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吉食郡主 >  上一页    下一页


  那女童个子小,头发稀疏,发色枯黄,因为瘦得离谱,一双眼显得特别大,身上穿着和青年一样处处补丁的麻布衣,脚趾都露出来见人。

  这小姑娘叫荣蕙,她只迟疑了一下,很快就把药拿来,平常舍不得用的煤油灯也点上了。

  这时,青年荣戎已经把舒婆娑放在他爹娘以前居住、如今空置的房间里了。

  药灌进去了,方才再度晕过去、浑身湿透的舒婆娑却没有半点醒来的迹象。

  “哥,我看这样不行,这位姊姊的湿衣服得换下来,爹那些药丸放的年头久了,看起来不是很管用,你还是把游大叔请来瞧瞧吧。”荣蕙看着小,其实真实的年纪已经十一岁,说起话来有条有理,像个小大人似的。

  那游大叔是村子里的草药师,村人有个头痛脑热,多会去他那里拿副草药回来煎着吃,症状轻微的吃上一副就见效,严重些的多吃几副,而他真的看不了的,便会让人赶紧往县城送。

  村人一来怕花钱,二来他还真有几分本事,所以村人多把他当成救命活菩萨。

  荣戎看着腰际上的斑鸠和灰兔,“家里还有多少钱,都给我吧。”

  荣蕙跑进隔壁的耳房,回来时,手里攥着几枚铜钱,“就这些了。”

  他没说什么,把铜板塞进腰带里,风风火火地出去了。

  她也没闲着,脱了鞋爬上炕,从一个简陋的竹箱笼里翻出一套灰溜溜却洗刷得很干净的粗布麻衣,然后跳下来把门给关了,这才开始替舒婆娑换起衣服。

  上京,东王府。

  因为世子东伏羲一场来势汹汹的大病,沉寂多日的东王府这一日挂起了红通通的大灯笼,回廊、门窗到处可见精致的剪纸喜字,摆明了是朝着能有多喜气就多喜气的方式操办,当中的慎重和盛大就算是在京中也不多见。

  这般隆重,有明暗两层意思,一层嘛,东伏羲本就很得皇帝疼宠、太后溺爱,比宫中的皇子更加尊贵。如今他这一病,就算是讨要天上的星星,只怕太后和皇帝也会去找来。

  最终他没要星星、没要月亮,而是张口想要娶宁馨长公主的女儿延安郡主为正妻。

  这有什么难的?一道圣旨便成就了今日的喜事。

  另一层嘛是冲喜,希望借着这桩婚事冲掉不好的运气,让东伏羲的病体赶快痊愈。

  东伏羲和延安郡主从小玩到大,一听说宁馨长公主答允把延安郡主嫁给他,病得糊里胡涂的人竟然一日好过一日,大婚这天可以说已经好了大半。

  说起来,宁馨长公主的生母只是宫中的一个小美人,生下宁馨长公主后没多久就失足跌进太液池里而亡,后来宁馨长公主被抱到先帝淑妃身边教养长大。在后宫众多公主中,她一点都不显眼,和不存在没两样,熬到婚配年龄,便由先帝作主,下嫁佑德侯府嫡三子舒谈。

  她和舒谈结缡将近二十年,感情和睦,育有两女两男。

  而东王爷和今上则是同胞兄弟,掌管羽林军。他还未出宫建府时,和其他皇子一样,与公主们没什么来往,没想到男婚女嫁后,因为两家府邸距离不远,他反而和行事低调、素来不出众的宁馨长公主有了来往,而且还相处融洽。

  东伏羲和延安郡主、延平郡主姊妹几乎是从小玩到大,两家人见晚辈相处得好,亲上加亲也被视为板上钉钉的事。

  正厅中,东王爷和东王妃忙着招待宾客以及被皇帝派来参加婚礼的同僚,与此同时,脸上还稍带病态的东伏羲身穿大红锦袍,意气风发地踏进新房。

  他本来就生得貌美,难辨雌雄,如今苍白的脸色泛着不正常的红晕,更叫人错不开眼。

  只是来来去去的下人无人敢多看他一眼,生怕碍着他的眼。

  东伏羲心情大好,他光想着今日能达成所愿,把心爱的女子娶回来,神魂就要为之颤栗。

  那些不长眼的下人什么的,今日的他全然不在意。

  喜娘一见到令人闻风丧胆、小孩听见他的名字便会停止夜啼的东伏羲,两股颤颤,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得罪了这尊大神,本就倒背如流的吉祥话不只说得磕磕绊绊,还差点咬到舌头。

  东伏羲根本不在乎喜娘的嘴里吐出什么,无比干脆地打赏她一锭金元宝,让延安郡主身边侍候的大丫鬟把人送了出去。

  喜娘直到出了门才回过神来,凉风一吹,只觉得冷汗涔涔,宛如逃出生天。

  这位世子的脾气可不是一般的大,身分尊贵,太后宠、皇帝护,就算他将京城掀了也没人敢吱一声,若是他做得过分些,也不过是被东王爷拎回家骂个几句,没人能拿他如何。

  东伏羲一进来便盯着新娘子直看,她双手规矩地放在膝上,十指纤纤,宛如青葱,令他心痒难耐,只想赶快一亲芳泽,把他思念多日的人儿揽入怀里。

  奇怪的是,在东伏羲的记忆里,延安的身边有四个玉字辈的丫鬟,今天是大喜的日子,怎么只见到两人,另外两个上哪去了?

  那想法只是一闪而逝,他倒没怎么放在心上,一挥手便让她们滚了。

  两个大丫鬟低眉顺目,眼睫毛连掀也不敢,急急地退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