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春澄亚米 > 回锅女仆 >
二十四


  关智催眠自己,沙发上的男人是端正坐著的。“司,要送小龙的生日礼物,我挑了……”

  恒藤司薄唇一勾,随即抖嗓喧嚷,“哟呵……来人哟……”

  “什么?阿智来了!”一接到恒藤司的暗号,绿光臣昊从厨房弹蹦出。“呵呵呵……小绿也来了!”

  关智清俊的娃娃脸顷刻傻愣。阿昊怎么也在这里?

  趁著他反应不过来的短暂片刻,绿光臣昊和沙发上的恒藤司悄悄交换一个眼神,前者比了个欧斯K手势后,两人分头展开行动。

  恒藤司迅即起身闪到明日香面前,扬动他招摇的水水桃眸。

  “小绿,欢迎你来。别理她们两个臭男生,咱们女生去厨房弄晚餐。”不苦痕迹地将她从她的男人身旁“运开”。

  “咱们女生”?明日香凤眼骇然瞠大,僵硬地瞪著猛对她眨眼的漂亮男人。

  他是本家的二少耶?

  回过头想找能立即帮地解除疑惑的人,却发现他被昊少爷缠住,更扯的是,她后知后觉发现,她跟二少正站在厨房门口,吓得她直往后退。

  每退一步,恒藤司便朝她逼近一步,直到她背抵列楼梯旁的落地镜,无路可退。

  桃花眼眯了眯,拱成两道弯月。脑力激荡还没够量,他怎能让她逃,想都别想!

  诡谲笑容一敛,瞬间换上温柔妩媚的笑。“刚才啊,我跟阿美去超市买了好多东西哟,像是男生会用来助兴的红酒、XO,但那些对我们女生来说太呛了不适合,所以找又买了悔——”

  看到明日香终于受不了他的嗲腔,像头被火烧尾的斗牛从他身边冲了出去,恒藤司弯腰拍腿大笑。

  气喘喘地笑完后,他走向客厅,将被阿昊和阿智踢倒的单人沙发扶好,好整以暇地坐下来观戏、他瞥了眼厨房,打斗的巨响,没将这家的女主人引出来,看来小龙的忧虑不是多此一举。

  这时明日香横街直撞地板进来,正火热过招的两个男人停下手。

  “他、他、他……”像刚跑百米似的,她躲到关智身后紧抓他衣摆,一手剧烈颤抖地指向恒藤司,喘得说不出话来。

  “你把她怎么了?”绿光臣昊走到恒藤司身旁,挤上单人沙发的扶手。

  恒藤司耸了耸肩,“也没怎样啦,不过稍微刺激她一下,免得她站著也会睡著。”看不惯比自己小一岁的青梅竹马老是像个木偶般,为了好兄弟的幸福著想,他只好下海牺牲色相。

  “碍著你了?”关智没好气地瞪向恒藤司,对方回以他一个耸肩摊手。他抓出躲在身后的明日香。

  “他、他、他……”明日香惊魂未定。

  “他是逗你的。”

  “可是?”满脸怀疑。

  “你上次见到他时,他不就很正常。”关智纳闷地东张西望。

  方才他们制造出来的声音大得可以吵死人,却没有好事者跑出来凑热闹,连最爱参一脚的阿美也不在?情况不对劲,太诡异了。

  “那是因为在老夫人面前,所以他才不得不伪装一下。”她的不苟同不只用言语表达,也明显写在脸上。

  关智笑了下。“司不是表里不一的人,他要是真有那方面的倾向,他会大方向世人宣告。”

  回想二少小时候的“劣行”,是如他所说的敢做敢当没错,但她还是觉得二少方才的妩媚自然流露,比真女人更女人。

  恒藤司向仍对他性向有所质疑的人勾了勾食指后,指向厨房。“小绿,拜托你一件事,去拯救一下阿美,那个厨房白痴竞夸下海口说要办一桌。”

  他大人大量,不会去跟一个缺乏幽默感的木头美女一般见识。

  遣开明日香后,恒藤司拿出一只信封递给关智。

  “你要的Master资料。我顺便帮你申请两个名额,到当地报到的日期是学园放假的隔天,为期十四天。至于跟过去照顾大雅和小优的人选,我找洞子谈过了,他说没问题·”

  关智被他周全的行动力给愣住。

  值藤司挥手一扬,捶了看扁他能力的好兄弟一拳。“你告诉小修女这件事了没?”

  关智回了他一脚。“还没有,回程时再告诉她。司,奶奶她气消了吗?”

  吃了奶奶几次闭门羹后,他担心老人家出尔反尔的个性会波及无辜,影响到两位兄长的合办婚礼,于是决定向舌璨莲花的司求援。

  也因为她的勃然大怒,小绿、大雅和他三人的关系,成了本家公开的秘密。

  “为了你的终身大事,本人的莲花舌可是使出了浑身解数,还差点被磨成‘绣花针’,本来你的事,奶奶就鲜少会拒绝,何况这次大哥和她是一鼻孔出气。她啊,是气你没跟她说,还要她用偷听的方式知道,所以恼羞成怒,懂没?”恒藤司中日文交维地叨叨碎念。如果以阿智平常的冷静,其实可以自己摆平老人家的情绪,由他出马根本是多余。

  “欠你,定还!”关智感激地望著恒藤司。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