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吉食郡主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舒婆娑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平静地看着花氏,直到花氏被看得浑身发毛,她才缓缓地收回视线。

  一个宗室郡主失踪,这事要是闹得连州府与县城都知道,那不就捅破天了?皇室的面子还要不要?

  至于声誉与节操,对于曾经接受多年开放风气熏陶的舒婆娑来说,其实她压根不在意。

  日子是她在过,一点风言风语就想让她不自在?算了吧。

  花氏哪里能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见舒婆娑没说话,自以为戳中她的弱点,说话更加肆无忌惮了,“还有,妳那身衣裳不是夸下海口说有多值钱吗?妳不知道吧,才当五十两银子,哪来百两银子?”

  舒婆娑差点被花氏气笑,五十两银子还嫌少,这心有多大、多贪啊?人的贪心果然是永无止境。

  她没动气,只道:“老太太好大的口气,绣坊买卖的价钱和典当铺子的价钱可是两回事,何况那只是一件破衣服,这么简单的道理妳都不明白,怎么好意思到处乱说闹笑话?难道妳活了这把年纪经历过的事都到了狗肚子里了?要知道,十几两银子就能盖一间青砖大瓦房,买几十亩上好的水田,过上一段很舒坦的日子了,五十两还嫌少?”

  花氏被说得脸一下青一下白。

  舒婆娑还没准备放过她,“我是看在荣蕙的面子上尊称妳一声老太太,妳以为妳是我的谁?问什么我都得答复妳?人老了,要是还有精神力气,多修身养性,免得在晚辈们面前闹笑话。我言尽于此,以后要是没有必要,这边妳就少过来吧。”

  花氏气得脑袋晕眩,说不出话来。

  她这辈子嫁给荣大海,顺遂得不象话,仗着给荣家生儿育女,底气十足,一直以来,儿子、媳妇、女儿、孙子都对她唯唯诺诺,丈夫一句重话也没说过,街坊邻居忌惮荣家男丁不少,对她也客气,养成她对谁都是一副颐指气使的态度,没料到会在舒婆娑这里碰到大钉子。

  花氏脸色气得如同猪肝,但是又拿舒婆娑没办法,狼狈不堪地走了。

  她一边走,一边怒道:“我拿捏不了她,难道不能拿捏我自己的孙子、孙女?”

  这话很大声,大得屋里的荣家兄妹都听到了。

  荣蕙愣愣地唤道:“姊姊……”没想到姊姊竟敢冲着祖母和伯母板着脸、端架子。

  她毫不在意花氏要拿捏他们的事,毕竟这事还少过吗?她早就见怪不怪了,现在只担心舒婆娑会气坏。

  舒婆娑笑容淡淡的,可比起面对花氏时的拿翘,这回可真诚多了。

  “傻丫头,对妳祖母那种人,跟她客气就是给自己找不快,这两天她应该不会再过来了,这不是很好?”

  荣蕙拍拍胸脯,看了荣戎一眼,小小声地说出心底的真心话,“祖母还是少来我们家比较好。”

  相较于妹妹的坦率,他只是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舒婆娑笑了笑,转而道:“被妳祖母耽误那么久的时间,我肚子饿了,我们开饭吧。”真奇怪,在家里她没做什么事,肚子从来不饿,而在这里,所有的劳力都由荣蕙包揽了,为什么她反而容易饿?

  唔,应该是在这里需要动脑的关系吧。

  “好。”荣蕙小跑着去把灶间的菜端出来,幸好祖母与伯母只看到一锅粟米粥,要是看到还有三样配菜和蛋饼,还不知道会把他们骂成什么样子。

  想到祖母的叨念,荣戎见了不自觉地开口,“一早就吃这么好?”他和妹妹平时吃早饭顶多是稀粥配萝卜梗酱菜,可今日除了粥还有三样菜和蛋饼,太多、太丰盛了。

  “咱们等会儿还要去田里种菜,不吃饱,没力气怎么干活?”荣蕙替他舀了满满的粥。

  荣戎心想妹妹说的有道理,便不再顾忌,大口吃饭。

  如今家里除了一亩麦子和他上山去打的猎物,什么都没有,因此他想将田里剩下来的地方拿来种玉米,在一列列的玉米中种上黄豆和红豆,这几样都可以拿来当口粮。然后顺着田地边缘种一点瓜果和叶菜类的作物,就差不多齐全了。

  等种完这些,再到县城找些短工打,日子应该就过得去了。

  至于祖父和祖母那边,以前爹总是对他耳提面命,要他孝顺祖父与祖母,很长一段时间他都这么做,只是每当看到妹妹喊饿的模样,他心里的疑问就变越来越大,直到舒姑娘一语点醒他。

  祖父、祖母有大伯他们孝敬着,丰衣足食,他的妹妹却饿得皮包骨,怎么看都知道要先顾哪一边。他不是愚孝的人,既然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就不再犹豫,先把自家顾好。

  他抓起香葱蛋饼,张嘴就咬。

  舒婆娑指着一小碟沾酱和一碟泡菜,“沾点酱或是夹上这个,能吃出不一样的风味。”

  “这是什么?”

  她回答,“西红柿熬成的酱。”吃蛋饼不加西红柿酱,怎么叫蛋饼?虽然比不上后世的好吃,但是胜在真材实料。

  至于泡菜是腌嫩姜,荣戎倒是知道。

  他先吃了一块包裹着泡菜的蛋饼,接着第二块抹了厚厚一层西红柿酱,第三块不管是西红柿酱还是泡菜都加上了,成了大总汇。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