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春澄亚米 > 回锅女仆 >
十四


  女导师倏地闭嘴,抚抚脸,拉拉身上的套装,希望能留下美好印象给眼前这位星鸠学园未来的理事长。

  “理、理事长,我、我叫七、七里百合,是姬野大雅的班导师……”

  若传闻没错,理事长一职近期内会有异动,眼前的这名男子便是接任的准人选,她提前用理事长唤他,不知他会不会……嗯,加她薪呢?

  关智向后退了——步。

  “身为一个导师,你确实不及格,我会通知人事室即刻发出变更通知,期许你未来能以亮丽表现,来证明我今天的决定是个错误。”

  女导师脸上的大红镜框震颤歪斜,却没胆将它扶正。“理事长,我,我……”她不相信!她由正式教师兼任导师,被眨为试用人员,她拒绝接受这个事实!

  “听不清楚吗?变更通知单上自会载得清处明白,还是你想拿的是解聘书?”

  大红镜框被“解聘书”三字吓滑落地。

  “不不不,我懂了、我懂了,谢谢理事长。”女导师抖了半天,终于抖出声音,她狼狈地逃离现场。

  哼!

  墨镜后的注意力回到点完名、移到篮球场上参与班际比赛的选手们。

  大雅代表他的班级出赛,而关智同父异母的妹妹小优则是声势最浩大的啦啦队长。

  跳球后,两边选手私下的火爆动作频频出现。

  大雅一个矮身,躲过对手横出的抄球,却在运球突围时,被一只作弊腿扫得连人带球扑向地。又跳又叫的啦啦队长见状首先跳起,跑去查看时,忽瞥见走廊下的清冷身影,愣在原地。

  他扬手招呼,纤长的手指随即指向大雅,要她上前帮忙。

  大雅被从地上扶起,两膝盖皆破皮沁血,被小优和另一个男同学架往保健室,替换的选手补上,中断的比赛又恢复。

  大雅端著陪笑的脸,不知跟小优说什么,但小优却是怒飞娇眉很瞪眼,抢下发言权后炮轰起大雅,进行她的精神训话。这些,全落入关智忧色渐起的绿瞳中,

  大雅散漫的个性不像他,也不像小绿。突地心头生起一阵烦,为她忧,也为了……

  当年她也不过才十二、三岁,从哪盗来的勇气,说服姬野爷爷和一花奶奶让她生下大雅呢?

  心项意乱著背手踱了几步远后,恍然惊悟。

  会是因为大雅的天真烂漫,造成她身心疲惫以致见到他也面无表情?还是怪起他的遗传基因太差,所以每见他一次,就悔恨一次?

  不可能!他马上否认第二个假设。因为她每回见的表情都是木然,不是激烈的悔恨。

  然而不管是或不是,都已经不重要了。如何弥补与回馈,是他目前最大的课题,纵使需要倾尽所有,他也在所不惜。

  比起她的付出,他愧疚得想自残。

  第四章

  “小绿。”

  身后突然传来避之唯恐不及的人的叫唤声,明日香震晃了下,原本安步当车的沉稳步伐变成小步奔跑。

  直到右肩被人由后握住,正式宣告她此次逃离失败。

  “我叫你没听见吗?”一个真心想弥补过错的人,猛地深呼吸才压下怒气。

  她僵挺著背脊缓缓转过身。该来的,总要面对,她只求自己的表情别泄漏太多情绪。

  “智少……”

  关智不耐烦地举臂挥了挥,免去她的繁文耨节。

  “大哥说你拒绝当他婚礼上的女傧相,有这回事吗?”同处一宅院,能避上他四天,她的身手也算不简单。

  凤眼半掩,目光盯著木质地板下放,点点头,算是回应他。

  虽然绿瞳外隔了层墨镜,她还是不敢勇敢抬头与他正眼相对。

  “为什么?”看到她将缎发往洤绾起,露出洁白纤颈,有片刻他贪婪欣赏著,险些忘了正事。心一凛,目光旁移后,关智续道:“大嫂在日本要好的女性朋友不多,且合办的婚礼又必须秘密进行,虽然不该将你这个局外人拖下水帮忙,但因时间紧迫,也来不及找其他人,可否请你勉为其难答应?”

  “还是谢谢大少爷的好意……”时间紧迫、来不及,他所挑拣出的字眼,没有自觉诚意不够吗?

  又是这种刻意疏离的态度!此举惹恼了企图释放善意的关智。

  “小绿,容我提醒你,虽说是奶奶请你留下来陪伴她,但你必须要搞清楚,目前本家掌大权的人是大哥,他若不许,奶奶也不得下从,你可以把自己想像得很卑微,拒绝大哥的好意;也可以端出恩人姿态,不必再勉强自己留下来。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个人任性行为的背后,谁受害最深?”

  “谁?”她想著自己的事,没经思考便顺著他的暗示发问。

  世界真的很小。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