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安琪 > 极恶丈夫 >
十三


  “这么大?”看来他真是个“好野人”呢。“既然你拥有这么大片的土地,经济状况想必不差,既然如此,为什么要……要花钱找人来帮你生孩子呢?”

  “理由很简单,我需要一个子嗣继承事业。”仅此而已。

  “如果你只是想要孩子,那么可以结婚啊!以你的条件,想嫁给你的人一定多得是吧?”

  “是不少。不过她们为的是我的人?还是我的钱?”骆效鹏讽刺一笑。

  “你这么不信赖女人?”杨舒澐诧异地问。

  “女人有什么值得我信赖的地方吗?”骆效鹏反问。

  “你……”原来他不信任女人,而且非常严重。

  “或许你曾经受过感情的创伤,可是并不是每个女人都是这样的,譬如你的母亲应该就--”

  “不要提她!”骆效鹏突然厉声高喊,吓了她好大一跳。“那种女人,根本没资格当人家母亲!”

  “……对不起。”杨舒澐有点明白了,他母亲可能就是造成他不信任女人的主因,他与母亲必定有段极不愉快的过去,她不该提起他母亲的--虽然她事先并不知情。

  “她早就离开这里,都二十年了,以后别再提起她。”骆效鹏别过头,眺望远方,不愿回想母亲抛家弃子、父亲酗酒而死的那段惨痛记忆。

  过去他一直告诉自己,他不需要那种女人来当他的母亲,所以他也以为自己早就不在乎了。大家都知道这段过往,不曾有人在他面前提起,若不是她今天恰巧碰触到这个禁忌话题……

  “对不起。”她又道了一次歉,她真的无意惹他不快。

  “无所谓。你还想继续往下走吗?前头全都是水蜜桃果园。”他随口问道。

  “嗯,好啊。”她又跟上他的脚步,心中仍有疑虑。

  “对不起,我还有一个问题……就算你不信任女人,也总该相信长久相处的人吧?我看得出爱玉她……呃,很喜欢你,为什么你不娶她呢?”

  骆效鹏又停下脚步,转头看着她。“爱玉是个好女孩。”

  “嗯。”所以呢?

  “我不想令她痛苦。我的心是残缺的,没有办法给她爱,没有爱的婚姻不会幸福,像她这样的好女孩应该得到幸福,所以我不能娶她。”

  因为爱玉是个好女孩,他不愿意害她,所以只好到外头寻找像她这种“不是好女孩”的女人,来替他生育子嗣?

  杨舒澐应该感到受伤的,但她却只觉得心酸。

  骆效鹏又道:“再说,我只当爱玉是妹妹,既没有男女之情,兄妹怎能结为连理?”

  “可是爱玉似乎不是这么想的。”连她这个初来乍到的外人,都看得出爱玉对他的仰慕与爱恋,已到了不可自拔的地步。

  “她只是一时迷恋,过一阵子就会想开了。”骆效鹏倒不担心这个。他走进路旁的果园,随手检视正逐渐成熟的水蜜桃。

  “差不多快熟了,这两天该开始套袋了。”他喃喃自语。

  一片青中带红的水蜜桃当中,有颗特别饱满红润,细细的绒毛覆盖在上头,看起来粉嫩又可口。

  骆效鹏上前看了看,顺手摘下递到她面前。“这颗已经差不多成熟了,要不要尝尝看?”

  “可以吗?谢谢。”杨舒澐惊喜地接过来,嗅闻那诱人的水蜜桃香气。“闻起来好香,看起来好好吃喔。”

  “不是我自夸,我种的水蜜桃甜度无人能及,而且是有机栽培不使用农药,不必清洗,直接就可以吃。”

  “真的吗?”杨舒澐听了好开心,立即在衣袖上擦了擦,然后迫不及待的咬了一口。“唔……真的好甜,好好吃。”甜美又多汁,真是好吃极了,难怪他光靠这些水果,就能坐拥几座山头的土地。

  她咬着水蜜桃的神情好满足,漾着笑容的脸庞青春甜美,骆效鹏突然觉得自己种的水蜜桃并不是最甜的,她的笑容,比他的水蜜桃还要甜。

  “对了。你……咳!考虑得怎么样了?”他假装不经意地问。

  一口果肉停在嘴里,差点梗住喉咙,她好半晌才缓缓吞下。“一定要这么急着做决定吗?”她依然犹豫茫然。

  “我不是要逼你,只是觉得这件事早点决定对你我都好。”

  该死!他不能老实承认吗?他心里确实有点急,担心她不肯留下来,他希望她为他孕育子女。

  遇到她之前,也许任何女人替他生孩子,他都可以接受。但是见到她之后,他只想要她。即使他一再告诉自己,她可能和其他女人一样,都是嫌贫爱富、虚有其表的女人,然而他还是克制不住自己对她的渴望。

  他要她!他从未这般迫切想得到一个女人。

  “你希望我留下来吗?”她茫然的眼望向他,让他心口猛然一揪,几乎要上前紧紧拥抱她,抹去她眼中那抹慌张与无措。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