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春澄亚米 > 回锅女仆 >


  记忆中,这里是老太爷在世时最爱待的地方,经常会叫爷爷到这里陪他。

  老太爷盘坐室内,或是沉思、或是和爷爷一在室内、一在庭园聊些漫无边际的话,室名仍是“玄金室”,只是物换星移,眷恋在此的主人变了,室外穿梭花间的伛偻身影也消逝了。

  “一花她也……”陪著她嫁入恒藤家,总是在一旁帮著她,和她分享忧伤喜乐的好姊妹,也走了吗?

  石桥旁的仓吕波枫,是她们俩一起栽种的。

  有一花的心意,也有她的期许。

  “是的,奶奶她走得很安详。”

  恒藤香织哀恸泣道:“从你们离开……这么多年来,不曾回来住过,她当然是走得……安详……”再来是否就该换她了?

  望著老人家泪水滑过脸庞,明日香启唇欲语,但老夫人鸡皮般的容颜颤抖转剧,让她将辩驳咽下,承揽所有过错。

  “一切都是小绿的错,请老夫人别怪罪……”

  恒藤香织拭乾眼泪,“小绿没错,大家都没错,所有错都是我造成的。”

  接连的打击,再坚强的人也会被击溃,恒藤香织自暴自弃的一肩揽错,让她不舍的蹙紧娇眉,张口欲言,却发现只是客人身分的她不知该说什么。

  “老夫人……”

  在来见她之前:一方面因她午休未起:另一方面,是大雅耐不住饿而嚷嚷,颛叔于是先带他们去用餐。

  在他们用餐时,颛叔娓娓道出这些年,发生在本家的零碎琐事。

  离开这里的十五载,围墙内的许多事已经事过境迁了。

  最令她难以接受的,是有情义却不善表达的老夫人成了被众人误解,被孤独包围的激强老人。对于老夫人与大少之间的冲突,全部人一致倒戈向太少,没人怜惜老夫人的柔软内心。

  听得大雅眼眶红通通:心疼起未曾谋面的老夫人,傻气的想为姬野家的大恩人报仇。

  素帕擦去眼角泪液,恒藤香织眼神坚定地望著她。“房子你留著。那原本就是我要给你的,只是请一花代收、代管。”

  在泪水夺眶前,明日香俯身趴伏向榻榻米,脑后长长的麻花辫跟着垂落。“老夫人给姬野家的恩惠已经太多,若再收下……小绿穷尽一生也还不起。”

  盈眶的水气瞬即翻落,一朵朵渗入榻榻米中、情愿它廉价地消失尘埃,也不愿为了赢取同隋,秤斤论两地暴在人前。

  此刻,她终于明白奶奶为何非要她走这一遭的用意了。

  奶奶她临……仍惦着她不放——

  恒藤香织伸手搭在默默流泪的小绿头上,满眼的心疼,这孩子的心纤细如娇兰,若将心底的疑问问㈩口,会不会伤了她呢?

  “老实告诉我,你会怪老爷当年的决定吗?”

  “不会。”是曾经,如今已淡忘了。

  “将来的打算?”恒藤香织伸手将她扶起。

  “大学毕业后,我就在学姊家的花甜农场帮忙,这次是向她请长假回来的,”盈盈凤眸对上被泪水洗涤过的萃亮老眼,语调如眼波般,清冷冷的没有一丝多余情感。

  也就是说她会再回去。这让值藤香织蹙起眉头,“花甜农场?那在哪里呢?”

  “富良野。”

  富良野?天,在北海道,那么的遥远。“小绿,留下来……”话语赫然打住,别开遽然骤变的脸。

  明日香也怔愣了。半晌间,两人各自埋首情绪中,没有开口,

  待心情平复絰,叵藤香织才缓调慢道:“几年前,一花曾经回来过,我们主仆聊著聊著,总是不自觉会将话题聊到你身上。”

  勾扬的凤眼静瞅著老夫人,在她诉说与奶奶间的陈年往事时,明日香的心也飘向自己的过住回忆。

  当年,那个男孩被送出国后不久,她也跟著离开这里了。

  先是被爷爷送去冲绳叔公家待了一年,而后被外婆接回仙台,一直到大学一年级的暑假,爷爷奶奶才允许她回去看他们,但也只是寒暑假的几个礼拜而已,一开学,她又被赶回仙台。毕业后,便至离校不远的北海道的学姊家工作,直到两个月前,她才回到距离大阪不远的东京,离那男孩较近的距离。

  曾机有机会与那男孩相逢,但她退怯了。

  退缩到老远之外,没有勇气在得知他人将出现在学校大门时,走向他说声,嗨。没料到那是分别之后唯一的一次,他们处在最短的距离……

  “那一次,我们遗憾没能多相聚几天。小绿,如果你真的决定要回去工作的话,可不可以……晚几天再走?”艰涩的语气,显示她不常求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