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春澄亚米 > 回锅女仆 >
三十七


  见他们两小无猜斗来闹去,明日香微笑地颉首回礼。

  “柏木同学你好,大雅经常提到你。”大雅在美国的生活纪录片中,不管是在旧金山,或是后来几个新认识的朋友家,都有这个活力四射的小女孩。

  一个淡邈的浅笑,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招呼礼仪,却叫柏木优眩愣住。

  这个长相不怎么的女人,举手投足间散发著妍美的气韵,赛过圣来表姊好多,让人看了……哼,好不服气!

  瞥见跟大雅同组的同学碍于她在场,只能用火大的眼光频频催促,明日香反手将大雅推回教室。

  “你先忙你的,姊姊去其他的地方逛逛,待会再回来找你。”一间由权贵准砌出来的贵族学固,她也想一窥与公立中学有什么差别。

  “姊姊,再半个小时就轮到我休息了,记得别逛太久喔。”交代完后,大雅不情不愿地走回临时柜枱。

  他们班上卖的是霜淇淋,没提供让人坐下来聊天的地方。姊姊早上又才发过烧,要让她站著等他,别说他舍不得,让智哥哥知道的话,他准会被批到臭头。

  “嗯,待会见。”明日香转身走向其他班级的摊位。

  鬼祟的眼神在确定大雅没注意之后,柏木优才慢慢向外移动,一出教室,便往明日香消失的方向追奔而去。

  第九章

  学图祭的热闹喧嚣,传递不到学园北侧后门一座气势磅礴的松园。

  松园位处偏僻,鲜少人群走动,只会偶尔传来模糊飘忽的欢乐声响。

  “为了公平起见,你跟我都得关掉手机。”柏木优双手环胸,俏脸仰得高高的。

  离开大雅后,明日香就被柏木优带到这里来。

  从头到尾,她都不发一语。

  柏木优在未征得她意愿,便一古脑地倒出一桩大秘密强迫她收,将她刚被病菌肆虐过后的头,弄得又晕又重,无法思考。

  病体虚弱的她机械式地从手提袋翻出手机,关掉电源。

  “看哥哥或是大雅先用广播找谁,那个人就赢了。”柏木优重申打赌规则。

  “随便!”对于擅自决定规则与赌注,又擅自决定她的意愿,拿她的沉默当同意的蛮娃,她懒得多说一字半语。

  她只希望能赶快摆脱柏木优,一个人独处。

  哟,这么好说话啊?柏木优内心窃喜,一双大眼忙往明日香身上觊觎打转。

  论外表,她绝对比不上圣来表姊;论内在,不用说也是圣来表姊赢,可为什么哥哥偏就舍弃表姊锺爱于她。

  若说她对哥哥有情有爱,那还另当别论,可是她在听到哥哥和她的关系后,只是脸僵白了下,好像并不是很在乎,她对哥哥真的有爱吗?她真的很怀疑。

  “当当当——当当当——”制式的广播前奏在空中散开、

  柏木优暂时将问题撇到一旁,进入戒备状态。

  明日香脸转向后门,将因柏木优的小动作而想笑的冲动敛去。

  “学园祭委员会报告,二年二班柏木优同学,听列广播后请回班上。本会再重复一次,二年二班柏木优同学,听到广播后请回班上。”

  “当当当——当当当——”

  柏木优双手擦腰,仰头大笑。“听到了吗?姬野姊姊,我羸了!”

  “恭喜,你赢了!”

  “你输了,就应该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噢。”怕她不认输,柏木优出言提醒。

  明日香将胸前的垂发往后拨。“照约定,我输了就必须离开你哥哥。不过你没有提何时开始履约,不如就从现在开始,你觉得呢?”

  这对兄妹不太相像,唯独盛气凌人时一个摸样。

  明日香的配合,反而让赌赢的人疑心倏起。“你不会在我面前说要开始,背后却跑去跟哥哥告状吧?”对对对,只有这个可能。

  “帮我交代大雅……”噢,她的头又晕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