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安琪 > 诈欺交易 >
三十八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何书晏。

  “我正好来台中,想说从没到你家拜访过,于是便买了礼盒顺道绕过来。可是去了你家,你不在,你父亲说你来这里‘用餐’,所以我就过来找你了。”

  他有条不紊地说明道。

  “呃,请问你是……”陶母一见他堂堂的仪表、温文不凡的谈吐,当场睁亮了眼。

  这年轻人对她的味,这才是好老公的上品人选嘛。

  “想必您就是伯母吧?您好!我叫何书晏,是安洁的——”他用深情的微笑瞧了安洁一眼,才说:“朋友。”

  骗鬼啦!他用那样的眼神和语调说话,谁会相信他们,只是“朋友”?陶安洁咬着牙,赶紧补充:“对啊对啊,普通朋友啦。”

  “喔——”陶母拉长了尾调,有点怀疑,但是又不确定是不是。

  这小子会是她家阿洁的秘密男友吗?

  “伯母,难得有机会碰面,不如由我作东,大家去喝杯下午茶,坐下来聊聊如何?”何书晏提议道。

  “好啊!”

  “不用了!我们刚才吃得很饱了,谢谢,再见!”陶安洁飞快说完,硬推着母亲要转身离开,却被老妈恶狠狠地敲了脑袋瓜子一记。

  “慢着!刚才虽然吃了,但是根本没吃饱。气都被气饱了!况且只是喝杯茶,根本没问题的。”

  陶母转头一面对何书晏立刻变脸,满脸堆满热络的笑,问:“不知道要去哪喝茶呢?”

  “这间购物商城里有好几间咖啡厅和餐厅,但是安洁最喜欢港式饮茶不是吗?我们放假时也常去吃啊,不如就去吃港式饮茶好了。”

  “喔,原来如此啊。”还说只是普通朋友,感情分明已经这么好?

  陶母嘿嘿笑着打量女儿,嘴角浮现冷笑。

  敢欺瞒我,等一会儿回去之后你就知道了!

  陶安洁脖子一缩,扁起小嘴。呜呜,事情穿帮了,等一会儿回去之后,一定会被老妈骂到臭头啦。

  都是何书晏害的!他干嘛忽然跑来啊?她扁着小嘴,一脸哀凄。

  “伯母,我开了车来,不如等一下顺道送安洁回台北吧?”仿佛瞧出陶安洁的窘境,何书晏宛如救世主般翩然降临。

  “是吗?那也好,这样我比较安心。”陶母露出慈母的微笑。

  臭丫头,算你走运,这回的帐,下次再算!

  逃过一劫?陶安洁又感激又埋怨,恨恨地瞪着何书晏。

  他这是干嘛?先捅她一刀,再赶来救她,这样有比较伟大吗?

  话虽如此,她还真的很需要他的解救。

  要不如此,今天她的耳朵就要遭殃了。

  那天的事,何书晏戴罪立功,虽然载着陶安洁回台北途中,被念了一整路,但事后她也没再多责怪他。

  事情都已经发生,怪他又有什么用?

  她也不想当个小鼻子小眼睛又爱记恨的女人。

  可是!他实在给她惹了很大的麻烦耶,他到底知加不知道?

  到现在她还是经常接到妈妈打来的骚扰电话,只不过内容换了,不是逼她去相亲,而是——

  “阿洁啊,什么时候带书晏来家里坐坐?”

  陶母几乎每个周末之前都会打来问。

  “哎哟,人家有没有空,我怎么知道?再说我们只是普通朋友,你不要想太多啦——啊——啊啊!”

  她的手机被抢走了!

  “伯母吗?”不知何时走到她身后的何书晏,兀自抢过她手中的手机,笑吟吟地与陶母对话:“很感谢您的邀请,这礼拜我正好有空,我会带安洁一起回去的。您要煮拿手菜招待我?哈哈,那怎么好意思呢?不过那实在太令人期待了,我们一定会准时赶回去。嗯嗯,那就见面再聊了,再见。”

  他结束通话,一合上手机,双眼赤红的安洁立刻扑过去,掐住他的脖子。

  “你是笨蛋吗?”她像只喷火母暴龙,猛力摇晃他的身体。“你不知道我妈已经误会了吗?要是你再跟我一起回去,我们家的人会怎么想啊?啊?”

  我就是要他们误会啊!何书晏垂下眼皮,藏起眼眸中的心机。

  “可是伯母一再热心邀请,我实在不忍拒绝啊。”他的语调好不委屈。

  “你不理她,她吵久了自然就会死心了,可是现在你答应了她,往后她一定会三天两头来邀请,到时候看要怎么收场?哪天你拍拍屁股结婚去了,我怎么去跟我那些会错意的家人解释?”

  “不会的。”何书晏柔声安抚。“我不会结婚的。”

  陶安洁一愣,掉头跑出家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