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吉食郡主 >  上一页    下一页


  所谓春宵一刻值千金,东伏羲拿了缠着金红绸缎的秤杆上前揭了盖头,一张粉妆玉琢、眉目如画的柔美脸蛋立即呈现在他面前。

  “阿娑。”东伏羲目不转睛地看了片刻。

  新娘子乍见他,想着他虽然生病,却无损那精致的好容貌和卓越的风姿。

  但是这些都是假象,跟他相处过的人都知道他霸道狠戾,名声要多坏就有多坏,谁敢得罪他,他绝对会让你生不如死,后悔来投胎做人。

  不过,她就是喜欢他。

  “我病了,妳为什么都没来看我?是姑母还是姑丈不让妳过来?也对,要是过了病气可不好。如今妳成为我的媳妇,那些都过去了,不重要了。”他如同往常一般,只要靠近她就把她抱个满怀。

  她惊叫了一声,瓜子脸充满红晕,却没有挣扎,只柔声道:“世子,把红烛给熄了吧,阿娑怕羞。”

  象征吉祥的龙凤红烛有婴儿臂那么粗,照得新房明亮异常。

  本来就是近到不能再近的姿势,东伏羲一只手忽然按住她的后脑杓,将鼻子凑了过来,像狗似的深深嗅了好几下。

  新娘子被迫看进一双闪烁着奇异情绪的瞳眸中,那股噬人的目光盯得她有些发毛。

  就在她疑惑不解时,禁锢她的手终于松了些,她刚喘了一口气,东伏羲便恶狠狠地把她扑倒,和她眼对着眼,鼻对着鼻,眼神如剑光般犀利尖锐,对她露出嗜血的笑容。

  “妳竟敢冒充阿娑?!”

  新娘子纤瘦的身子哪禁得起这么凶残的冲撞,何况她头上还带着重达好几斤的凤冠,当下直挺挺地往后仰倒,脑袋撞到凤冠,疼得她眼泪飙出来,身上还压着一个男子的重量,差点让她一口气喘不过来厥过去。

  她有些畏惧地唤道:“世子……”那双眼睛好可怕啊!

  东伏羲也不逼迫她,探手箝住她的脖颈,真的出力掐住。

  她眼前一阵阵发黑,两耳嗡嗡作响,一张沉鱼落雁的面貌顿时变得痛苦万分。

  深深锁着她的那双眼睛黑得吓人,他没有因她的痛苦而放松分毫。

  他不是开玩笑,他是动真格的想要她的命……

  一股莫名的寒意从她背脊处爬上来,让她不禁打了个哆嗦。

  想活的欲望让她使出全身力气挣扎,仓皇间打翻瓷枕,瓷器掉落地上发出的声响惊动了外头守着的丫鬟和婆子们。

  丫鬟把门推开,见到的就是屋里惊心动魄的一幕。

  众人惊呆了,一涌而上,但是谁也不敢阻止东伏羲的粗暴。

  他是什么人,这些下人们根本拿他没有办法,唯有反应快的赶紧把东王爷和东王妃请来。

  当东王爷和东王妃撇下客人匆匆赶过来时,新娘子已经快昏过去了。

  东王爷厉声喝止那些下人,“吵什么?退下。”

  下人们立即连滚带爬,跑走了一大半。

  “孽障,你这是做什么?快放开她!”这个被宠出来的混账,连大婚的日子也让人不得安生。

  “滚,这里没你们的事。”

  东伏羲眉宇间的戾气让东王爷气不打一处来,额角冒着青筋。

  东王妃心里疑惑,拉着丈夫的袖子,怕丈夫真把儿子打坏了。“羲儿还病着,脑子胡涂,你跟他计较什么?”

  “我跟他计较?妳也不瞧瞧他这是要做什么。”杀妻啊!

  不能怪他这么生气,他原以为只要儿子娶了心心念念的青梅竹马就没事了,现在才发现自己还是太小看自家这个孽子了。

  “羲儿,有话不能好好说吗?她可是阿娑,你怎么对她动起手来了?”东王妃动之以情。

  东伏羲松开箝制,像碰到脏东西般甩了甩自己的手,把掐过她的手往崭新的袍子上抹了抹,语气阴森,“她不是。”

  新娘子连忙大口大口地喘气,一股脑退到床边,手放在胸口,轻轻地给自己顺着气,直到呼吸变为平稳,脸色由青转白,才嘤嘤哭了起来,梨花带雨,楚楚可怜。

  东王妃看了心生怜惜,便抓住她的手,轻声宽慰她,“阿娑哪里难受?告诉舅母,舅母帮妳揉揉。”

  新娘子轻抚着胸口,虽然先前世子掐住她,导致她差点窒息的痛苦感觉还在,呼吸仍有点困难,但她初来乍到,不想坏了自己在婆母眼中的印象,怕婆母觉得自己爱告状、半点苦都吃不了,因此摇摇头,说自己没事。

  “哼,亏你还是阿娑的表哥,人家比你还懂事。”东王看着东伏羲那苍白的脸孔,估计他的病还没好,脑袋胡涂着,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骂完后,他耐着性子警告儿子,“她可是你的新婚妻子,你这是在搞什么鬼?”

  嫁过来就遭罪,三朝回门,这媳妇要是回去哭诉,他对自家皇妹还真不好交代。

  东伏羲才不吃他这套,哼道:“死不了,只会惺惺作态。”

  东王爷习惯性又想往儿子的头一掌拍去,但是看他冷着脸,眉宇间的暴躁只多不少,想到他平时闹腾归闹腾,对自家表妹却是一心一意,怎么会临到把人娶过门这天却有这么大的反应?

  他收起怒意,沉声道:“你最好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要不然你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东伏羲掩住眼中翻滚的情绪,微微地看了父亲一眼,“她身上不是表妹的木莲花味道。”而是淡淡的香雪球味。

  “女子身上的香气换来换去,就你瞎闹腾,莫名其妙!”

  新娘子一听见东王爷站在她这边,见缝插针地提高了哭声。

  哪里知道东伏羲转过头来阴恻恻地道:“妳敢插嘴,小心我拿针缝了妳的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