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安琪 > 诈欺交易 >
三十七


  他穿过客厅,直往卧房的方向走去,陶安洁刚松一口气,他却突然停下脚步,转头问:“伯母要你去相亲?”

  咦,他听到了。

  “呃,是啊……常常打来吵我,实在教人受不了,所以……呵呵呵。”她喉头干涩地干笑。

  “是吗?”

  原以为他至少会说点什么,但他什么也没多说,只是点点头,转身继续走进卧房里。

  陶安洁眼神一黯,意志消沉地垂下脑袋。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就只是——

  唉,很失落。

  周日的餐厅里,总是热热闹闹的,陶安洁坐在软绵绵的座椅里,手拿精致的刀叉,用力切割着餐盘上鲜嫩的牛肉,然后塞进小嘴里,享受地咀嚼着。

  嘻,这家餐厅的食物真是不错,真不愧是高级餐厅,这一趟算没白来。

  她忙着切开牛排,一口口塞进嘴里。

  她豪迈的吃相,让对桌那一家人看得目瞪口呆。

  “咳!”身为媒人的婶婆拿出手帕擦嘴,一面发出假咳声,提醒某位正大啃大嚼的女人,稍微顾忌一下形象。

  像眼前这女人这样,在相亲这种场面还能毫无顾忌地大快朵颐的人,她还真没见过几个。

  更丢脸的是,这人居然是她的侄孙女。

  “阿洁!”陶母当然懂得婶婆的暗示,连忙用手肘撞撞身旁的女儿,要她收敛一点。

  “干嘛?”陶安洁停下进食的动作,狐疑地大声问。

  “别吃了。”陶母羞得恨不得能挖个地洞钻进去。

  “为什么不吃了?还剩很多啊。”她指指盘子里还剩一大半的肥嫩牛排,难道要浪费不成?

  “反正,别吃了。”陶母头都快垂到桌面上了。

  “唔,好吧!”陶安洁无所谓地耸耸肩,不吃就不吃啰。

  她放下刀叉,开始东张西望顺道发呆。

  此刻媒婆大展手腕,试着让相亲顺利进行,哪晓得陶安洁的配合度是零,虽然对于问题有问必答,但答案却是句句惊人,分明就是故意要把人吓跑。

  “请问陶小姐,假日的休闲活动是什么?”对方男士有点害羞地问。

  “我吗?我假日向来没什么休闲活动,大都是在床上睡一整天,睡到饱为止。告诉你,我很会睡喔,我最长的纪录是连睡二十二小时。”

  她骄傲地比出两根手指头,现场却是一片诡异的寂静。

  “咳,陶小姐,关于家庭的清扫工作,你认为该如何分配?”对方母亲推推眼镜,犀利地上下打量她。

  “清扫工作?不用说,那当然全包给我老公来做啊!因为我一样也不会嘛,不过虽然我不会煮饭出不会打扫,但是我很会鼓励人家喔,要是我的先生打扫好了,我会替他拍拍手,说他做得很好。如果他为我煮好了饭菜,即使很难吃,我也会努力吃光光,我真是个很仁慈的太太喔。”她一副自己很牺牲、很伟大的样子。

  大放厥词之后,她清楚地听到那位欧巴桑倒抽一口气。

  嘿嘿,这下这回相亲,不搞砸也难啰。

  果然男方家族不安地坐了一会儿,便找个借口很快离去,陶安洁也乐得早早收工回家。

  “你这个死丫头——”

  一出餐厅大门,陶母就开始发飙。

  “你是存心搞砸相亲的吗?哪有人像你这样说话的?”

  “我说的是实话啊,我假日本来就是睡到自然醒嘛,只是没有刚才说的那么晚罢了,而打扫煮饭我也确实没多在行,难不成你要我说谎骗人?”

  陶安洁眨眨眼,一脸无辜的模样,简直快把陶母气死了。

  “没要你说谎,但是更少也——也——也别说得那么老实嘛!”

  有哪个女人在相亲时会说自己睡一整天、打扫煮饭也不会,这样怎么可能嫁得出去?她按着抽痛的额角,气到说不出话来。

  陶安洁歉疚地看看母亲,心想自己可能玩得太过火了,气坏了可怜的妈妈。

  “安洁。”这时,忽然有个人影挡住他们面前。

  “咦?”听到那温和的呼唤声,陶母和陶安洁都诧异地停下脚步。

  陶安洁一看到来者,随即震惊得当场跳起来,颤抖的手指直指着他。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