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春澄亚米 > 回锅女仆 >


  叨念数落,让颜雪哝惭愧低头,不敢顶言。婆婆一向强势,娘家这边的教条也是以丈夫为天。

  “老夫人,小绿可否说句话?”清脆女声乍出,三个加起来快两百岁的人,动作—致望向她。

  颦眉蹙额辗转思量,明日香终于认命地接受奶奶临终前为她所作的安排。

  探望与归还只是名目,奶奶最终的希望是老夫人见到她和大雅后,把他们留在叵藤家,别让他们像没有根的落叶,随风飘零。

  “老夫人,小绿答应您留下来。”

  “直到我允许你可以离开那天为止?”恒藤香织不放心地再问一遍。

  “是,直到您允许离开的那天为止。但请您答应小绿一个要求好吗?”

  恒藤挚星抢先一步,发问:“你说说看。”却惹来母亲一双大白眼。

  “维持现状,什么也不变的维持现有状况。”淡泊寡欲了多年,她不想再图什么了,就让一切往事随著爷爷奶奶消逝,一并归于尘土。

  “也就是说……”恒藤香织脸色倏地凝结。

  “不要求公道,不要求补偿,不要让……水落石出。”清脆嗓音里不夹一丝矫造,斜扬的凤眼一贯的无任何情绪,所有的感受全敛在一张白净无瑕的脸皮下,不欲让人窥透原本无波的心湖因老夫人的关爱而起波澜。

  “你确定?”恒藤香织音哽泪涌,为之心疼。

  听不懂两人对话的恒藤挚星夫妻面面相觑,纳闷老人家情绪骤变的原因,

  明日香朝老夫人用力点首。“千真万确。”

  目前能让她在乎的人,只有大雅。

  大雅以外的事物,她要不起,也不想要。

  因为,她已经知道贪心的后果,是她扛也扛不起的巨石。

  一口吃掉小碟子上的蓝莓蛋糕,三两下吞进肠胃后,大雅不好意思地抬起头,往姊姊的方向望去,用眼神表达他的渴望。

  明日香将自己只挖去一小角的蛋糕推到他面前。

  “帮姊姊吃掉好吗?”

  颛叔愣地停下原本要说的话,拦住她的手。“不,小绿你吃,你吃,不够我再叫人端进来就好了。”

  她朝弟弟睇了眼,“麻项颛叔了。”

  “麻烦颛叔叔。”大雅跟著姊姊乖巧地道谢,

  “哪里哪里,小孩子在发育嘛,难免食量会大些。”

  摇铃唤来佣人,吩咐他去厨房多拿几块蛋糕,顺道端壶咖啡进来。

  颛叔接续起方才暂停的话题,继续说道:“老夫人昨天去看彩绘版画展时,事先并不知道大少爷会去,两人遇上了,老夫人自是高兴,但却让大少爷误认为老夫人是蓄意跟踪……”

  明日香安静聆听,没有多言置喙。见大雅嘴角沾了蛋糕屑,她轻轻帮他拍掉,又回头安静聆听颛叔发言,听众的角色,她扮演得称职,

  大雅仰头大口大口地呼噜噜喝掉她亲手泡的酸梅汁,打了个饱嗝后,满足地拍拍鼓胀的腹部。她目光不自觉欣柔,抽张餐巾纸递过去。

  “谢谢姊姊。”左右仔细擦拭后,大雅亮出一个甜大的笑容。

  嘴巴叨叨絮絮间,颛叔的老眼总忍不住住大雅身上飘过去。

  凤眸半掩,将颛叔眼里的纳闷与惋惜全看在眼底。她平心静气道:“大雅的反应,是比一般的孩子来得迟缓些。”

  像被人迎面打了一记铁拳股,颛叔哑然说不出话。

  刚开始,他以为大雅只是比较孩子气,可两、三个月相处下来,他有个说了恐怕会伤人的臆测,谁知竟真的是……

  听到自己成为大人的话题,大雅仰脸回给姊姊一个坦率的微笑。“姊姊,我有没有跟你说过爷爷最常说的一句话。”

  “什么话?”她明知,却故问,好让大雅多个在人前自在表达的机会。

  清了清喉咙后,大雅模仿爷爷告诫他时的神情。“慢一点没关系,不要凡事不理不动不学习就好。”

  想到自己以外表来论断一个人,一张老脸赧红。“抱歉,我不知道。”

  大雅转脸向他,恢复原来的憨直模样。“之前每天爷爷和奶奶都会告诉我一遍,各一逼耶。”所以,现在不论谁投给他异样眼光,他一点也不在意。

  “大雅,来帮姊姊的忙好吗?”明日香牵起他的手。

  “好哇。”他欢欣的满口答应。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