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春澄亚米 > 回锅女仆 >
三十九


  清脆巴掌声迅雷不及掩耳地响起,令在场所有人措手不及,包括刚好行经他们身边的学生,个个一脸吃惊。

  全部人的情绪,加起来也没有关智眼底的失望之色来得浓。

  被掌掴的脸蛋倏地红了起来,像火在上头烧般灼烫,柏木优捣著脸颊,泪珠子答答答地滴到地面上。

  关智愠怒喝令,这是他的最后通牒。“柏木优,你看著我再说一次。”

  他甩出的力道已减至最轻了,意在教训她撒谎的行径。

  哇的一声,柏木优被他冷飕飕的斥喝吓得嚎啕大哭。

  “就是因为我带走大雅的姊姊,所以你才急忙把我叫回来,不是因为你想看我……只是因为我带走那个女人对不对——”

  “你若要这么想,我也不否认。”并不全然是,但他已懒得解释,他只想尽快找到小绿,结束这场荒诞闹剧。

  禁不住大雅无声哀求,洞子移到柏木优身旁,附到地耳边小声警告。

  “小优,别闹了啦,你没看到老大很生气吗?你再不说的话,他可不会手下留情的。”

  就算老大不说,他们的默契也猜得到他用心良苦。

  老大一定是打算藉由学园祭的活泼气氛,为小绿小姊和小优介绍彼此,再伺机跟小绿小姊说明他跟小优的关系,只可惜这道热腾腾的好意还没端出,就被小优给砸了,难怪老大会气得青筋直冒。

  “我是他妹妹耶!”柏木优不服气地吼洞于。

  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般,他拍著厚肚皮大笑,

  “妹妹?我的妈呀小优,你还不醒?来,我问你,我们家的老夫人你说老大尊不尊敬她?”让洞子等了半天,柏木优才迟疑地点头。他迫不急待往下说:“他连老夫人罩的人都敢打了,你认为他对你……下不下得了手呢?”

  柏木优泪眼半抬,将关智交横在胸前的僵硬手臂瞧得正著。

  她抽了抽鼻涕,嗫嚅招认,“呜,我说啦……”

  再不说,是不是又会来一掌呢?呜……她再也不敢说谎了。

  “我真的很想尝尝亲自手刀你的血腥味——”

  明日香惊愕地转向声音来源,拭汗的动作停在半空中。

  她才刚坐下来休息,他就出现了,来得可真快。

  狂暴的怒气朝她坐的地方狂袭而来,就算没听到他的损话,她也感觉得到从他身上散发的肃杀之气。

  距她尚几步远,他急渐收势风行之速,直到两只鞋尖抵触上她的后,一头飘怱不安的心才归落原位。

  明日香低下头。

  她的两只鞋尖均被他的抵住,他的行举是刚好,还是别有寓意?

  想笑,又怕造成火上添曲反效果。

  手撑著地站起,她抬手拭去他额颈奔流的汗水。

  “你没话要说吗?”

  “说什么?”他该知道的,那位柏木同学想必都跟他说了,自动摊牌,岂不自打嘴巴?不,错又不在她。

  关智将她抓离地面,额头贴上她的。还好,温温的……

  脚下浮空的感觉让她有些害怕,动手推了推他后,身子顺势滑下地面。

  “别以为笑两下,我就会当作一切没事。”他不是滋味地哼道。

  他上气不接下气急忙寻人,就怕她真的闹失踪,相较于她的气定神闲,还真是天壤之别啊。

  “我也不认为尊驾是个好收买的人。”

  “有这样的认知最好。”气他气呼呼地掏出手机拨给洞子,要他先带大雅回去。在一起面对大雅前,他们这对为人父母者需要先沟通一番。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