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安琪 > 极恶丈夫 >
十一


  一关上门,杨舒澐的情绪就崩溃了。她克制不住眼底泛流的泪,也克制不住想起自己被出卖的事实。

  妈妈为了五百万,把她给卖了!妈怎会如此狠心无情呢?

  小时候,爸爸还活着的时候,妈妈温柔美丽又贤慧,每天都会烹煮好吃的菜肴给他们吃,还会替她做好吃的点心、缝好多可爱的衣服。那时候,她好喜欢妈妈,真的真的好喜欢……

  可是,自从爸爸意外过世后,妈妈就完全变了。她不是喝得烂醉,就是在外狂赌连家都不回,不再为她烧饭煮菜,不再替她缝制衣裳,当然更没有美味可口的小点心。爸爸离开人世的同时,似乎也把她们的幸福一并带走了。

  “呜……为什么?”杨舒澐再也压抑不住,放声痛哭出来。

  骆效鹏站在门外,就听到里头传来压抑的低泣声,然后是伤心的痛哭……

  他握紧拳头,心口荒谬地抽紧。

  见鬼了!又不是他唆使她母亲卖了她,他也没拿合约来逼迫她,她伤心痛哭,他愧疚心疼什么?

  一转头,又看见那几双不以为然的控诉眼神,他顿时更加恼火。“你们到底在看什么?再不快点去睡,我就让你们整晚都别睡了!”

  大家知道他真的火了,纵有满腔的义愤填膺,也不敢再表现出来,赶紧摸摸鼻子一个个溜回房间。

  骆效鹏回头望着主卧房的门板,听着里头传来哀切的哭泣声,许久许久,没有转身离去……

  经过不怎么平静的一夜,第二天,天才刚亮,大伙儿还是按时起床工作。

  农作物就像孩子,必须细心呵护照料,尤其是苹果和水蜜桃这些高价又脆弱的水果,只要怠惰一天,就可能因为一时的疏忽造成重大损失。

  “呵啊--”

  几名工人打着呵欠下楼,绕过空荡荡的餐桌,打算直接去上工。

  农场人口多,爱玉准备早餐没那么快,大概得等到八点多才有早餐吃,因此大伙儿都习惯先上工,晚点再回来吃早餐。

  “嗯嗯……什么味道?”

  走在最前头的人停住脚步,像狗一样不停地耸动鼻子。

  “对啊!是什么味道啊?好香喔!”几个人四处嗅闻。

  话才说完,就见厨房里走出一个穿围裙的女人,手里端着一大盘热腾腾的现炒高丽菜。

  她不是爱玉--身材比平板的爱玉好多了,是杨舒澐。

  “早安。”看见他们,杨舒澐嘴角微扬,露出淡淡的笑容,把菜放到餐桌上。“我煮了一大锅稀饭,还炒了几道菜,如果不嫌弃的话,先吃了再去工作吧。”

  几名工人吃惊地看着她,那美丽的脸庞十分平静,仿佛昨晚的伤心痛哭全是众人的一场错觉。

  “你们不上工,全站在这里干什么?”总是和工人们一样早起的骆效鹏,梳洗完毕才下楼便看见这样的情形。

  杨舒澐从厨房端出第二道菜,看见他,同样点点头,道了声早。

  “杨舒澐?你在这里做什么?”骆效鹏诧异地喊道。

  “准备早餐。”她忙碌着,平静地端出其他几道菜。要难过、要哭泣,昨晚她已经发泄过了,她不会一直让自己哭泣。

  从小她就知道,哭泣并没有什么用处,就算哭泣,也没办法让离家的母亲回来煮饭给她吃,所以她不如坚强一点。

  “准备早餐?”他看了眼餐桌上油亮亮、卖相可口的现炒菜肴,讶异她的手艺竟然这么好,完全不输给爱玉--这是第一个意外的发现。

  第二个意外发现,是她的自我疗伤能力。

  他看向她,发现她的眼睛清澈明亮,“几乎”看不出昨晚曾伤心痛哭的痕迹,虽然仔细看还是有点微红,但他已经很诧异了。没想到她还满坚强的,他不由得多看了她几眼。

  “来,大家先吃饭吧。”

  “嗯。”骆效鹏走向餐桌,心中猜想:她之所以这么平静,是否因为她已做了决定?

  坐上餐桌,杨舒澐替每人添了稀饭,骆效鹏浅尝一口,随即睁亮了眼。

  好香的米粥!甘甜浓稠,嘴里充满浓浓的米香味,他忍不住又喝了一口。

  “哇!好好吃喔。”一旁的人已经唏哩呼噜狼吞虎咽起来。

  “稀饭好香。”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