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安琪 > 极恶丈夫 >
三十


  奇怪!他不是说身体不舒服吗?为什么不在房里休息,还跑到阳台上?

  还有,他一直盯著效鹏和屈静芳,又是在看什么呢?

  她突然想起稍早时,屈静芳哀伤望著德辉的眼神,他们之间,似乎有些她所不知道的秘密……可是,那到底是什么呢?

  几条线索构成一个谜团,杨舒澐想不出答案,只能暗自懊恼。

  回到房里,她心情混乱,拿起看了一半的书勉强翻几页,却什么都没看进去。

  她丢下书,走到窗前,虽然一直告诉自己别看,却还是忍不住探头往外。

  小路上已经看不到他们的身影,使她紧张了一下,但很快地就在她设计的前门小庭院里找到他们。

  这会儿,他们并肩坐在木制的长椅上偶偶私语,毫无芥蒂的亲密模样,让人难以相信他们已经分手八年了。

  他们真的都对彼此断念了吗?还是……这段恋情正要开始死灰复燃?

  杨舒澐心痛地拉上窗帘,不想让自己变成面目可惜的妒妇——她根本连嫉妒的立场都没有。

  她钻进被窝里,强追自己入睡。夜寒露重,拥著轻暖的羽绒被,她却辗转无法入眠。

  不知过了多久,意识迷蒙即将沉入梦乡的她,听到房门开启的声音,知道是骆效鹏回来了。她立刻清醒,但是没有张开眼睛,她知道接下来他会拿换洗衣物进浴室洗澡。

  相处好一阵子了,他的脚步声和生活习惯,她都已经非常熟悉。

  轻得几乎听不见的脚步声在她床边停止,许久没有移开。她闭著眼装睡,猜想他可能正弯腰打量她。

  终于,脚步声再度移动,打开衣橱,一会儿之后移向浴室。

  听到关门声,她吁了口气,睁开双眼。浴室里传来哗啦的水声,带给她一种熟悉的亲切感。

  他回来了!即使他曾经深爱的情人住在这栋屋子里,他还是回来了,回到她的身边。

  望著骆效鹏随手扔在椅上的外套,杨舒澐情不自禁露出满足的微笑。

  我想,我爱上他了!

  她的笑容逐渐转为苦涩。这份爱,是在看到他为她载回整车的草莓苗时发现的吧?

  或者,是从自己成为他名副其实的妻子那一刻开始;更或许,早在速食店看到他的第一眼,她就为他心动了。

  后来,虽然她曾经怨他、气他、恼怒他,但……她也爱他呀!杨舒澐噙著酸苦又甜蜜的微笑,回想著两人从相识到逐渐熟悉的现在。

  虽然骆效鹏脾气不好、个性古怪,又很爱板著臭脸,但是,他也很宠她。她喜欢的、爱吃的东西,他都会默默替她准备好—

  她也是后来才知道,桌上的水果篮里每天都有新鲜甜美的水蜜桃,那全是他巡视果园时亲自替她摘来的。

  而她的愿望,即使再荒诞不经,他也会想办法满足她——虽然经常是臭著一张脸,嘲笑她的想法太荒谬,但是最后,他一定会帮她实现愿望。

  这样的男人,有时候让人气得咬牙切齿,但是更多时候,却让人想好好爱他。

  如果,她能够留在他身边,永远地爱著他,也被他所疼爱,他们可以一起照顾孩子,幸福地生活在这远离尘嚣的世外桃源……

  水声静止了,杨舒澐立即闭上眼睛,再度装睡。

  浴室门开启,熟悉的脚步声响起,伴随著擦拭头发的窸窣声。她紧闭著眼,聆听这些微不足道的声音,像天籁般珍贵悦耳。

  擦拭头发的窸窣声停止了,骆效鹏掀开被子上床。杨舒澐偷偷微笑著,为了他在身边的满足感。

  忽然,一只魔爪伸来——

  “啊!”杨舒涹惊愕地睁开眼,捂胸尖叫。

  “你果然没睡。”骆效鹏收回手,瞧著她。“哪个人睡著了会像你这样?全身紧绷得像木乃伊,脸上还会傻笑?”

  个我才没有傻笑……”好吧,或许有一点。

  “今天怎么这么早上床?”他侧身面向她,好奇地问。

  “唔……有点困了嘛。”她心虚的回答,不敢让他知道她的妒意。

  骆效鹏笑了。“困了不赶快睡,还装睡干什么?”

  “呃……突然又不想睡了嘛。”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