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春澄亚米 > 回锅女仆 >


  怒火中烧的清俊脸庞,在看到地上被小兔岂抱紧的女子面孔时,挣泞的五官转为错愕。“小绿?”

  只消一眼,他就认出她来了。

  娟秀的侧颜,是记忆中的清灵气韵。脸蛋放大了些,原本红通通的小麦色肤变成了不健康的惨白,而她居然回避,该死的不看他一眼……

  古典韵容倏地血色尽褪,恒藤香织的关爱眼神却挑在此刻频频射往,让明日香不得不艰涩开口,语气却虚弱得像随时要昏厥过去般。

  “智,智少爷。”细瘦的两臂紧紧将大雅抱紧藏住。

  她在说哪一国的语言啊?“智,少,爷?”关智一字字从牙间迸出,两颗茵绿大眼珠暴凸得随时可滚出眼眶似的。

  他和她——实在没必要那么客套的!

  “哇!”

  被紧紧呵护陵中的大雅,将一路被追赶的害怕全都哭出。

  几可通天的嘹亮哭声引来恒藤香织的注意,苍茫老眼瞬时瞪大,犹如撞鬼般。

  “小绿、小绿,那、那、那孩子是——”眼一翻,她便昏软了过去。

  “老夫人——”

  玄金室外十公尺远,颛叔领著一群佣人站岗,杜绝闲杂人等靠近。

  灯火通明的夜,持续到午夜十二点仍未见熄。

  恒藤香织昏厥的时间其实并不长,一苏醒过来,便二话不说将关智摒退出去。

  在铁证如山的情况下,明日香不得不对她据实招来。

  碍于大雅在场,她的言词含糊闪烁,亏见识过大风大浪的恒藤香织听得懂,全盘了解俊,只喃了句不能再拖,便唤来管家,说要马上见到当年拆散小俩口的始作俑者。

  女主人的第二道冷眼射去,一头雾水的颛叔才恍然大悟,连忙惊跳起,退出的脚步向外蹀蹀奔踏。

  一路从北海道的度假牧场风尘仆仆赶回,未及喝口茶,恒藤挚星即被守在门口堵人的颛搜战战兢兢拱进玄金室。

  在踏入室内之前,一脸疲态的他不忘先行请安,被等得不耐烦的母亲哼的一声,当面掷甩回去。

  “妈,您——”又哪根筋不对劲了。当然,这句话,纵然给他十个胆他也不敢说出。

  原本满布疲惫的威严方脸想到了什么似的,忽地缓然漾开一抹笑。

  这种气氛差到足以让一个有理智的人,丧失理智选择自杀的家,连他和妻子都忍不住逃出去挣几天悠闲,多亏阿智这孩子有心,在逢休之时,花几个小时的交通时间回来探望老人家,住一晚后才回东京。

  不枉老人家最疼的,除了长子牧,再来就是阿智了。连亲孙子阿司,也不及他从老人家那里得到的关爱多。

  “你还有脸笑,看你做了什么好事!”一颗火大的白眼连带横过恒藤挚星身后的颜雪哝。

  “妈,请您别动怒,医生交代说这样对身体不好。”颜雪哝边安抚婆婆,边纳闷并肩坐在角落、脸蛋低垂的一对男女的来历。

  明日香低唤,“老夫人……”她很难不理会夫人那双犹如X光的打量眼神。

  随著妻子的眼光,恒藤挚星这才注意到室内还有其他人。

  来回瞅过两张相似的脸蛋,未久,他的眼睛一亮,肯定道:“你是小绿!”

  小小的脸很像记忆里那位早熟的小女孩,方要点头招呼,脖子却僵住。

  不对!

  若他记得没错的话,小绿的父亲在她九岁时就死了,那么她身旁那位与她犹如同一个摸子印出的小男孩是谁?

  “老爷、夫人。”颔首致意后,明日香将倚著她打瞌睡的大雅轻轻扶下,让他枕著她的腿。

  如老夫人要求的,让老爷看到大雅的脸了,接下来呢?

  她头痛欲裂。

  不只是因为束手无策。平时十点左右,她就上床睡觉了,可老夫人硬是要有个了结,落了时间,搞得大家人仰马翻,她自然也是遭殃的其中一员。

  “我当初就反对你将阿昊、阿智送去法国受什么鬼特殊训练,你偏坚持己见,说什么收养他们就是为了保护牧和司,这下子好了……”气哼哼的怒吼,在听到大雅睡不安稳的呓语后,恒藤香织压低声量继续训道:“你当咱们家是军火走私,还是杀手集团?”

  又来了!“妈,那件事我早就知道错了……”

  “你当我闲著没事招你回来,图的就是你这句废话吗?”

  恒藤挚星疲倦到连揣测老人家心思的力气也没,两手一摊。“我很抱歉。”

  恒藤香织将脸转向媳妇,鸡皮怒颜继续狂扫。“从你们结婚后,我便将阿星交给你辅佐,你看你是怎么帮他的,愈帮愈笨,一点点的逻辑推理也不会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