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春澄亚米 > 回锅女仆 >
十二


  绿光臣昊突然眼睛一亮,心情又飞扬了超来。“你现在不就在说了吗?”

  蹲回地面的明日香,手里的挖土动作更是使出全身蛮力,要自己千万别回头,别再被那道低沉嗓音以及勾人的茵碧眼眸给蛊惑。

  关智咬牙道:“我是帮大哥说的,你的呢?”掏耳抓头,不正不经,阿昊那副痞样,让他很想小人地迁怒于他,抡他几拳。

  哇咧——没想到这愣小子会和他分得这般清楚!绿光臣昊不满地鼻孔猛喷气。哼,说就说,谁伯谁呀。

  甩甩头后,他对著地上的瘦小背影拱手作揖,咬起文字来,“小绿,谢谢你在奶奶面前帮大哥和我美言过无数回,不仅让奶奶改变决定,也一并让她舍弃之前相大嫂间的不愉快回忆。如此隆恩大德,我和大哥实在无以回报,不如这样吧,你将就点,把阿智……啊——”说得正起兴,冷不防破一掌由后向前推,扎实地撞上前方的圆木柱,惨烈哀号声夸张响起。

  关智冰晶绿眸补射一枚冷眼,虽不满但尚可地扬长而去。

  俊美脸上那管挺鼻,首当其冲成为受害最重的部位,绿光臣昊捣著发红的鼻梁,拔腿掹追,誓言要讨回公道。

  “别——走——”

  关智头不回的冷冷撩拨,“神经病才会留在原地讨打。”

  “今天不揍到你,我誓不为人!”

  “恭喜你即将不是人。”

  “你、你、你……好歹我也是你的‘二哥’耶!”绿光臣昊怪叫连连。

  “去跟司讨这个称号,讨得到的话,我再来喊你也不迟。”

  “你……”

  声音渐渐远去,地上的瘦小背影才敢回过头。

  望著再过不久就要当新郎的绿光臣旱背影,她不禁摇头。

  很庆幸自己对长相俊美的昊少爷免疫,不然,看到他又跑又叫,想追却又打不到人的矬样,再坚固的瑰丽幻想也会崩塌,灰飞烟灭。

  但……同样的幼稚举动,出现在另一个人身上,为什么她却不觉得突兀?

  她洗净双手,退列阴凉的回廊下,脱去草帽,扯下盘在头顶的发辫。

  静谧的天地没有风流动,草帽摄来的尽是热风。真令人烦躁!感觉头隐隐作疼。

  好希望大雅的暑假快点到来,她就可以有藉口去北海道学姊家度个凉夏,然后再赖住不回来大阪,反正老夫人先出尔反尔,她应该可以不必遵守承诺了吧?

  只是都这么计画好了,她的头却仍隐隐作疼。

  其实,关智不是没感觉到小绿处心积虑地躲开他,而且不只单单针对他而已,她连他乾爹和乾妈,也尽可能地回避。

  那次会面之后,每当他周末回来,她总是“已经”带著弟弟出门了。

  祖宅的面积占地辽阔,她又被安排住进奶奶的织园,除了颛叔、颛婶和她有接触外,其他佣人几乎不知道有这对姊弟的存在,她的行事低调透顶了。

  对于这个特权大得很的小佣人,他不急着做出惩处,摇头轻笑的面容,有他自己尚未察觉的柔软情绪在里头。

  久远以前,没问过她到底喜欢他哪一点,而主动上前招惹他。

  但却非常肯定,自己是因她那玲珑致密的心思,甘愿沦为被捻惹的角色……

  凝睇露出傻瓜笑容的阿智,绿光臣昊煞是欣慰地拍了拍他的肩。

  总算像个正常的男人了!这些年没见他对哪家的女色出手,害他老是担心他变成同性恋或是机器人。

  “所以大哥才要你留下来嘛。有感觉,管她为了什么鸟理由躲你,硬给她巴上,吃乾抹净后再来拷问她,别这么死脑筋。”以他个人认为,男女之间的问题,最快也最佳的处理方法,莫过于生米责成熟饭这招了。

  黄色冷笑话刚说出口,绿光臣昊随即破禁不起开玩笑的人大脚一踹踹出门外。

  站在大门口监督,直到载著满脑淫秽思想的兄长的车子变成一个小黑点后,关智才放心地慢慢走回主屋。

  吃?

  笑话!早八百年前他就将人给“吃过”了。

  只是这道个性小点心在物换星栘后,再也不愿移到他面前,叫他如何吃呢?

  得知关智短期内不回东京,恒藤香织喜孜孜地阖不拢嘴。

  问也不问他留下来的原因,她径自招来管家,要他将这些时日以来,有关小绿的点滴琐事全倒出来给阿智听。

  最后,她连对小绿的管理权也无条件让渡给他,撮合两人之意昭然若揭。

  面对长辈的强势推销,关智唯一能做的,就是勾选微笑接受这个选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