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春澄亚米 > 回锅女仆 >
十一


  “赌?”她只觉背脊被寒冷攻占,眼皮异常惊跳顿频。

  “对呀,我用两千块作赌注哩。”大雅嘟起嘴,很好心地住姊姊那张快要窒息的苍白脸蛋吹吹,分享一些空气过去。

  灿烂的笑脸让明日香打消潜逃的念头,想吞咽,却发现喉咙乾涸得没有一滴口水可供润滑。

  “我赌不会,姊姊才不是那种会言而无信的人,对吧?反而是……老夫人她赌你会哩。”有了一赔五的赌博彩金,他就可以买一大堆肖想很久的电子商品。赌金还没到手,大雅已乐不可支了。

  每次提到老夫人时,大雅总一再停顿,可见不知已被老夫人“骗”去唤了几声“祖奶奶”了,假如习惯渐渐养成,她不敢想像未来,依老夫人出尔反尔的坏习惯,会不会在“他”面前揭发那桩秘密呢?她好后悔,现在想挽回会不会为时已晚?

  “姊姊,我告诉你喔……”

  “他”若知道……天,她不敢想像“他”会有什么反应!

  大雅吱吱喳喳地说个不停,但半个宇也进不了脑袋乱烘烘的明日香耳里。

  一会后,身旁传出大雅的惊呼声,“姊姊,你找错了啦,那不是野草啦……”

  “啊——我怎么把芍药拔起来了?”失手的她懊恼不已,

  “小绿?”

  摘掉鼻粱上的墨镜,关智喜出望外地唤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见到她,心里就像被蓬松的云絮充满。

  只是……在这直逼得人睁不开眼的烈日底下,她蹲著干什么?

  回廊外,头戴草帽,蹲在地上植草的小身子一僵。

  用她最缓慢,最缓慢的速度转过身,眯眼凝视许久,才认出站在廊下另一个没开口唤她的人。

  “昊少爷,智、智少爷?”今天不是假日,也不是特别的节庆,为什么这两个应该在东京,或是其他地方忙的人会一同出现在这里?

  疏远而有礼的态度,让关智脸上的欣喜一下子饮去,并吞下了担心地中暑的关心话语。“你在忙?”

  睐见绿光臣昊投来不苟同的眼神,他不悦地撇撇嘴,将头甩向一旁。

  他知道自己的反应很Bull shit。

  很像在跟人赌气的奶娃,他更是一清二楚。

  让他变得不像平常应有的样子,全是她造成的。

  见他如见鬼的表情、硬要把两人关系扯离的客套……他还能定立原地没拂袖而去,全赖他过人的自制力。

  三个人就这么对立杵著,听著唧唧蝉鸣声,气氛没趣到了极点。

  绿光臣昊伸脚踹了踹他,没踹出解除沉闷的一字半语,反而将不知在跟谁赌气的关智踹得离他更远,这才收起壁上观的慵懒神情,朝明日香打招呼。

  “小绿,好久不见了。”他在心里偷偷窃笑。

  对他,小绿本来就跟其他佣人一样,唤他昊少爷,但她对阿智可不一样,年少时四下无人的软调轻喃,大家可是都心照不宣呢。

  “昊少爷,好久不见。”上次见面,是大雅开学的隔天,现在都决要考试了,算算也近两个月,是真的好久不见,

  “奶奶没外出吧?我们去她房里没看到人,去玄金室找她也不在。”

  微思量后,她为绿光臣昊解惑。“老夫人应该在立星斋看书。”

  “喔——”尾音拖得老长,还没引回赌气掉头的家伙,绿光臣昊问笑在心里。那小子,真的在赌气哩,“你忙吧,我们还有事要去找奶奶,不打扰你了。”

  一接获特赦令,明日香很听话地蹲回地面,继续方才的工作,挖她的土,植她的娑罗树。

  很快地,又回到耳畔独有唧唧蝉鸣的无趣状态。

  绿光臣昊掹摇头叹气。

  若不是小绿回到本家,他几乎要忘记阿智曾经谈过恋爱这码事,还在为他的不近女色担心得要命,只要有小绿在,阿智铁定成不了日本最高龄的处男,他甭担心了。

  “做什么啦?”才跨出两步,绿光臣昊被扯回原地,口气挺恶的。

  关智板起脸训斥,“此刻在你脑子里的念头,劝你最好全部冼掉。还有,你忘了大哥交代的事?”能被阿昊塞进脑袋的东西,以性事居冠,瞧他此刻满脸的暧昧情色,大概又往那码子事联想了。

  “有吗?牧大哥有交代什么吗?我怎么没印象。”绿光臣昊摆头晃脑装起馒。

  “大哥要我们代他向小绿道谢。”

  当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