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春澄亚米 > 回锅女仆 >
三十


  “思,是这样子的,我接到智少的……”因主人的脸色愈听愈凝重,管家也愈说愈抖颤,“……椎名,我以逾越本分之名将他开除,另派柴羽送小少爷到学校。”

  昨天昊少下令将小绿和大雅移房时,已在言词中暗示这两人日后的身分将有所不同。颛叔不只担心他听完后的反应,也担心无知佣人对因某些原因尚不能正名的小少爷胡乱发飙的事,传到老夫人耳里。

  “在场还有谁听到椎名吼大雅生活低能,连去个学校也要人送的?”

  冷硬的语调让颛叔颤抖得冷汗直盗。“有久保、山下和柴羽。他们三个都很清楚乱嚼舌根的下场。”

  “柴羽有确定大雅进到学校内才回来?”

  “有,他陪著小少爷进列教室后才回来。”

  几份报纸他刚好也在同时看完。“我知道了,颛叔。别让其他人知道这件事,尤其是奶奶和小绿。大雅的情绪我会去安抚。”

  他虽然不悦。却未波及无辜,老脸欣慰一笑。“那我先下去了。”

  “您忙。”关智端起黑咖啡啜饮。

  椎名,这个只会表面功夫的烂家伙,坏了他一早的好心情。

  “早安。”

  手指在桌面随意弹点,清爽乾净的人儿跑了进来,比他预估的时间要早了十分钟。

  “早安。”

  一看到她半湿不乾的长发垂放,白色大T恤前后变得隐隐透明,关智不悦地拱超两条棕眉。

  在他发难之前,明日香抢先申明,“我找不到我的吹风机,也没有发现你的吹风机。如果在房内等到头发风乾,你人或许已经在公司了。”是他说要继续昨晚未完的话题,她才急急忙忙跑来。

  他松开紧皱的棕眉,拉起她走回房。

  她根本不清楚一个正常男人一太早是禁不起太大的刺激。

  他整齐简单的短发数十年如一日,只需用毛巾擦一擦就乾,吹风机对他而言根本用不著。

  找了一会,关智才在置衣间的角落一只袋子里找到她的吹风机,交到她手里,比了比落地镜旁的插座。

  环胸倚墙,好整以暇地欣赏她吹发的背影曲线,及腰的长发让她时而挺立,时—而侧弯地吹拨,看来美丽而撩人。

  中国的古文学家曹植,在洛神赋中咏的“婀娜多姿”,他第一次亲眼领略。

  环顾一室纯男性的俐落陈设,发现少了张女士必备的梳妆台,所以颛嫂才会不知该将她的吹风机放在哪吧。

  轰轰的吹风机声停歇掉,他由后递梳子给她。“等我过阵子较有空闲时,我们再去买些家具,顺便补充你的日常用品。”

  梳发的动作停止,明日香对著镜内的他发问:“为什么?”

  捉起她一缯黑丝绒,眷恋缠绕指间。“我的野心很大,不只要照顾大雅,也想照顾你。”

  小脸木然,不因他的承诺而欣喜。

  “嗯?”关智卷起她的发旁,用头发尾瑞逗刚她脸颊。

  她一把将他的手拍开,并动手推他。“我可以拒绝吗?尊驾要把自己想像成源氏君是尊驾个人的事,只可惜我不是紫之上,不想被尊驾豢养。”

  竞把他比喻成处处留情的花心男人?啧,高估他了。

  关智摇头失笑。“别乱比喻。你是主菜,大雅是餐后甜点,我这样比喻比较不会失当。”

  发现木然的小女人理也不理,当他一个人在唱独角戏。

  关智无谓地笑了笑,续道:“昨夜我问你为什么不试著了解我一意要大雅独立的原因,现在我想直接说出我的答案。”

  面对他认真无比的清俊脸庞,她暗付。他要说的答案背后,会不会又是她根本扛不起的沉重代价:悸动的心告诉她——肯定会,要逃!

  “我有权利拒绝收听吗?”

  她其实懂,偏偏装傻!没让他这出独哪戏唱太久。

  关智没有回答,一迳温柔地对她微笑,直到她被深情绿瞳瞅得受不了而谓开视线,他寸道:“我想和你再谈一次恋爱。”

  温醇低嗓像甜酒,向她提出诱惑人心的邀约。

  她古典细致的矫容灼烫,凤眸却见鬼似的凸瞪著他。

  虽然不解财经商讯,但她却非常明白“恒藤”这个古老世家,在日本政商两界占有多么重要的地位。

  身为恒藤家的养子,集团决策核心的成员,他的时间总是分秒必争,恋爱这码事根本卡不进他的行程中。

  “你……不表示一下吗?三十年来第一次向女人示爱,发现自己原来也会害羞,清俊脸庞蒙了层晕红色彩。

  “请、请尊驾别闻这种玩笑好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