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安琪 > 极恶丈夫 >


  “还要盖印章?”杨舒澐诧异地问。

  “这样比较有法律效力嘛!”邓美琴干笑。

  杨舒澐拿她没办法,叹了口气,又乖乖找出印章来盖。

  “好啦!”女儿一签完名、盖好章,邓美琴立即抽走文件,万般宝贝地塞回皮包里。“那我走啦,你好好照顾自己,工作的事我会再跟你联络。”

  “你不留下来住几天?”杨舒澐期盼地问。一直以来,她都很寂寞,就算是不负责任的母亲相陪,也好过只有她一个人。

  “我还有事情要忙,你上班很累,赶快休息吧,我改天再来。”说完,邓美琴脚底像抹了油似的,一溜烟地走了。

  到了门外,邓美琴喜孜孜地抽出那份文件,用力亲吻了下。

  嘿嘿,这可是她的宝贝,可以换很多钱哪!

  对了!说到钱——

  她回头看看屋内,见女儿没有追出来,便赶紧抓着包包,跑向停在暗处的休旅车。见她过来,车窗被开启,露出了一张性格霸气的脸庞。

  “骆先生,我女儿答应了,也已经签名盖章了。”看见金主,邓美琴立即堆起笑容,巴结地将文件送到他面前。“怎么样?现在你可以给我钱了吧?”

  骆效鹏瞄了眼,确定没有问题,才将合约收进纸袋里。

  “只能先给一半。”他淡淡地道:“得等到你女儿确实履行合约,我才会给你另外一半。”

  “喔……”邓美琴有点失望,不过那也无妨,只要有一半那就够了。

  “那就先给我一半吧,拜托你了。”救世主啊!邓美琴涎着脸祈求。

  “这是即期支票,随时可以兑现。”骆效鹏交给她一张支票,提醒道:“或许你女儿的工作需要时间处理,不过我没有太多耐性,最迟下个周末之前,要她上山来找我,否则你不会再得到另一张支票。”

  “不!”邓美琴紧张地惊呼。“她会准时过去的,我保证!”

  “最好如此。”骆效鹏面无表情地发动车子径自离去,他已经多耽搁了一天,必须立刻赶回农场。

  “呼!”他走了,那份迫人的窒息感才消除。邓美琴吁了一口气,低头看看支票上的金额。“嘻!”钱哪——她的宝贝。

  啪!她伸指弹了下支票,然后高高兴兴地收好,藏进皮包里。原本她心里还有一点点罪恶感,但是看到钱之后,什么都没有了。

  只要有钱,就算得出卖女儿,也不算什么吧?  

  午后五点,山谷间逐渐降下的山岚,将碧绿的山峦妆点得朦朦胧胧,最末一班公车在写着“碧岚村”的站牌前停下。这里也是终点站,等会儿公车将会沿着原路线折返市区。

  杨舒澐是车上最后一名乘客,她向司机道谢后,提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跟在一位驼背的老太太之后下车。

  她终于还是来了!

  和母亲谈过之后,她利用一个礼拜的时间辞掉工作、整理东西,然后来到这里准备开始为期三年的“女佣生涯”。

  她吐口气,缓和一下长时间待在车厢内的烦闷气息,顺道打量眼前的小村庄。

  它真的很小,站在高处一眼便可望尽,大约几十到上百户大大小小的木造平房坐落在矮山坡间。不过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她看到商店、饭馆、米店、肉店等的招牌,俨然就是一个小小的城镇。

  她走了半条街,向几名坐在家门前闲聊的农妇询问了前往“蓝天农场”的路。

  “请问一下……蓝天农场要往哪里走?”

  刹那间,她的周遭陡然陷入一片寂静,不只原本聊得开心的农妇不说话了,就连附近正在购物或是交谈的声音也不见了。

  一道道满含着疑窦的审视目光,朝她直射而来。

  她说错了什么吗?杨舒澐霎时感到紧张起来。

  “你要去找人?”一位妇人怀疑地看着她。

  “是的。”杨舒澐浅笑回答。“我要找蓝天农场的主人——骆效鹏。”

  “你该不会是从台北来的吧?”一位年轻男人粗鲁地插嘴问道,打量她的眼神充满了不屑。

  “呃,是的。”从台北来的又怎么样?从台北来的都是杀人越货的大坏蛋?

  他蔑视的神态,让杨舒澐有点不高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