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安琪 > 诈欺交易 >
三十六


  “你……你问这个无聊的问题干什么?赶快睡啦!明天还要上班耶。”

  她飞快翻身背对着他,假装入眠,好遮掩自己心慌意乱的表情。

  讨厌!他干嘛突然拿这种问题来问她?这下她可要失眠了。

  对于自己的婚事,他们两个是都不着急,但所谓皇帝不急急死太监,父母亲友给他们的压力,才让人吃不消。

  尤其是陶安洁,女人的青春不比男人值钱,更何况她已逐渐逼近三十大关,家里的逼婚声浪更是一日日加剧,她娘三天两头打电话来骚扰她,逼她回家去相亲。

  这天她才刚下班回到家,手机就响了。

  打开包包取出一看,是她的母亲大人。

  陶安洁很想不理,但妈妈的脾气做女儿的当然知道,要是让她找不到人,她会冲上台北翻遍每一寸土地,也要把人揪出来。

  她认命地掀开手机盖,按下通话键:“妈。”

  “下班啦?刚到家?”

  “嗯。”她掏掏耳朵,准备聆听母亲千篇一律的逼婚台词。

  她和何书晏同居的事,家人都不知情,她每个月固定回家省亲一次,而家人也不是爱找机会溜上台北来玩的人,所以这两年的同居生涯,还算瞒得很好,没有穿帮。

  “这个礼拜回来一趟,婶婆要帮你介绍一个对象。”没问她有没有空,陶母直接下命令。

  啊啊,又来了!陶安洁开始哀号。

  “妈——不要啦!”

  她才不要结婚。结婚又如何?结了婚就能保证永远幸福吗?

  “不要什么?”陶母凶悍得很,劈里啪啦连珠炮似的开骂。“你也不想想自己几岁了?明年就要二十九了耶!我们村子里哪个女孩子像你这样拖到七晚八晚不结婚的?你再不结婚,是打算当老姑婆吗?”

  “妈!现代晚婚的人很多,法律又没规定下结婚犯法!”

  “那是别人!我们陶家的女儿,三十岁以前就得乖乖给我结婚。”

  “那就等明年再说,明年我一定去相亲。”她很不负责任地开了空头支票。

  现在是能拖则拖,能跑就跑,礼义廉耻先丢一边啦。

  “明年二十九,能结婚吗?”陶母诘问。

  依照台湾习俗,二十九岁结婚不吉利,她不迷信,但是能避免就尽量避免。

  “蚂,我真的不要相亲啦!”救命啊!谁来救她!

  “你干嘛老是拖拖拉拉不去相亲?相亲又不会少一块肉!”陶母起了疑心。“还是!你不会在台北给我偷偷藏了一个男朋友吧?”

  有时候她打电话给女儿时,会有种奇怪的直觉,女儿身旁好像还有其他人,只是女儿总是说没有,她也就信了。该不会……

  陶安洁倏然一僵,没想到母亲会这么怀疑。姜果真是老的辣!

  “哎哟,哪有啊!我根本没有男朋友啊——啊!”她抱着手机一转身,却看见何书晏站在玄关,用一种深不可测的眼神瞧着她。

  吓!他什么时候回来的?她忙着跟母亲缠斗,竟然完全没发现到。

  “干嘛?”陶母眯起眼,那种“奇怪的直觉”又跑出来了。

  “没——没什么啦,只是刚刚看见蟑螂跑过去。”陶安洁贴近手机,压低声音回答。

  “关于相亲的事,你也老大不小了!”陶母打算老调重弹。

  “好啦好啦!这礼拜我会回去,不多说了,再见。”为了不让母亲缠着她说个不停,她胡乱应允,然后飞快收线。

  收了线,她下意识藏起手机,然后朝何书晏露出一抹僵硬的笑。

  “你回来啦?呵、呵,什么时候进门的?”

  奇怪,他们说好只是单纯的肉体关系,不牵涉感情,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心虚什么,好像自己背着他偷爬墙似的。

  “刚到。”何书晏面色平静,换上室内拖鞋,走进客厅里。

  呼,好险!他大概没听到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