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春澄亚米 > 回锅女仆 >
二十八


  “我是不懂!我不懂你跟大雅回来本家前过的生活,但我却非常明白再不导正大雅的心态,他就会变成你跟你爷爷奶奶认定的样子,一个还没开始竞争,就被淘汰出局的……你——”他攫住要逃下车的明日香的手,用力扯回她。

  她的逃避令他火气大动,怒道:“连我的话,你都听不下去,你要大雅如何面对外界给他的残酷批评。小绿,你跟我无法为他撑起一辈子的蓝天,与其为他挡风遮雨,不如给他一个机会证明他跟一般的小孩无异,撇开自卑,重新出发。”

  “他——他本来就是正常的,不是吗?”挣开他的手,她蜷缩低泣。

  她也知道他是真心对待大雅,只是她的不安谁能来体会?她好不容易才和大雅生活在一起……

  化了哝的伤口,不刨开将里头的污秽物全都清乾净的话,将会无法愈合。

  关智掐紧双拳,残酷狠批,“那句话,是你拿来当护身符用的,你不断拿来安慰自己、催眠自己,但潜意识内,你仍是恐惧害怕,你甚至相信对当年救活大雅却误断大雅未来发展的蒙古昏医。”

  “够了!”她尖叫阻止。

  “还不够!你要相信那是你个人的事,但我不容许你拿来加害大雅,他不是你个人的所有彻,他也是我的……”

  “够了、够了、够了,够了!”她放开双膝,扑过去用拳头打他。“你要怎么做都随你,我全然放弃……拜托你别再说了……别再说了……呜……我求你……”

  望著她此刻的脆弱摸样,关智问胀的胸口只觉快要窒息。

  “要我不说可以,但你必项告诉我,你在害怕什么?”

  我在害怕……

  眼神飘忽间,与他如炬的眼眸对上。

  从方才到此刻,他都是维持一贯冷静;相形之下,她犹如惊弓之鸟,明显落居下风,再这样下去,只会节节退败,输得更多。

  她眼里的退缩逃避,让关智猛地摇晃她,不让她继续胡思乱想,乱下结论。

  “告诉我,你在害怕什么?”

  “没有,我没有害怕什么。”明日香口是心非否认后,缓缓抽回手,趺回座椅。“很抱歉,我为我的无礼向你道歉。”

  不想承认失败,但显然的,他的行动慢了一步,她又缩回她的木偶壳中。

  他哀痛至极地喃道:“为什么你不问我一意要大雅独立的原因?”

  明日香怔忡地望著趴在方向盘上的沮丧男人,不知何时凝聚的泪液滑出眼眶,她将外套整个拉起覆住头,不愿意让他看到自己为了他脆弱的一面而涕泗纵横,在她的认定中,他是永远不败的强者。

  “很抱歉,我累了想睡……抱歉……”

  “累了就先睡,到家时再叫醒你……”沮丧的关智从方向盘爬起,抹了下睑后,放下手煞车,重新上路,

  望著深夜车流渐疏的前方,他在脑中筛检方才的每一句对话。

  今夜一切都很好,直到向她提起让大雅去参加Master之隆,尤其在他提到世古昏医时,她简直要疯狂了。

  如果让她知道他安排Master,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测验大雅的智商程度,她的反应……

  司建议瞒著她,果然是对的。

  忽明忽灭的街灯映落,关智偶尔不放心瞥望她。

  外套已然滑落至她的陶口,沉沉入睡的倦容,长睫上的湿意犹残,未安心的眉头深锁,诉说著她是哭苦睡著的。

  你到底在害怕什么呢……算了。停在半空的手缓缓垂落,没有叨扰她。

  第七章

  明日香睁开酸涩的双眸,感觉睡了沉长一觉后,眼前却仍是一片漆黑。

  还未清醒的昏沉脑袋以为在自己的房内,她习惯性地往右手边的方向找寻闹钟,不意伸出的指尖触到一个温热人体。

  “啊——”

  砰!

  被惊醒的人伸指触碰床边的立灯,暖暖橙光乍临一室,直至每个角落。

  蒙胧睡眼没看到应熟睡在他身边的人,反而是她两只朝天的脚丫子,告诉关智她所在的方位。

  “我怎么会在这里?这里是哪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