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春澄亚米 > 回锅女仆 >
十六


  家人?她才不是!

  “我……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小园丁终究不敌大集团领导人物身边的超级特助,她的漠然不一会便被摧毁瓦解,窘得娇脸红通通。

  大雅向旁移,悄悄退到一旁。

  他的姊姊和智哥哥有来有住的斗嘴……嘻,祖奶奶常对他提起的希望好像就快实现了,他也变得跟祖奶奶一样了,有些三八,却有更多的期侍呢。

  “不懂?”关暂将她揽入怀,两手圈住她纤瘦的腰,“要我教你吗?”故意嘟起他两片轻薄的嘴唇,朝她缓缓压近。“我跟你,就是要像这样互相‘关心’……”

  他他他……脸颊倏地瀑红,明日香拚命用手将他的脸推开。

  “你放开我!”

  大雅和一旁的服务人员被关智故意嘟起的章鱼嘴,以及后来他漂亮的五官被他怀里的小女人推挤成猪嘴、猪鼻给逗笑弯了腰。

  那些人怎么想,他不在意!

  他在意的是,她对他可一点也不手软,连面包师傅揉面团的那股手劲都比她要温柔百倍。

  幸好她没留指甲的习惯,不然经过她的十根手指头肆虐过后,他长得还算尚可的脸只有毁容一途。

  推到两条手臂都发抖了,腰上的箍制仍紧箍著,香喘著气央求,“你——放、放开我啦。”

  “不放!”他动了动下巴。嘶,有点痛。“除非你承认你跟大雅都是本家的一分子。”

  “我不是大雅,不能帮他作决定。”

  圈住她的手臂向内收紧,冰晶绿瞳闪烁著危险光芒。“我数到三,你再给我废话半句,信不信我当场把你给……”

  腰部的不适让她没有听到他后半段的威胁。“就算尊驾数到十,我还是不能代替大雅决定。”

  “——”他朝大雅瞥了眼。

  大雅会意后,捣起乐歪的嘴猛点头,跟旁边两位服务人员咬耳朵后,三人速速退场,还不忘带上门。

  嘻,祖奶奶有交代,大人亲热时,小孩子不可以逗留现场。

  明日香忙著挣扎,没有发现关智的唇角勾起诡谲奸笑。

  “二——”

  几乎贴紧的亲密接触,让地明显感觉到他血脉愤张的体温,以及身体某部位已起的变化。她的体温也随之急速往上飙升。

  “我……我承认,大雅他……”也是。

  不让她有机会说完,关智迅雷不及掩耳地发动他的攻击——

  “三!”啾!

  她是那种天生无法敞坏事的人。

  烧红的脸蛋从试衣间出来后久久未褪,人家以为他们刚才在里面发生了“那件事”,频领投以暧味笑容,

  这些人联想太多,也贬低了关智的自制力,他一一回瞪那些好事者,匆匆结完帐,誓言不再踏进这家精品馆。

  那些人真的想太多,他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他的脸被她十根手指蹂躏,他也把她蹂躏回来,只是换了个工具,用他的唇舌舔吻一圈、口水冼过她整个脸蛋罢了。

  “刚刚那两个服务姊姊告诉我,上个礼拜有对新人来试衣服,差点拿你们订好的去试,她们把衣服抢回来时,那个准新娘还依依不舍,眼泪都滴出来了呢。”在坐车回家的路上,大雅很识相的没对姊姊的脸红做文章。

  发现她还在介意试衣间的事,关智伸出食指与拇指,弹了弹她的颊。

  被关智手指碰触到的瞬间,明日香像是被电到般,整个人缩列车门边,眼神戒备地瞪著他。

  又是这种避他如蛆的态度!关智的心蓦地一沉,却从后视镜上看到大雅对他做出Fight手势,他真不知该气还是笑。

  中国的国父革命都要十一次,他安慰自己起码还有几回可以努力。

  车子在路上高速飒行,原本三十分钟的车程,被关智浓缩成一半。

  回到祖宅后,他叫大雅去找洞子消磨下午时光,他则是拽扯她来到他的智园。

  “智少爷,要咖啡还是茶?”经过他们的一个佣人问。

  “呃?嗯……一份咖啡,一份玫瑰花茶,谢谢。”拉著她的男人脸色很臭,明日香只好帮忙回答。偷偷瞪了拉著她的男人的后脑勺,一向高高在上的人,不能体会热睑贴冷屁股的困窘。

  “好的。”训练有素的佣人动作很快,他们前脚才刚踏入房,他后脚就跟上。

  放下茶品退出前,关智喊住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