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安琪 > 极恶丈夫 >


  “你又欠了多少钱?”杨舒澐实在很不想问,但却不得不问。

  她有预感,金额绝对不会太少。

  “呵呵……其实也不算太多啦,两百万而已。呵呵呵……”事已至此,邓美琴只能傻笑。

  “两百万?!”杨舒澐眼前一黑,觉得自己快昏倒了。

  上回那五十万,她日夜辛劳打工,外加批货利用网拍赚钱,也花了将近两年的时间才还清。这一回……两百万?!

  原本规划好的美好远景,在她黯淡的眼前逐渐远去……

  “妈!你真的太过分了!你到底有没有为我着想过?你真的要逼我去死吗?”

  见女儿脸色铁青,要发火了,邓美琴赶紧好声好气地说:“舒澐啊,你先别生气,听妈说——”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这两百万的债务,我得等到哪一年才还得清啊?”杨舒澐气得红了眼眶。

  哪位母亲不是心疼子女、宠爱子女?只有她的母亲自私自利,从来只为自己着想。她已经二十一岁了,却连未来在哪里都看不见,只有摆脱不掉的债务永远跟随着她。

  “唉,你先别难过嘛!听妈说喔,现在这里有一份工作,可以让我们马上赚进两百万——”

  “你休想叫我去卖身!”杨舒澐立即高嚷,警戒地瞪着母亲。

  能够一下子赚进两百万,用脚底想也知道,绝不会是什么正经的好工作。

  “啊——”邓美琴张大嘴愣了愣,才又堆起笑容说:“这不是卖身的工作啦,只是……帮佣而已。”

  “帮佣?”杨舒澐拧起秀丽的眉,怀疑地打量母亲。“什么样的帮佣工作,会给两百万这么高的薪水?”

  “呵呵,这不是一年的价钱,是三年啦。因为帮佣的地点不是都市,是在中部山上一个很远的地方啦……请人不容易,所以他们一次雇就是三年,薪资两百万,换算一下一个月差不多五万多,这是二十四小时的工作,满辛苦的啦,所以当然值得这么多钱。”

  “是吗?”杨舒澐想了想,照母亲这么说,好像也有道理。

  辛苦她不怕,她只怕母亲逼她去风月场所上班还债,那么她是抵死也不从的。

  “所以宝贝女儿,你接下这份工作好不好?只要你一点头答应,妈的债务马上解决了,再也不用东躲西藏怕人找上门,三餐不济,餐风露宿……你都不知道有多可怜……”邓美琴揪着脸,只差没滴下几滴眼泪印证她的悲情。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杨舒澐冷冷地道。

  “别这么说嘛!”现在邓美琴有求于她,没空发火。“那老板我见过,人很好的,他住的地方豪华又宽敞,吃的全是山珍海味。”她拼命怂恿。

  “既然这么好,你为什么自己不去呢?你才四十几岁,也没缺手缺脚,只要肯做的话绝对应付得来。”杨舒澐嘲讽地问。

  “唉!如果可以,我当然也想啊,问题是人家不要我嘛。”要不然那男人那么帅……嘶!邓美琴偷吸了下口水。

  “你年纪又不大。”

  “这不是大不大的问题,而是生不生得——啊!”邓美琴发现自己差点露馅,惊呼一声,猛然住嘴。

  “生什么?”杨舒澐心生疑窦。

  “就是生……生力气啊!我年纪是不大,但是这辈子没做过什么苦活,我怕撑不下去啊!阿你从国中开始就在打工,比妈有工作经验,你就好心点帮帮我吧!”邓美琴掩着脸痛哭起来。“阿连你都不帮我,我不是等着被人砍死吗?呜……”

  见母亲哭成那样,杨舒澐既无力又心疼。眼前的妇人确实很可恨,但她是她的妈妈呀!因为摆脱不了赌的魔障,只能一再地在地狱中沉沦。

  杨舒澐很为难,目前的工作她很喜欢,能熬到店长的职务也实在不容易,但是如果要偿还母亲欠下的两百万债务,现在的薪水根本没办法。

  “真的只要工作三年,就能赚到两百万?”她终究是心软了,毕竟是自己的母亲,她不能不管她。

  “没错没错!而且啊,还可以预先支领这笔钱,帮我度过这个难关。”这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机会,难得上天怜悯她呀。呵呵呵!

  “来,这个你帮我签一下——”邓美琴“唰”地从皮包抽出一份文件,推到女儿面前。

  杨舒澐诧异地瞪着那份文件。“这是什么?”卖身契?

  “我刚才不是说了,人家一次要做三年,还可以预支两百万给我,那当然要签约啊。”

  “还要签约?”杨舒澐拿起那份文件,第一页的抬头写着:工作履约保证。

  她正要继续往下看,母亲就急忙抽走,翻到最后一页的签名处一指,顺道将一枝笔塞进她手里。

  “我还急着离开,没有太多时间。哪,你赶快签一签,我明天一早好拿去给人家。”

  见母亲好像很心急,杨舒澐感到有点怀疑,不过虎毒不食子,妈再怎么贪婪爱钱,也不会卖了她吧?

  “好吧!”于是她拿起笔,签下自己的名字。

  谁知道签完了名,母亲还要她盖章。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