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春澄亚米 > 回锅女仆 >
十五


  清理、归还前房客遗留下的搁滞物时,她陆续打听到一些前房客的消息,其中也包括本家的大少即将迎娶的伍小姊。

  因为那次归还物品的会面,她和伍小姊有过一次浅谈。她仅就那次对伍小姊的感觉告诉老夫人,没添加任何情节。

  老夫人和大少两人维持数年的僵局,居然因她的居中穿引,握手言和。这样皆大欢喜的结局,连她自己也音外不已。

  “大雅。你的弟、弟。”肃杀之气盛浓。

  明日香的脸色瞬间惨白。“你、你……胡,胡说。”他知道什么了吗?不然,为什么刻意在那两字之间停顿?

  他的暗示已那么明白,她却仍想逃避,她打算逃到何年何月——

  关智愠色低吼,“一花奶奶教你的基本礼仪,你把它摆哪里去了?”

  血色尽失的小脸被吼得不得不仰起,明日香哭丧反问:“为什么非我不可?”

  没忽略她掩藏身后的两条手臂,抖得像是快纠离她的身体,他一向掌控得宜的情绪脱轨后果,是把她吓得心神俱裂?

  当他再次开口时,已闻不出任何烟硝味。

  “小绿,做任何决定之前,不妨先替你弟弟想想,目前他的学习环境可说是乾爹特意安排的。他的世界不单单只有你和学校,就连这宅子里的人,他也得学习如何相处。你的一言一行,会左右他该如何去和宅里的人共处。你一意孤行的庇护,只会加剧他封闭的程度,你对他造成的只会是伤害,你——我真怀疑你是否了解你弟弟。”

  他诬陷!“我没有!”鼻头呛起一阵酸气,泪水在明日香眼眶里打转。

  这不是错觉,每当他提到大雅时,语气总是特别重……他……为什么这个秘密不能如她所愿,一直持续尘封下去?为什么非要它出土不可?

  相较她直坠地心般的低落情绪,原本一直是坏心情的关智却是反弹到至高点,让他很想仰头哈哈大笑。

  “没有吗?你脸上的表情可不是这么写的。”

  她怔怔地瞪着这张曾让她刮骨铭心的清俊脸庞,失神低语,“明日香呀明日香,你这个大白痴,别再儍了,他的个性完全变了,该醒了……”喃喃自语,并没打算和唤醒她的男人分享。

  不幸的,她的自诫恒语全被耳尖的人听得一清二楚,而且他还没绅士风度地提醒她,音量要调小一点。

  他拿开墨镜,让两人的目光没有藩篱,先是不语紧瞅,随后眉扬目挑,喜形于色地得意道:“拿出当初你向我告白时的勇气吧。”

  趁她来不及防备,关智俯首吻上她血色未复的唇瓣,深深吮吻后才放开,越过她而去。

  看似对他不眷恋,实则……

  叫人摸不著心意的接触,让明日香眼前一阵量眩,双腿支撑不住,颓然跌向地面。

  她要的答案虽然还没出炉,但她知道他非常清楚她一定会答应当两位少爷合办婚礼的女傧相。

  脆弱的哭脸埋进曲起的双膝,它无声落泪。

  扬长而去的关智,意念更是笃定不移。

  虽是为了大雅,她才不得不答应,可他不介意,一点也不介意。

  她的世界从那天被关智撂下狠话后,便天地颠倒,他开始强势主导她和大雅的生活。

  他让他小时候收的跟班,原本瘦不拉几,长大却像吹气球般,体型虽然变成胖胖憨憨,但动作依旧灵活如昔的洞子教导大雅空手道,他则偶尔出面指导。

  谁料想得到在他亲切的放下身段后,第一个倒戈向他的,竟是当初被他吓得半死的大雅,还从畏惧变成好喜欢他。

  是父子天性使然吗?她不敢奢想。每次撞见两人嘻嘻哈哈说笑时,她总是悄悄退开。

  对于他们的父子关系,她赌一个铜板敲不响论。

  她想若她不在场,以他的个性,断然不可能擅自对大雅剖开真实身分。

  他不是那种人……

  “哗——姊姊好漂亮喔!”

  啪啪啪!大雅将手上的可乐往桌上摆,两手拍打不停。

  “谢谢。”穿著一袭软绫的明日香浅笑回报大稚的赞美。笑容,在她转向关智时,收纳得一干二净。“我这样还可以吗,智少爷?”

  她很困扰他的霸道安排,更衣时几度犹豫要不要开门和他争辩。

  女傧相并非婚礼当天的主角,不明白他为何要如此大费周章,而且还得和他配成情侣装不可?

  明日香走出更衣室时,关智已自动贴到她身侧。

  两人皆是一身的水绿,映在镜面上的丽影刚与柔并济,呈现了协调与完美,看得一旁的服务人员迭声赞美。

  “长度要修改,腰身会不会太松呢?”说著,他手指修长的巨掌龚上明日香盈盈纤弱的腰肢。

  “你……别碰我。”他呼出的气喷上她敏感耳后,他的手让她不适应地后退,撞到了大雅。

  棕色浓眉打起褶,关智一手一人的将撞在一起的“姊弟俩”抓开。

  “为什么不能碰你?我们……”瞥见她的表情又僵白了,他决定不一下子把她逼到没有退路,转移话题。“你太瘦了,我不喜欢:如果你还想在园子里拈花惹草的话,就给我多养些肉,不然……”温煦微笑里,塞入一丝亲密威胁。

  明日香凤眼娇嗔,古典韵容试著呈现未受他干扰的漠然,并选择忽略大雅在听到他说的话后的亢奋情绪。“尊驾若将这份心力转移到公事的话,我想大少肩上重担或多或少能减轻些。”

  关智绿瞳紧眯,大掌抚上她的肩胛骨,拇指指腹似有若无的游移,引起她细细颤栗后,他才满意放开,笑得一脸虚伪。

  “家人间本来就该互相关心,我会将你对大哥的关心转告给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