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春澄亚米 > 回锅女仆 >
四十四


  “哼,小气鬼,让我多得意一下是会少块肉吗?”恒藤司也不礼让地回她一个假笑,将怀中的东西摆上她膝腿。

  “本人度量大,不会和你一般见识的,别再具苦脸了,喏,瞧瞧这个。”

  明日香低头一看。“这是谁的?”木盒外壳的纹路与色泽已斑驳老旧,诉说著它的年代久远。

  “打开来看看。”

  明知他的好心犹如涂著糖穴的毒药,她的心仍没用的把持不住,律动加快。

  “放你一百二十颗心啦,本人以恒藤家的名誉保证,绝对不是恶作剧。”恒藤司朝木盒努了努嘴后,对她亮出一记缤纷粲笑。

  “这是……”心很痒,却不敢真的把它打开。

  虽清楚这个二少孩子心性,爱要爱闹,但绝不会将本家的信誉拿来开玩笑,可他突然又是送礼又是陪笑,来不及受宠若惊前,她已经先心惊肉跳了。

  恒藤司陕语打断她的犹豫,“看了不就知道了?快啦、快啦。”他可是冒著被某人痛殴的危险,将它运离不见天日的暗格,里头有——

  从她七岁那年开始,眼光便频繁地追着十岁的阿智跑,因为次数实在太频繁了,而被阿昊蓄意捕捉下来的镜头,这张照片辗转落入阿智手里。

  还有一对阿智送给她,却被她留下未带走的“太昂贵”熊娃娃。

  以及当年她向阿智告白时,阿智捏在手里研读的《春秋》。这些全是两人相爱的见证,阿智当成宝贝小心保存……

  呵,没人料想得到被一身清冷气息的男人,竟会是个标准的爱情傻子啊。

  全世界大概只有他知道吧!这可不是吹捧自己的。恒藤司心想。

  明日香抬眼望了望他。寻我想待会再看。”她还是怕。

  得意扬扬的他忍不住动起手。“快啦,犹豫什么咧。”再不走,某人就要回到这里。

  拗不过同属蛮神一帮的恒藤司,明日香只好乖乖照著他的要求做。

  在她将手探进木盒时,他便两脚无声滑向门口,闪身走人。

  呵……是猪也该知道闪开喽,又不是存心讨打……

  “赫——”看清楚他差点撞上的人后,大雅吓了一跳,脸转为潮红,“小、小爸,小妈咪她在找你……”显然对这两个称谓仍不适应。

  关智放开他。“别迳顾著跑,眼睛记得摆在前面。”憨腼冒失的个性,他、她都没有,真不知他这点到底像谁?

  “喔。”大雅无助低下头,一脚乱踢地面。

  “你说你妈咪找找,她人在哪?”送父亲、阿姨他们离开后,他回玄金室找不到明日香,佣人也没说看到她去了哪里。

  “花园。”

  “北边的?”

  大雅抬头用力一点,笑呵呵赞道:“好厉害,没提示就猜到小妈咪在那了。”

  “这还用说!”关智顺手甩了颗曝栗在儿子头顶。

  他先回房拿了件披肩后,再往北侧花园阔步迈去。

  天色渐渐黑沉,夜风透著暮秋的寒意。

  从玄金室到那里的距离不算短,挂心她抵抗力变差会受寒,他三步并作两步,用最短的时间到达,一眼就见到坐在花丛间的纤瘦身影。

  “赚感冒好得太快,要再来一次吗?”急冲出口的关心,却成了损人的剌语,他懊恼的将手中的披肩粗鲁地放上明日香的肩头,紧紧包缠。

  满眼尽是忧心地落在她冰冷的颊与小手上,没有注意到她将发髻放下,梳成两条长长的发辫,犹如当年向他告白时的模样。

  “对不起,我忘了……”急著想告诉他,和他错过的这些年头,她对生命的态度。

  他没抬头,惠心将她的手搓暖。“下次道歉前,别忘了多想想后果再行动,我可不想当扯嗓训人的老师。粗蛮的性子已经令你讨厌了,若再多了唠叨,岂不是被你嫌进了太平洋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