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春澄亚米 > 回锅女仆 >
三十三


  头枕在她腿上,关智一边翻著商业杂志,看这一期最火热的话题,是哪家公司最祈的致富商机被曝科,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法兰克福的工人抗议公司本年度该发放的福利,他们到现在还未领到,大哥要我去了解原因,看看是否只是单纯的分部社长做假帐,”

  瞠大的凤眸紧盯著遮住他脸的杂志封面女郎——神谷洋子。

  他似乎没打算继续往下说明,只是一页一页地翻著手里的杂志,犹豫之后,她选择装懂不发问,免得被笑无知,于是将注意力移回电视上。

  等了老半天,没等到她的回应,关智将手上的杂志随手一搁,霍地坐起。

  “你怎么没反应?”

  目光从电视爆笑短剧栘开,明日香唇畔仍残留著笑意。

  “我该要有什么反应吗?”她有等啊,是他自己不说的。

  “你不会以为我要自己一个人飞去德国吧?”

  “呃?”她以为他要问她对工人没领到福利的看法。

  “你真的要我自己一个人去?”他话还没说完,她的头已经点落。

  绿眸眯紧。“可是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家呢,亲爱的……”她好像不把他的存在当回一事,有也好,没有也无所谓。

  净颊扑了层浅浅红晕,只为他那声亲爱的。“这么大的宅院不可能只留我一个人在家,尊驾不用不放心。”

  绿瞳迸射青光,射向目光回到爆笑短剧不敢看他的女人,伸手抓过遥控器,关掉电视。“刚刚演到哪了?”

  “呃……”眼前突然出现一张放大的脸,明日香吓了一跳。

  “我说刚才演到哪了?”他注意观察她脸上表情的细微变化。

  “你……”余光瞥见他的杂志,她逮到化解词穷窘境的生机,“你,你又没在看,就算我说了你也未必会懂,”

  “说话就说话,别学大雅结结巴巴的。”

  “我们哪有。”抗议他扯上无辜的人。

  不给她太多空间他将俊秀脸孔逼近她眼前,企图扰乱她正常思考,并将话绕回正题,“后天你跟我一起去德国?”

  抓住没被他攻垮的残存意志力,她只想得到——

  “我没钱!”

  自知是个格挡不了霸道男人的烂藉口,用了可能还会被取笑,但总是残存著希冀,睹一睹耗子碰上瞎猫的侥幸机率。

  关智早有预谋地从杂志里抽出两张机票。“喏,票早就帮你准备好了。”

  一看,明日香知道自己上了贼船,幸运之神不会来眷顾她了。

  眼前的这只猫儿生龙活虎,两眼亮灿灿的,摆明著没得商量的蛮横张扬在脸上,横竖他决定了就是。

  她将被迫妥协的不甘愿恣意表现在脸上。

  “请问这一趟要去多久呢?”

  关智没被她激恼,唇畔噙著的笑不断向外扩张,咳笑了起来。“还不知道。”

  明日香一听见他的回答。凤眼里的不满遽增了数倍。

  “想说什么就说,别客气,我一向鼓励你跟大雅勇于发言。”绿眸内溢满了笑意。

  “我不去,我不想去,我又不会说英文,也听不懂德文,跟你去那里,一定只能像个傻子般,离不开尊驾一步,我……我不去!”况且大雅就要回来了,陪他飞去德国的意愿几乎是零。

  “我很高兴能被小姐你如此地需要。”

  “我都跟你说我不去了,你——你是听不懂人话?”她气恼得跳脚。

  表情古怪地晃了晃手里的机票后,关智将它摆到桌上。

  “大雅有没有告诉你,他想在Master结束后,去新认识的朋友家作客?”

  “没有。那是他跟你说的?”

  “嗯。”他敷衍地应了声后,视而不见那双满是疑惑的凤眸,躺回原来位置。

  在关键时刻打停,标准信夫式的作风。明日香不满地鼓起两颊,将他的头用力推离她腿上。

  “你再这样的话,我就——就……”没有威胁过人,她一时间不知上哪找恫吓人的威吓词汇。

  “你就怎样?”关智笑容可掬地问著一张小脸涨成猪肝红的女人。“快说啊,我满期待被你就怎样的,看是要这样。还是要那样,我乐意得很,要我整个人奉上也没问题。”边说著,他边动手解开衬衫钮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