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春澄亚米 > 回锅女仆 >
三十六


  啪!大雅光亮的额头吃了关智一记铁掌。

  “小孩子,有好消息的话,你第一个知道。”

  “唔,好啦好啦,别赶我嘛。”离开美国时,洞子教练明明说等回到日本就准备参加他们的结婚典礼,谁知回来都一个月了,还没传出好消息,真让他心急。

  “吃完早餐再出门,别忘了看到其他人时要主动打招呼,上下车时更别忘了跟洞子道早安、说谢谢。”关智殷殷交代。

  “智哥哥,你说的这些,我都会背了。”

  “会背又怎样?小孩子,只要你遇到人、麻烦到人,这些话都省不得的。嫌我啰嗦?去门外给我忏悔十分钟,忏悔后才准去吃饭。”大脚一抬,将人踹出房。

  “哇——”

  “嘿,大雅,待会你姊姊会来吗?”

  忙著找钱收钱的大雅冷不防肩膀被重拍了下,回头看到拍他的人原来是柏木优,有点会意不过来的愣了下后,才问:“现在几点了?”

  “九点半。”

  “快了。”大雅继续手上的工作。智哥哥跟洞子敦练说他和姊姊大概十点会到。

  不满意他敷衍的口气,柏木优双手擦腰,大声吼,“快了是几点啦?”

  大雅狐疑地抬起脸,瞅著跳到他面前撒泼的怕木优。“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我想看你成天挂在嘴边的姊姊到底长怎样嘛……”他愈来愈聪明了,差点被他吓得不打自招,哼。

  “看我就知道了,我跟姊姊长得一摸一样啦。”大雅骄傲无比的仰起脸。

  “看你不准,你分明比较像我哥哥……”柏木优急忙捂住嘴。

  “喂、喂,学弟,我等了很久了呢……”

  呼——幸好,幸好她的声音被两位学姊尖锐的叫声盖过,大雅好像没听到。看到他游刀有余的应对那两个花痴,一股失落罩上她心头。

  六岁那年的平安夜,哥哥没等到妈咪回来就先走了。

  那之后每年哥哥生日,他总是说有朋友要帮他庆生,不回家了……

  她央求许久才得到爸爸同意,千里迢迢跑来大阪,就读收养哥哥的恒藤家所办的星鸠学园,以为这样就能常常见到哥哥,谁知……

  赶走两位缠人的学姊后,大雅转回头,看到她一脸闷闷不乐,正想出言关心,她却不领情地娇哼了声,偏开头,继续啃蚀她的寥落心情。

  碰了一鼻子灰,大雅皱了皱脸后,继续找钱收钱的工作。一会,听到有人在门口喊他,抬眼望去,看到门口那抹纤瘦的身影后,他欢喜得咧宽嘴。

  “姊姊。”

  听到大雅的惊呼声,柏木优视线跟著转向门口,表情由悒怏转为失望不满。

  哼,长得好普通,哪能跟圣来表姊比呢。

  柏木优伸长脖子往明日香身后探看。耶?没了!哥哥呢?

  相同的失望也在大雅脸上。“姊姊,智哥哥不是说要跟你一道来吗?”

  智哥哥?听到大雅对哥哥的称呼未变,柏木优将寥落心情狠狠踢开,盘算起一个小诡计。

  “校长有事找他。”教室里头闹烘烘的好不热闹,凤眸状似不经意地慵懒漫飘,寻找一道投射向她的不怀好意视线。

  环顾一圈,目光在柏木优脸上多停留了两秒才飘离。

  “姬野,你的时间还没到,别……”大声嚷叫的同学在见到明日香后,急急收住大嘴。

  柏木优朝门口跑了过去,做作地将两手交叠臀上,甜甜一笑。“嘿,大雅,这就是你的漂亮的姊姊吗?”

  大雅瞪大绿瞳、“柏木,你吃错药了喔?”平时野得要命的人,一眨眼突然变乖巧,不是撞邪是什么。

  迅速朝他飞踢一脚后,柏木优优雅地自我介绍,“姬野姊姊你好,我叫柏木优,是大雅的好朋友。”

  “哇,见鬼了!”大稚捧著吃痛的脚跳回。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