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吉食郡主 >  上一页    下一页


  新娘子吓得赶紧用双手摀住自己的嘴,眼中闪过害怕和一抹不甘心。

  “你这孩子……”东王妃有些无奈,但当中并没多少责怪的意思。

  要说东伏羲今日会养成京中霸王的个性,也不能全推到皇帝和太后身上,东王妃也是个帮凶。

  她就只有东伏羲这么个孩子,只怕给的少了,加上她个性温柔平和,在外人看来是她识大体,说难听点却是软弱无能。

  虽然东王爷能够不时镇压东伏羲那恣意张狂的性子,但男人整天在外,哪有时间紧盯着家中的一切?东王妃又是那种性子,因此效果甚微。

  东伏羲掐了掐手心,感觉到疼痛时,才把心里那股疯狂想杀人的冲动压下来。“她不是阿娑,她是舒婆舞那个臭女人。”

  什么?!

  东王爷和东王妃齐齐震惊。

  新娘子本来已经渐渐恢复血色的脸蛋,在听见东伏羲的指控后,褪成了一张白纸。

  “乖孩子,妳告诉舅母,妳伏羲表哥是胡诌的,舅母让妳舅父打他一顿给妳消消气。”东王妃是知道儿子平常不太可靠,但今天是什么日子,平时他对延安绝对不是这个样子,这事着实古怪,只能从媳妇这边下手。

  新娘子抬脸时情绪已经恢复平静,“舅母,我是阿娑,您一定要替我作主啊!”

  东伏羲目光扫过来,忽然对她凶戾一笑,“阿娑?”他这一笑,笑得屋子里的人全身发冷,心里都咯噔了下。

  难道他身上的病还没好,严重到连自己最喜爱的表妹都认不得了?

  众人都以为东伏羲要做出什么令人害怕的举动,然而他却是转头就走。

  他没看见矢口否认、试图粉饰太平的新娘子,在众人都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的时候,清澄如水的眼眸转为阴森,双眼里满满的都是怨恨。

  等东王爷和东王妃追出去,东伏羲已经不见踪影。

  东王爷叫来门房,口气怎么也好不了,“世子去了哪里?”

  撇下一屋子的客人已经够失礼了,内院的事要是传出去,赶明儿皇兄又要找他问话了。他上辈子到底欠这臭小子多少,这辈子还都还不完?

  门房吓得两腿跟面条似的,站都站不直,硬撑着一口气道:“说是去宁馨长公主府。”先前他多嘴问了世子那么一句,差点挨一脚。

  东王爷仰天长叹,“备马。”

  “王爷,妾身……”东王妃也想去。

  “府里不能没有人,本王去把那臭小子追回来,而妳去将太医们都请过来,万一……呸呸呸!”他这不是在咒自己的儿子吗!

  东王妃一脸忧心忡忡,“王爷是担心他的病没好透?”

  “总而言之,等我把那臭小子抓回来再说,让屋里那些客人统统回去吧,告诉他们本王改日再登门致歉。”

  身为王爷的他,往来的皆是皇亲国戚,这会是一下子把脸都丢光了。本来是桩大喜事,怎么会搞成这样?

  “妾身明白。”也只能如此了。

  “世……子?”

  本来候在东王爷和东王妃身边跟装饰没两样的门房和丫鬟、婆子们突然惊恐地尖叫,接着就像退潮的海浪般一个个逃之夭夭,生怕慢一点就会被马蹄踏成肉泥。

  那些下人只想着逃命,连主子都顾不上了。

  这真的一点都不能怪他们,跶跶的马蹄声响起,挟着狂风暴雨之势而来的,是大家都以为已经出门去的东伏羲。

  东王爷还来不及让人把他拦住,东伏羲已经骑着马掠过他们夫妻,往自己的院落而去。

  敢在东王府内跑马的,除了东伏羲也没有别人了。

  没等东王爷与东王妃理出个头绪,疯狂的哀叫声又夹杂着马蹄声迎面而来。

  众人眼睁睁地看着新娘子被挟持在马背上,姿势难看,疯狂尖叫,不断摆动身躯,连落了绣花鞋都不自觉。

  东伏羲把新娘子绑了出去。

  东王爷和东王妃见事态越来越严重,把府中的事交给管事全权处理,夫妻俩连忙让人备车,一同追出去。

  没有人敢偷看东王爷和东王妃的脸色,唯一共同的想法是—— 这下要出大事了。

  宁馨长公主府中,因为是嫁女,客人并没有男方多,加上宁馨长公主和舒谈向来低调,来往走动的人家不多,吃过宴席后,客人们客客气气地聊了几句便走了大半,剩下一小群也准备告辞。

  与会的众人都看得出宁馨长公主和舒谈有些强颜欢笑,宁馨长公主更是形容憔悴,像生了一场大病似的,脸上不见嫁女该有的欢欣鼓舞,那股说不出来的愁绪,旁人看在眼里不觉得有什么。

  毕竟娇养了十几年、如珠如宝的女儿嫁作人妇,那种失落感和不舍,做过父母的人都能体会一二,更何况宁馨长公主说延平郡主不小心病了,为人父母的自是会操心烦恼了。

  门口最后几位客人都已经上了马车,岂料这时街上传来由远而近的马蹄声,只见红云般的影子飞也似的直奔过来,马背上的人居然是应该在东王府洞房的新郎和新娘。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