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安琪 > 极恶丈夫 >


  “哼!”听到她的回答,年轻人居然直接从鼻孔里发出哼声。

  不只年轻人,一听到她是从台北来找骆效鹏的,几乎每个人脸上都露出鄙夷的神色。

  杨舒澐真的感到很莫名奇妙,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这个村子纯朴宁静,可是住在这里的人怎么那么不友善?

  难道其实骆效鹏才是杀人越货的大坏蛋,让村里的人个个恨之入骨?

  “好了。我看她像个好女孩,大家就别为难她了。”刚才早她一步下车的驼背老太太开口劝众人,然后转向狐疑纳闷的她,慈祥地道:“你要去蓝天农场是吗?从那条路一直往上走,大约十五分钟就会看到蓝天农场的指示牌,沿着指标继续往上走,再过五分钟,就可以看到农场的房子了。”

  “谢谢您,您人真好。”这才像个和善的村民嘛。

  杨舒澐甜笑着向老妇人道谢后,拖着大旅行箱,朝老妇人所指的水泥路走去,背后立即响起一片吱吱喳喳的交谈声,不过她也懒得理会别人怎么说了。

  山岚降下之后,雾气逐渐深浓,远处的景物都看不见了,她得在天色完全转暗之前,尽快走到蓝天农场。

  可能是她的脚程较慢,二十分钟后,她才看到蓝天农场的指标。又走了约五分钟,终于看到了属于蓝天农场的屋子。

  “这就是蓝天农场吗?”她不由自主发出赞叹。

  这里比刚才下车的“碧岚村”山势更高,正好坐落在一座高高的山坡上,最显眼的,正是矗立于山坡顶端那幢褐檐白墙、壮丽巍峨的北欧式木造别墅。

  难怪村子里的人听到他的名字就赏白眼,在这种穷乡僻壤盖起这么豪华舒适的住所,当然招人嫉妒呀。

  杨舒澐不明白村民那些诡异的眼神是怎么回事,所以这么揣测着。

  而她很快发现,蓝天农场目前盛产的是苹果,从她所在的道路两旁,一直绵延到最高处的豪华别墅附近,放眼所及都是一片片的果林,许多硕大艳红的果实垂挂在枝头。

  “是苹果耶。”她凑近一看,阵阵浓烈的苹果香气扑鼻而来,让她嘴里盛满唾液,好想偷摘一颗来尝尝。

  不过这可都是她未来的雇主--骆效鹏的生财宝贝,要是发现她偷吃这些昂贵的大苹果,说不定会扣她薪水呢。

  她忍住嘴馋,继续拖着旅行箱朝道路尽头的大别墅走去,途中遇到一名二十开外、背着大竹篓的年轻男人从果林里走出来。

  杨舒澐心想他说不定是她未来的同事,于是立刻露出笑容打招呼。

  “你好!你也帮骆先生工作吗?我叫杨舒澐,是从台北来的,会在这里工作,未来还要长久相处,请多多指教。”

  “哼!”年轻男人的反应居然也是白她一眼,扭头又走回果园里去了。

  哇--是怎样?!村子里的村民讨厌骆效鹏就算了,怎么连替他工作的人也这么厌恶他?他的人缘怎么这么差?

  难道--他果真是个大坏蛋?

  被这些莫名奇妙的人弄得迷糊又不安的杨舒澐,怀着忐忑心情继续往前走,途中又遇到一名正在采收蔬果的年轻女孩,二十出头,秀丽苗条,但是神情很冷淡。

  “你真的来了?”女孩看她的眼神,活像看见不受欢迎的野狗。

  “嗯。”看来,她未来的主子骆效鹏先生,已经把她要来这里工作的事情告诉大家了。

  不过大家的反应是怎么回事?不欢迎她来工作吗?

  “骆大哥目前人正在屋子里,你可以直接进去找他。”女孩冷冷地说完,迳自别开头去摘豆苗,杨舒澐已经从一头雾水到无力,懒得再生气了。

  谢过那个女孩,杨舒澐来到别墅门前,仰头望着那栋高大的木屋。

  近看更是壮观啊,这栋房子真是漂亮!

  木造别墅开了很多窗子,采光非常棒,山区空气好,没有污染,窗户干净得像刚装上去的。窗台前放了几个盆栽,种植了一些黄、紫、橙色彩鲜艳的小花,更富欧洲乡村气息。

  她赞叹地凝睇一会儿,才想起自己有更重要的事,赶紧提着旅行箱上前敲门。

  咚咚!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