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安琪 > 极恶丈夫 >
三十六


  他以为先打她一个耳光,再给她一颗糖,她就不计较了吗?

  但是,他的吻实在太温柔,让她忘了委屈、忘了愤怒,只能沉醉在他的吻中。

  外头天色已经大亮,但是火热的激情,现在才正要开始……

  后来,德辉果真把静芳追回来了,他们办了一场热热闹闹的婚礼,婚后德辉遵照农场里的规则,搬离形同王老五宿舍的主屋,在碧岚村买了间房子,开始夫妇甜蜜的新婚生活。

  不过爱玉并没有搬去跟他们一起住,还是留在主屋里,继续著以往的工作。

  天气逐渐暖和,春天的脚步才刚刚远离,眼看著唧唧蝉鸣即将响起,繁花落尽的大地,很快就被满眼的新绿取代,热闹的四季,没有一季缺席。

  杨舒澐赖在骆效鹏替她钉在阳台上的藤制摇篮椅里,倦懒地打瞌睡。最近她好爱睡,大概是天气太暖和的缘故吧。

  “小懒虫,怎么又在睡了?”

  骆效鹏工作完了回到卧房,发现下午才睡过午觉的杨舒澐,竟然又窝在摇篮椅里呼呼大睡,受不了地摇摇头。

  “我就是好困嘛。”杨舒澐也好想起身热烈欢迎他,但是她浑身懒洋洋地,根本不想动。

  “你以前不会这样呀,是不是生病了?”骆效鹏担忧地看著她。这里实在有点偏僻,最怕急病。

  “没有啊。我胃口很好,吃得很多,除了爱睡之外也没有什么不舒服。”唔,说到吃,她又肚子饿了。

  “多留意自己的身体,不舒服一定要赶快告诉我。要知道,你的身体可是要孕育孩子的。”要是身体不好又碰巧怀上孩子,岂不是更吃力?

  然而骆效鹏的话,却让杨舒澐误会了。

  她垂下眼眸,定定地凝视地面,好一会儿才酸苦地一笑,半负气地说:“我知道。为了孩子,我一定会小心照顾我的身体,绝不会轻忽,让‘你’的孩子有半点损伤。”

  “我不是——”骆效鹏真恨自己口拙,天知道,他根本不是这个意思,他关心的是她。

  他正想解释,身上的手机忽然响起,他低咒了声,还是不耐地接起电话。

  “哪位?”

  “请问是骆效鹏先生吗?”电话里传来陌生而威严的声音,让骆效鹏敏锐地察觉不对劲,立即收起不耐,专注聆听。

  “我是。”骆效鹏严肃的语气引起杨舒澐注意,让她立即遗忘了怒气。

  “请问你认识邓美琴女士吗?”

  “我认识。她……怎么了吗?”他直觉是不好的事,瞄了杨舒澐一眼,迅速转身背对她,压低嗓音。

  杨舒澐则狐疑地在后头打量著,心想他鬼鬼祟祟,不知道在搞什么鬼?

  “你是她的女婿吧?我们追查她的资料,发现她女儿杨舒澐在去年和你公证结婚。是这样的,她不幸死亡,我们特地来通知你们。”

  “死了?!”骆效鹏大为震惊。“怎么回事?”

  听到他的惊嚷,杨舒澐也跟著紧张起来,一股不祥的预感让她心里直发毛,但又拼命告诉自己不可能,不要胡思乱想。

  “应该是赌金纠纷吧。凶嫌已经抓到,伹我们还是想请家属前来认尸。”

  “怎么会这样……”即使不是自己的母亲,骆效鹏也难以置信,足足愣了好一会才连忙问清地点,然后怔忡地挂上电话。

  “怎么了?是谁过世了吗?”他一转身,一直绷著神经关注聆听的杨舒澐立即追间。

  骆效鹏同情地看著她,如果可以,他真的很不想告诉她这个坏消息。但是他知道今日不说、明日不说,总有一天还是得说。

  但是他怕她一时承受不住,所以先安慰道:“舒澐,你听我说,你千万不要太激动,还是身体要紧……”

  “到底是谁过世了?”杨舒澐尖锐大喊,她想听的不是这些安慰。

  “是……你的母亲。舒澐,你妈过世了。她因为赌金纠纷被人打死,警方要我们去认尸——”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杨舒澐捂著双耳,失控大叫。

  “舒澐,你冷静一点!”骆效鹏用力按住她,怕她伤害到自己。

  “放开我……”前一刻,杨舒澐还激烈挣扎著,下一秒,她突然双眼一闭,瘫倒在地——

  “舒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