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春澄亚米 > 回锅女仆 >
二十三


  他扣住她的下巴转回,“还记得我被乾爹送出国之前,有天去接你下课,你班上女同学问你我是谁,你是怎么回答的?”

  沉默一段时间,她才无力的吐出,“少——爷。”

  “嗯。”单手撑放方向盘上托腮,“然后呢……”

  “她说不可能,一看就知道关系暧昧……少骗人……”

  过往不是回忆不得,只是他为何先挑起最今她难受的片段,她的眼泪不自觉的滴答答直掉落。

  一切彷佛昨日才发生,耿耿多年令她无法忘怀的,是他教训了那个同学后,转身离开的背影。

  回家的路上,两人一前一后地走著,没有交谈半句话,始终维持五步远的距离……那是他最后的贴心。隔了一夜,他恢复少爷的身分,由轿车接送上下学,不再特意与她一道走回家,并极尽所能地避开她:没多久后,她从奶奶口中得知,他已远离本家了。她当年主动告白,却又不愿承认两人关系,他的离去应该算是跟她冷战吧?

  这个惩罚竟绵延十五载,让她始料未及。祸从口出的教训,他给得鲜血淋淋,要想磨灭,或许非穷尽她这一生不可。

  听见她的回答,关智有些意外,手一滑,头部差点撞上方向盘。

  遗漏了当年那位女同学的咯咯母鸡笑,以及他用巴掌的粗蛮外,其余的,她一字不漏地记述下来。

  在他觉得破伤害的同时,她也不好受,是该两相扯平。

  大掌住她头顶一放,放肆揉搓。

  “事情过了那么久,我早忘了当时的感受,从今天起,你可以放开那无端的罪恶感,因为它已经过期失效。”

  他不踏实的心飘荡多年,倦极了想停,小指却苦无红线缠绕,将他牵扯回归地面,纵然曾经被桥本圣来羁绊住,也仅止于顷刻间,不久后他又回归无主孤魂,在人世问飘飘荡荡。

  明日香仍是一径地猛掉泪。“逃避的人安然无事,却无辜殃及最亲的人,大雅他……”她不要被谅解!若不是她为伤害他的事耿耿于怀,大雅就不会因为难产而差点窒息在母体内,

  关智解开她的安全带,环住她的肩靠向他。

  根据兄弟四人观察的结果,姬野家对大雅的困扰是庸人自扰,也是自作自受。

  虽说是替地接生的蒙古大夫做的错误判断,认为难产损及他的智力,但造成大雅后天学习障碍的,却是姬野爷爷和一花奶奶对大雅密不通风的过度保护。

  他虽气她跟著老人家一起愚昧,却不忍苛责眼前哭到眼睛张不开的小女人。

  他温柔安慰道:“如果是改变不了的事实,就试著宽心接纳,在老天容许的限度内,他给多少空间,我们就做多少努力。”而他,会擦出充分证据,证明大雅不是蒙古大夫断定的弱智儿。

  “我、们?”她失神自语。

  “对,我们!”修长食指在两人鼻尖来回点。

  “为什么?”这句问话俨然成了她词穷时的缓冲。

  飞走的食指携来拇指掐住她秀巧的下巴。“别老是要我说,有耳可听,你有眼可看,试著用心感受出你要的答案。”

  明日香眨了眨哭肿的眼,抬手想拨开他的手,却发现眼前有黑影逼近。

  “不要——”

  亲昵有余的动作,也成了他的习惯,而且不断累积中,她害怕蛰伏的晴感再次为同一个男人启蛰。

  阻止不力,又一度被他无顶警的掠夺成功。

  只是这次,他挟持她的愧疚,蛮舌戏挑紧咬的小贝齿,松动它后直捣后方,与粉舌嬉戏缠绕。

  她的手,从奋力抵抗到无力攀附,身子融化在情感渐次流露的他怀中……

  第六章

  来到今晚聚会的地点,关智先下车,绕到另一边替明日香开车门,

  “你别担心,今晚来的都是不难相处的朋友……”

  他一再保证,她才伸出不安的小手,让他牵扶地下车。

  寿星家的大门虚掩,他们直接开门走入。

  苜当其街映入眼帘的,是客厅里面对著大门的一张三人座沙发上,一个男人不安分的夸张坐姿。

  恒藤司跷起二郎腿搁于黑亮的桌面,上半身则瘫挂在沙发上,一晃到进门的人时,刻意将身体向桌子滑过去几寸,不伦不类的姿势,让人很想见者有份地踢他两脚。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