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春澄亚米 > 回锅女仆 >
十七


  “椎名,麻烦你再备壶冰茶和点心去道馆。”

  “是的。”椎名领命倒退著行走退出。

  “谢谢……我记住了。”想不到他虽生气,但仍是留意到她喊不出对方名字的窘况,特地点出对方的称呼。

  “这种情况你打算让它维持多久?”

  她倒茶的手停住。“什么情况?”

  “因为有‘不得已’的苦衷,所以你不得不妥协奶奶的要求;因为非出自愿,所以你变相抗议,只把躯壳留在本家,活在自己的世界,不关心周遭所有人事,不睬别人、也巴不得别人别来理你,尤其是那位叫信夫关智的无聊男人。”

  她惊恐得瞪大凤眼。那冷冷的语调,让人愈听愈冷凉,不禁直打哆嗦。

  “我……”

  薄眉挑扬,讥讽批道:“你现在一定在想,太神准了,猜得分毫不差。我说的对吧?”

  被揣透心思的明日香抿紧泛白的双唇。

  关智两手环胸。“我可以坦白告诉你,你的如意算盘这辈子永远没有派上用场的一天。我不要求你马上改变消极抗议的心态,但也不会给你大多时间,每隔一段时间我会找你验收,至于时间多长,并不一定。不要以为我是在吓唬你,你可以以身试法,仍原地踏步的后果绝对会让你够瞧的。”

  “为什么?”

  “问得好,我也想知道为什么找会看不惯你的生活态度。”自恃冷静的他因她一味封闭自我而动了气。

  “我并没求尊驾您……”她很无辜地替自己辩驳。

  冰晶冷瞳很很瞪向她,“我高兴作践自己,你管不著。”他差一点就失控出口成脏。

  看他气得脖子都暴出青筋,明日香默默恢复无情绪的表情。

  她忘了大雅的世界还揑在他手里,他一个不高兴,可以将大雅现有的舒适环境全部抽离,她这个大呆又犯愚……

  “对不起,是我不识好歹。谢谢您愿意纠正我,我、我保证马上改。”

  她不情愿的妥协,让关智为之气结!

  看了看表,差不多是大哥回到祖宅的时间,关智往东侧花园走去。

  自从搬回祖宅后,他的工作量突然暴增许多,有大半要“归功”于逮住他人不在决策者身边,便趁机将工作推诿予他的阿昊老兄。

  乾爹的星鸠学围、一直让阿昊觉得棘手的德国版图,以及大哥与阿昊的合办婚礼总筹备,全由他独自承揽,而他照单全收,并命令自己在最短时间内进入状况,这些工作尚不足以威胁他的能力。

  真正令他打心里疲惫的,是她的鸵鸟心态。

  给她的第一个七天里,她跟颛叔请教宅里所有人的基本资料,用手记、用脑背,却不用心体会。碰见人时的点头招呼虽然多加了对方的称谓,但仍是不停下脚步与人话家常。

  默默观察她的这七天,他已数不清自己咳声叹气的次数。

  今年他三十岁了,活著的二十个年头中,就数这第三十年最折磨。

  一想起,免不了又“感伤”地叹了气。

  漫步在园子里,他在一株樱花树下找到了一大一小的男人,正享受著微风徐徐吹送,鸟语花香伴随的悠闲安适。

  因为一些原因,两个礼拜后的合办婚礼,对外宣称阿昊为单一男主角。

  即将二度当新郎的大哥,在别人眼里,仍是原来的不苟言笑主持者,但他却能从大哥身上感受到的盈满喜气,不比逢人傻笑的阿昊来得少。

  他好羡慕,也想效尤。

  距离目标还有三步远的地方,关智停下脚步。“大哥。”

  “嗯,你没出去?”恒藤牧逗著腿上的幼子未回头。

  “咯,阿暂权叔。”歪颈向后露出可爱笑脸后,小豆豆继续,努力爬著一座叫父亲的山,奋力朝山头攻顶,

  “嗨嗨,小豆豆。”关智对著全名为恒藤枫阳的小豆豆微笑摇手。

  “婚礼事宜,我这边大致是完成了,至于大嫂台湾娘家那边,我请她弟弟帮忙,伍先生说他会在后天回报确定到场观礼的人数。”

  “谢谢,也辛苦你了。不介意的话请坐下来吧。”阿智的声音较平常低沉,他猜想这个四弟是有事要找他商量。恒藤枚抓下肩上的过动儿往地上一放,取出一颗软皮球,分散小豆豆的注意力。

  关智在恒藤牧的身边盘坐下来。“大哥,我有件私事,想请教你的看法。”

  “你说,我在听。”恒藤枚的眼光追著调皮的儿子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