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春澄亚米 > 回锅女仆 >


  “不过,奶奶希望我们把屋子整理干净再归还老夫人,万一到那时姊姊还没完成,可能要让大雅等姊姊喔。”

  老人家临走前交代手边的积蓄,及姊弟俩日后可以靠著这栋房屋,收取租金过日子,但也强调姊弟俩若不愿意留在东京的话,他们不强求,只要求她事先告知现有的租户,待房客搬离后将房子归还给真正的屋主,也就是姬野家的恩人——恒藤香织即可。

  她选择带大雅离开这里,让单纯的他到一个崭新的环境,重新开始。

  大雅搔头抓耳一阵后,才腼覥的开口,“姊姊,可不可以让大雅帮你的忙?”

  他不希望姊姊像爷爷奶奶对他般,总是叫他到一旁等候,直到他们忙完为止。

  他不是易碎的玻璃品,不需要这么呵护他。

  明日香听了之后,并没有马上拒绝或答应。

  “这可不轻松喔,是项非常辛苦的工作……”

  “我才不怕哩,我是大男生了,可以帮姊姊扛重的东西。”大雅急切地想马上证明自己的能力。

  她被他小大人的口吻给逗笑。“好好,姊姊相信你可以,不过累的时候记得要说一声喔。”

  “耶——”大雅乐得手舞足蹈。

  她笑著将他头上的棒球帽脱去,另一手抚过他汗湿的额际。

  乐歪了的憨笑眉宇在不笑时,很像“他”。

  以为已经被她亲手掩埋的回忆,也因为这样的发现苏醒复活。

  爷爷奶奶大概也预料到她看了之后的反应,所以才在撑不下去的最后关头将她找回来……

  曾问自己不下千次,她可有后悔过?答案总是——

  没有,她真的不悔。

  眼前的景象与副驾驶座上大雅的睡脸交错,让明日香有片刻的闪种。

  “大雅,醒醒了。”

  困到不行的男孩终于睁开惺忪睡眼,揉了揉眼睛,边打著哈欠说:“姊姊,我们到了老夫人的家了吗?”

  望向车窗外,他看到立在车子前方一扇好大、好大的门,其他的就只有灰色的

  高耸围墙,高墙一路延伸像是没有尽头,才刚收回视线,他就又看到姊姊在发呆了。

  “姊姊……”次数愈发频繁,这几天更是严重。

  大雅轻推摇晃,终于将明日香从回忆迷雾中拉回,她露出自知抚慰不了别人的不自然涩笑,试图要抚去大雅忧心蹙起的眉头。

  “对不起,姊姊在想待会去富良野要走哪条路会比较快。你先在车上等姊姊,我下去跟门房说一声,交还东西后我们就走。”大雅还不知道她……其实很路痴。

  大雅不放心地追问:“就走?”忧心是有少一些,但仍残留一点点。

  “嗯,就走了。记得留在车上等喔。”

  “我等你,姊姊快去快回。”忧心全都飞了。笑著摇摇手后,大雅又倒回椅背,阖眼假寐。

  明日香开门走下车,怔仲地望著前方。

  眼前的景色和久远记忆的影像相比,有了明显的改变,唯有富丽堂皇的显赫贵气相与世隔绝似的高筑围墙被完整保留住。

  向门房报说明来意,对方眯著小眼睛朝她瞄瞄看看后,才拿起对讲机请示。

  等待的时候,回忆不断向她飞袭。

  许久门内终于有了动静,一辆高尔夫球车从遥远的一端朝门口直驶而来。明日香整理紊乱纠结的心绪,深呼吸。

  她眯起眼睛,想将车上的人看清楚,却因逆光而感到有些刺眼。

  高尔夫球车方停妥,车上的中年男人迫不及待跳下来,朝她站的方向奔来,惊喜的表情让门房看傻了眼。

  “小绿?真的是你?你真的是小绿吗?”中年男子欢欣地喊。

  和记忆中,那个瘦骨嶙峋的小不点差好多。

  只是一件样式简单的白色T恤,和一条常见的低腰牛仔裤,及腰的秀发编成一条大麻花,便烘托出宛若睡莲的高雅气质,和她脸蛋的古典韵味很是适搭、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