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安琪 > 极恶丈夫 >


  来到餐桌前,她又被吓了一跳,先前空荡荡的长桌现在全坐满了人——大约有八个人吧,只剩下两个座位是空的。而餐桌上堆满了像山一样高的食物,可以喂饱一整支球队。

  “坐下吧。”骆效鹏在首位坐下,也示意杨舒澐在一旁的空位坐下。

  “噢,好的。”杨舒澐拉开椅子坐下,发现大家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那些眼神同样充满了怀疑、不信任与鄙夷。

  她到底哪里得罪他们啦?杨舒澐无奈至极。

  “她就是杨舒澐,从今天开始会住在这里。”开始用餐之前,骆效鹏先向所有的人介绍她,而他也简略向她介绍了餐桌上的人。

  那些人都是他的员工,有厨娘爱玉和她的哥哥德辉,以及几名单身的工人,名字她还记不太住——如果是已婚的工人,他就不提供伙食及住宿了。

  为彼此简单介绍之后,骆效鹏说:“开动吧。”

  接着,餐具碰撞声与进食声此起彼落地响起,偶尔有人低声交谈,不过气氛还是很僵滞——杨舒澐开始觉得问题好像不是在骆效鹏,而是出在她自己身上。

  那些人看起来并不讨厌骆效鹏,会对他露出腼腆的笑容,甚至感觉得出他们非常敬重他。

  而对她呢——与其说他们视若无睹,倒不如说像看见讨厌的虫子出现在餐桌上一样,恨不得一把拧死……

  这个发现让杨舒澐郁闷不乐,食不知味。

  她究竟做错了什么?她甚至还没开始工作就被同事排斥,未来三年漫长的日子她怎么熬得下去?

  吃完饭,爱玉切了水果,大伙儿转移阵地到客厅聊天、看电视,但是没有人邀请她,她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面对那些不友善的眼神,于是向骆效鹏道:“不好意思,我想先回房去……”

  “嗯。”骆效鹏二话不说就同意了。“这是你来到这里的第一个晚上,或许真的需要点时间做好心理调适,你上去准备一下吧。”

  “噢,谢谢。”她充满感激地转身上楼。

  他人不坏嘛,很懂得体恤员工,而且观察入微,知道她需要时间调适被人排挤的受伤心灵。不过——

  准备?要准备什么?

  嗯,大概是准备明天一早就得起床工作的情绪吧。这么一想,她就没有回头去问骆效鹏,他说那句话的意思。

  回到房里,躲进她私人的小天地,杨舒澐这才安心地舒了口气。希望大家能够尽快接纳她,不要再排斥她这个初来乍到的新人了。  

  淅沥……

  夜半,旅途劳顿的杨舒澐沉沉进入梦乡,可是隐约的哗啦水声传入她的耳里,略为惊扰了她。

  “嗯……”下雨了吗?

  她实在太困倦,没力气爬起来看个究竟,只是翻个身,又继续香甜睡去。

  不久,水流声停止了,可是一会儿之后,她身上却发生灵异事件。

  一份不轻不重的力道落在她肩上,沿着纤瘦的背脊缓缓落到她的臀部,亲昵地磨蹭一会儿后,暧昧地滑下大腿……有人在摸她——而且还是只色鬼!

  她陡然睁开眼睛,动作迅速地翻身拈亮床头柜的台灯,让那只色鬼无所遁形。

  啊——不是鬼!

  一双炯炯有神的黑眸,透出灼热的光芒,由上而下打量着她,那双黑眸的主人正是骆效鹏。

  原来世上真的没有“天上掉下来的礼物”,她的高酬劳是要付出代价的!

  她就觉得奇怪,以一个佣人来说,三年两百万的薪资实在有点高,原来是因为深夜还得兼做“特别服务”啊!

  “啊——”她猛然跳起来,扯开喉咙放声尖叫。

  “你做什么?”骆效鹏英挺的剑眉紧皱,像看疯子一样地看着她。“不要再叫了!”

  杨舒澐才不管他,要她不叫,不等于要她乖乖等着失身?

  “你别过来!”她跑到房间里离他最远的地方,继续大声尖叫。“救命啊!救命——”

  “住口!这么晚了,你要吵醒别人吗?”骆效鹏怒瞪着她,不知道她哪根筋不对劲。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