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春澄亚米 > 回锅女仆 >
四十


  结束通话顺便关机,手轻轻一抛,手机稳稳落主她搁在地上的手提袋。

  “尊驾要追究什么吗?”明日香慢条斩理地摺妥方才拭汗的丝帕,放入手提袋,恬适得像是在享受日光森林浴般。

  关智阴狠狠地瞪著她含笑的凤眼。“追,究,什、么?”好好的一天被她跟小优搞砸了,她居然还端著一脸无辜的表情问他要追究什么。

  “想问什么就问,客气不是尊驾的基本修养之一。”她不慌不忙地接下他的怒气。

  树荫挡去秋阳,耳旁软语呢喃,关智的火气顿时消减大半,只剩下几簇微火苟延残喘。

  “小优的事我只字未提,你生气是应该,想暂时离开去透透气更是你个人的自由,但是请别玩弄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女孩,让她以为自己的本事变强了。”

  “喔……”细眉轻挑,明日香抬头仰望湛蓝的天空。他瞧出她要的小伎俩了,看样子她的情况将有点不妙喔。

  这个女人,罔费他为她担心……

  关智的火气回升,银牙一咬,劈头又是一顿骂,“多亏我还记得你小时候路痴的毛病,急如星火地赶来为你解围。要是没把你带回去的话,大雅绝对不饶小优,要我眼睁睁看他们姑侄俩打架,你别作梦。”

  “好可惜,没看到尊驾抓抂以及大雅生气的摸样。”她不很真切地忏海。

  她循著柏木优为她指示的路径绕来绕去,结果却迷路了。

  在找路时,她将柏木优的话仔细想过,对于被他蒙在鼓里的难受,也就释怀许多。

  本家对他的收养与栽培,以他重情重义的性子,他不敢忘,也绝对不会背离。加上她刚回到本家时对他的态度,从一开始便晦暗不明,可能因为如此才导致他只付诸于行,言不轻提、

  唉,不过某人没品,尽往别人路痴的痛处上戳,话里绕著陈年往事打转。既然他执意要掀,那就掀吧。

  猿臂一横,关智粗鲁地将她纳入凄。“你刚才试过几遍后才放弃的?”

  “你们兄妹俩有个相同的动作。”她不打算回答他的烂问题。

  他取笑人的小人式笑容,晶亮亮的很刺眼。

  “什么相同的动作?”

  “都喜欢仰鼻和人说话,强迫别人矮你们一截。”

  他故意放水让她扳回一城,免得被人说没晶。“你们刚才的对话,我逼小优一句不漏地说了。”

  明日香凤眼掀扬,寒光流散眸间。“怎样?”

  “让我生气的不是我的隐私被她刨掀,而是她逾越本分,企图把你赶走。”

  “尊驾没把令妹怎样吧?”

  “甩了她一耳光。”关智没好气地答。

  明日香吓了一跳。“你连妹妹也舍得打?她不过是个孩子,你何必跟她一般见识……你,你真的很野蛮!”咬著下唇,她心不在焉地数落他。

  当年他教训那位太妹头头是那个人咎由自取,但她无法想像他竞用相同的方式惩诫自己的妹妹,被他这么一打,挣了疼痛丢了自尊,要一个小女孩如问承受?不难想像那颗恋兄成疾的小芳心破碎千万了。

  飞扬的棕眉一挑,他扯了扯嘴角,当作没听到那句批评。

  “十四岁不算小了,是非曲直当能判断。我除了责罚她擅作主张外,最重要的是要打醒她一直沉醉其间的白日梦。”

  明日香脸上写满惊讶。“这……太可怕了。”

  他没好气地横了她一眼。“你想到哪去了。”

  “不是吗?”对血亲产生不该有的情愫,这难道不该惊讶吗?

  “小优不是告诉你,我跟她是同父异母的兄妹了吗?”

  “她是这么说没错。”

  “我曾经和小优的表姊交往过一阵子,也因为她表姊的关系,我父亲才找到我。和她表姊交往没多久,我便发现我们两人的个性南辕北辙,于是毅然决定分手。小优她一直希望我们能复合,阿姨也是。”

  “是吗?”她无意识地低喃。

  “所以她才会去挑拨你,没想到反倒被你回算一计。”想想也是时候了,关智话锋一转,跨出他踏上第二阶的步履。“既然你已经知道我和生父、妹妹相认,我想眼你确定一件事。”

  他认真无比的眼神,让明日香作了最坏打算。

  “是要确定大雅的意愿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