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吉食郡主 >  上一页    下一页


  荣戎面色很难看,“舒姑娘,我替妳讨公道去。”

  祖母太欺负人了,二十两银子就能盖大瓦房了,百两银子是多少?就算那衣服真的换不到百两银子,也不能只拿这些东西充数啊,那可不是他们的东西,祖母这么做,教他们以后拿什么脸去面对舒姑娘?

  他在那气愤填膺,舒婆娑倒是不纠结这个,只道:“你们不饿吗?做点东西吃吧。”

  早上三人就只喝了点稀稀的栗子粥、杂粮饼和咸菜,栗子粥稀得跟水似的,杂粮饼又干又硬,难以入口,什么都吃不饱,还这样撑了一整天。

  这会儿有面粉又有油,该有的东西都有了,不弄点食物来宽慰五脏庙,怎么对得起她那套衣服?

  “也对,天都要黑了,还是赶紧把饭做一做吃了吧,不然待会儿又要费灯油。”荣蕙现在就是舒婆娑的小喽啰,舒婆娑说啥,她就是啥。

  舒婆娑点头,“有了菜肉,咱们今晚要吃顿好的。”这些天,光是饥饿就让她饿得什么想法都没了,连想爹娘的力气都没有。

  荣老二家这边张罗起吃食,而刚刚离去的周氏回到大房的砖瓦房后,乐得要翻过天去,嘴巴都裂到后脑杓去了。

  她笑道:“娘,那个什么小姐真的是个傻的,我和阿廉扛那么些东西过去,她什么话也没说就收了,您没瞧见那两个崽子的眼神,他们哪见过这么多的东西啊,瞧得眼睛都直了,咱们、咱们这回真的发了呀!”

  那件破衣服竟能换银子,还换了五十两,这说出去谁信吶!

  虽然她只来得及看上一眼,但那些可是白花花的银子,儿子还偷偷咬了一口,告诉她是真的银子。

  全家人都被这天上砸下来的好事给乐得头都晕了,笑容止不住。

  “就妳眼皮子浅,人家家里不知道还有多少那样的好东西,谁稀罕一件旧衣裳。”花氏说得好像她亲眼见过似的。

  “也是,只要她随便给一点,就够我们用的了。”

  “我瞧她身上肯定还有好东西,这些天先把她供着,接下来再让她看看我的手段。”人心不足蛇吞象,这是人的本性,花氏认为舒婆娑就是一座金矿,她想怎么挖就能怎么挖。

  周氏转转眼珠,婆婆这是打算使劲的从那姑娘身上掏呢,他们大房要开始过上县里那些富户人家的好日子了。

  大房婆媳作梦正作得美得冒泡,二房这边,两个女子挤进满是油烟的厨房。

  “姊姊,这里油烟大,妳还是去外面吧,我烧饭做菜很快就好,我看那包袱里有些水果、蜜饯,妳要是饿了,先拿出来垫肚子。”

  荣蕙熟练地将一把麦秸放进灶膛,用打火石点燃,快速摆上两根柴禾,很快锅子就热了,接着她淘米煮饭,看着白胖胖的大米,闻起来还带着稻米特有的清香,下手洗米时都轻了好几分,怕把它洗坏了。

  “我下厨的本事不行,但说菜还行。”

  舒婆娑动手的能力虽然属于手残一级,但胜在从小到大吃过的好东西不计其数,况且她上辈子也吃过不少这辈子没有的美食啊。

  她动手拿了两颗脆桃,一颗给了荣蕙,一颗自己喀啦咬了一大口。

  荣蕙舍不得吃,正想把它收到兜里,却听到舒婆娑淡淡地说道——

  “还有一大篓呢。”

  她这才很慎重的咬了桃子,小脸很快出现陶醉的表情,“真是太好吃了。”

  “往后好吃的东西还有很多。”

  荣蕙点点头,她信,跟着姊姊,这不就吃上这么好吃的桃子了?姊姊说以后还会有更多好吃的东西,那肯定是有的。

  她吃得很干净,就连核仁都啃了又啃,确认都没有果肉后,才把果核丢掉。

  “既然姊姊能说一口好菜,咱们家今儿个有鱼有肉,不如姊姊说,我来动手?”

  舒婆娑起身扫视一遍竹筛里的菜,“行,那来做一道瓜烧里肌、拆烩鲢鱼头和五色蔬丸,应该就够了。”

  这些菜名荣蕙听都没听过,但是光听口腔里就已经不由自主地分泌出唾液来。她拿起铲子挥舞,一副豪气干云的模样,“尽管来吧!”

  舒婆娑绽放出笑容,这一笑让荣蕙看直了眼,“姊姊要是一直这样子笑,多好哇。”

  “就妳的小嘴甜,等一下允许妳多吃两碗饭。”舒婆娑故意装模作样道。

  “谢姑娘赏!”她也跟着作戏到底。

  两人噗哧笑了出来,银铃般的笑声响起,气氛融洽又温馨,就连在外面低头整理农具的荣戎也抬起头,憨厚的脸上露出微微笑意。

  舒婆娑与荣蕙一个动口,一个动手,合作无间。

  没多久,几样菜全上桌了,一大锅冒着米香的米饭,配上瓜烧里肌,瓜爽脆,肉鲜嫩,笋丝弹牙,绿白相间,色彩淡雅。再来是将胡萝卜、冬瓜、南瓜、萝卜用小杓子挖成半球状,加上鸡汤滚煮及花椰菜点缀的五色蔬丸,五彩缤纷,令人一见便胃口大开。

  一钵乳白色的浓稠汤汁,在大砂锅里面冒着热气,一个硕大的鱼头被劈成两半,静卧在汤汁中。

  荣家兄妹开始吃后根本停不了手,尤其是那道拆烩鲢鱼头,表面看鱼头是完整的,可实际上里面一根骨头也没有,鱼头挟起来就是一团凝脂,不用咀嚼,入口即化。

  扒完三大碗饭,荣戎终于舍得放下碗筷,抹了抹嘴,惊叹地问道:“这是怎么办到的?太神奇了。”

  “这就要问我们掌厨的大师啦。”舒婆娑笑着把功劳归给荣蕙。

  的确如此,她只出一张嘴,那些刀工什么的过程,可都是靠荣蕙一双巧手达成。但凡她想得到又说得明白的,荣蕙大体都能做出来,非常有当厨师的资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