

  原来是舒婆娑闲着无聊,歇了午觉起来,看见厨房里还有不少东西,手痒之余,下厨炸了不少她以前最爱吃的鸡米花,并将竹筒装满水,想说带去田里慰劳荣戎兄妹。

  她给得不多,一人就几块,尝鲜嘛,吃个意思、意思就是了。

  舒婆娑也不看妇人稍嫌不够的眼神,道了声再见,就重新把篮子里的食物盖上,走人了。

  才刚走,就听见两个妇人的惊叹声——

  “这玩意也太好吃了,我留两块给我当家的吃。”

  “她还真小气,只给这么两块,我家一堆小子、丫头哪够分,不打架才怪。”

  人真的是很奇妙的生物,一件事就有两种反应。

  舒婆娑可不在乎这些,迳自走着,一走上田埂就看见荣氏兄妹的身影。

  待她靠近了,荣蕙眠尖,立刻发现她的身影,放下手里的小铲子,也不管手里都是泥,急匆匆地跑上来。

  “姊姊,你怎么来了?”戴着破斗笠的荣蕙一头的汗,在阳光曝晒下小脸红通通的,唇瓣则因为干燥,微微地裂开。

  “一个人在家无聊,想来看看你家的地都种些什么。”

  荣蕙笑眯眯地咧开嘴,一排小白牙在阳光下闪着光芒。“我好高兴,第一次有人来田里给我们带吃的喝的。”

  “你怎么就知道我带食物过来了?”

  “我老远就闻到香气了。”她鼻子动了动,像只贪吃的小狗。

  舒婆娑失笑,暗道:最好是啦,应该是走近了才嗅着味道吧。

  按理说荣蕙十一岁了,小身板起码会有点少女的弧度和曲线,可因为总是没东西吃,所以现在还是儿童的模样,一扮起淘气的表情,和幼童根本没什么差别,越发可爱。

  “鼻子真灵!”舒婆娑亲昵地点了下她的鼻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